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8年3月4日全民公投 “废除收视收听费”:该项动议意味着什么?影响又将如何?

“废除收视收听费”:该项动议意味着什么?影响又将如何?

“废除收视收听费”(No Billag)动议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瑞士的广播电视服务现状:瑞士或许会成为欧洲首个打破其一大部分公共广播电视产业的国家。

(Keystone)

今年34日,瑞士人民将就废除收视收听费动议进行表决。该项动议的发起人认为,取消广播电视收视费会令媒体更加具有自主权并且更具竞争力,从而符合公众的切身利益;瑞士政府与议会却希望选民们对动议投反对票:因为在它们看来,废除收视收听费不仅不能保证广播电视节目的制作水准,还会危及其多元化节目内容,而这些都是一个直接民主国家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由瑞士自由民主党(PLR)和瑞士人民党(UDC)年轻党员联合发起的“废除收视收听费”动议(多语)外部链接(详见边框信息栏)提出:在短期内取消全国的广播电视收视费。一直以来,在联邦政府授权下,这笔费用由Billag公司向听众及观众代收。动议危及的并不是这一公司的未来,无论如何,上述双方间缔结的合同都将于2018年年末到期;真正岌岌可危的是公共广播电视服务机构的存亡及其所起的政治、社会与文化作用,因为其节目的制作与播出很大一部分倚靠的是广播电视收视费。

废除收视收听费” 公民动议

“向废除收视收听费投赞同票”的公民动议共收集了11.2万多个瑞士公民有效签名,于2015年12月提交政府。这项别名为“废除收视收听费”(No Billag)的动议,要求取消广播电视收视费,该项费用自1998年开始就向瑞士各家庭以及企业进行征收。

无论今年3月4日的公投结果如何,Billag公司的收费代理权都于今年年底到期。如果选民否决此项动议,那么自2019年起,向瑞士每户家庭收取该笔费用的征收权将交与Serafe公司,而瑞士政府将负责向各家企业征收这笔费用。

信息框结尾

动议发起者们(多语)外部链接认为,在未来,广播电视行业应该走向市场竞争,用户应该只对个人实际收听和收看的节目缴费,而不应该按月缴纳一笔固定费用。对于瑞士政府和国会来说,为了实现向全国人民提供高品质的广播电视服务,收取收视收听费则必不可少,因为目前瑞士的广播电视节目实际品质既反映出思想的多样性,也体现了瑞士四大语言与文化区域的凝聚力。

动议内容

根据公投的基本内容–应该从本质上对宪法第93条(多语)外部链接进行修订–从2019年1月1日起,瑞士联邦政府既不会直接、也不会委托某个公司再征收广播电视费。此外,动议要求联邦政府不要继续再向广播电视节目制作机构提供经济补助。

不过即便是在将来,《广播电视法》的修订也仍然属于联邦政府的职能范围;而且,政府会受托将电台电视台的经营特许权进行拍卖。然而,在市场经济框架下,广播电视节目制作机构的经费只能依赖商业渠道。

动议还要求删去广播电视公共服务的方针-宪法第93条第2节部分的内容,即现今的广播电视媒体应该:

  • 致力于文化传播与发展、观点的自由抒发以及娱乐大众
  • 考虑国家的独特性以及各州的切实需要
  • 如实报道各种时事,充分体现观念多元性

哪些电台电视台得益于收视收听费? 

取之于瑞士民众和公司的收视收听费被拨给了享有公共服务经营许可权的广播电视发行者。从全国范围来说,早在30年代,瑞士资讯swissinfo.ch(多语)外部链接的母公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多语)外部链接就从此项收费中受益匪浅。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旗下共有7家电视台与17家广播电台,节目覆盖瑞士四个语言文化区。此外,受政府委托,瑞士广播电视集团应该促进不同地区、不同语言社区、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与各个社会团体之间的相互理解、团结以及相互交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是瑞士广播电视协会(SSR)成员之一。 

信息框结尾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政府也将收视收听费中的一部分拨给拥有公共服务经营许可权的私营媒体,目前,受益的共有13家地区电视台以及21家地方电台。为了履行各自的义务,这些媒体应该在节目收听收视高峰时段播出地区或者本地新闻。无论是这些私营媒体还是瑞士广播电视集团,都必须播放警方紧急公告、官方警报以及告知居民在危急情况下采取的正确应对手段。

收视收听费未来将如何分配?

2016年,居民缴纳的收视收听费约有13.7亿瑞郎,其中约有12.4亿被拨给了瑞士广播电视集团,670万被拨给了州立以及市立电台电视台(占总额的5%)。去年十月份,瑞士联邦委员会(Conseil Fédéral Suisse)决定,自2019年起,每年拨给州立和市立电台电视台的款项将增至810万瑞郎(占总额的6%),而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未来每年收到的款项将以12亿瑞郎封顶。

在瑞士广播电视集团内部,这笔收入以各方磋商达成共识的方式在不同语言区进行分配,其宗旨是为民众提供高质量的广播电视节目。瑞士德语区-也就是瑞士人口最为稠密的地区-收取的收视收听费中超过1/3的部分被拨给了其他三个语言区。

(swissinfo.ch)

对于享有经营许可权的电台和电视台,政府拨给的经费占它们节目制作费用的几成?

相对于毗邻的几个大国,瑞士的广告市场相当有限,而且瑞士又分成四个不同的语言区。因此,收视收听费成为享有经营许可权的电台和电视台的主要资金支柱:被拨给的收视收听费占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总收入的75%、地区电视台的53%、地方非营利电台的67%、郊区和山区电台的35%。因此,取消收视收听费将会大幅度减少这些电台电视台节目的产出,甚至威胁到一些电台和电视台的生存。

对于每户家庭以及企业来说,需要缴纳多少收视收听费?

目前,每年瑞士每户家庭缴纳的收视收听费为451瑞郎。根据2015年瑞士公民集体投票通过的动议,从2019年起,即引入收视收听费收费新模式(多语)外部链接时,该项纳税将会减至365瑞郎。

从2019年开始,根据各家企业的收益,政府会实行递进式收费。年收入超过50万瑞郎的企业,以365瑞郎为起点进行缴费;年营业额超过10亿瑞郎的企业最多需要缴纳35590瑞郎,而低于50万瑞士收入的企业则可以得到“豁免权”,免于缴此项费用。

瑞士广播电视市场的现状

在瑞士,无论是拥有公共服务经营许可权、还是纯粹用于商业用途的媒体,都受到来自国外激烈竞争的压力,尤其是与瑞士接壤的那些国家的媒体,它们的节目吸引了讲同样语言的瑞士三个主要语言区的听众和观众。

(swissinfo.ch)

在电视节目上,来自邻国的竞争更是愈演愈烈,它们的广告收入也更为可观:如今,瑞士超过42%的广告费都被国外电视台收入囊中。然而,从电台收听率上来看,瑞士广播电视集团与瑞士私营电台仍保持着不可动摇的绝对优势地位。    

(swissinfo.ch)

动议发起者的论据

动议发起者们(多语)外部链接认为,收视收听费是一项强制性收费,既限制了人民的自由选择权,又减少了其购买力。将这笔钱花费在接收广播电视节目上还是用于其他目的,每个人都应该有权自己决定。尤其对一些家庭以及收入微薄的人来说,这笔收费给他们带来了经济负担,收视收听费也对企业与国家经济产生了负荷。废除这项收费可以每年将13.7亿瑞郎用于推进国家经济发展以及创建新的就业岗位。

再者,取消广播电视收视费可以使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更能发挥自主性,也更为独立。目前,瑞士广播电视集团对政府过于依赖,政府来确定收视收听费的额度,将经营许可权赋予瑞士广播电视集团,并且直接提名瑞士广电集团董事会的部分成员。因此,废除收视收听费可以强化媒体的第四权力。

免去收视收听费还可以创建一个更具竞争力、更加自主并且更为公正的媒体市场,符合公众的利益。竞争会优化传媒市场质量,令节目形式更加丰富多彩,收视费用在价格上来说也更为优惠。相反,瑞士广播电视集团目前的主导地位扭曲了传媒市场,损害了私营传媒机构的利益,因为它们相对而言从收视收听费中得到的政府拨款非常有限。

动议的发起人肯定地表示,他们并不希望看到瑞士广播电视集团的终结,而是希望废除收视收听费,在他们眼中,这笔收费是过去遗留下来的症结。之所以向观众听众以及企业强加这笔费用,是因为联邦政府还没有意识到正在进行中的技术革新以及新的数字化时代的到来,数字媒体可以保证消费者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延时收看播出的节目,消费者也可以选择新兴的付费电视频道或者是通过互联网-比如说网飞(Netflix)-来接收原创节目。

为什么瑞士联邦委员会希望选民否决该动议?

相反,瑞士政府(意)外部链接认为,该项动议危及了瑞士媒体的多元化及节目质量。在一个国土面积有限、讲四种语言的国家,广告费以及赞助商们并不足以为具有高质量、满足各语言区需要的广播电视节目提供经济支持。取消收视收听费尤其会损害小语种地区以及偏远地区人民的利益,因为那儿的居民没有广泛充足的广告市场。

瑞士联邦委员会认为,动议将会极大削弱享有经营特许权的电台和电视台的节目质量与数量,至少这些媒体截至目前不受政治与经济左右,采取完全独立的方式,推动自由思想的表达以及各个语言区域的文化发展。相反,废除收视收听费将利于私营以及外国电台和电视台在瑞士媒体市场不断扩充势力,它们纯粹出于商业目的,节目制作也完全基于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为着眼点。这种做法将不利于媒体的多样性,尤其对于像瑞士这样的直接民主的国家来说,多元化是其存在的基石。

瑞士政府还指出,即便从经济角度来讲,此项动议也可能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具有经营许可权的公众服务媒体及其合作公司-比如说在音像节目制作领域-可能会裁掉数千个工作岗位。广告费更是与本土市场无缘,反而会成为外国电台和电视台的囊中之物。除此之外,对于众多瑞士家庭来说,花在视听方面的娱乐费用可能更为昂贵。对于付费电视包月用户来说,比如说体育赛事,价格也会上扬,而且并不是在瑞士的所有地区都可以接收到这些节目。

而且,倘若没有收视收听费这笔相当可观的进账,瑞士广播电视集团不可能再将重心放在推动文化以及体育节目上。举个例子,如今,瑞士广播电视集团积极参与着电影的出品,在弘扬瑞士音乐方面也极其活跃,仅仅依靠广告收入以及赞助商,体育赛事直播权的经费就令它们举步维艰 。如果取消收视收听费,瑞士广播电视集团为失聪者、失语者以及失明者制作的特殊节目-比如说字幕以及对视频的声音描述-未来将会岌岌可危,这些节目很可能会从鲜有的列表中被砍掉。

瑞士议会怎么看?

如果削弱公共服务媒体,务必会对国家的凝聚力与民主产生威胁,鉴于这一事实,大多数国会议员(意)外部链接都赞同联邦委员会的观点。国民院(Conseil national)以129票赞同、33票反对、32票弃权最终否决了该项动议;联邦院(Conseil des États)以41票赞同、2票反对、1票弃权对此项动议进行了抵制,几乎只有瑞士人民党的代表对此项动议表示支持。除此之外,两院对于瑞士人民党所提出的将广播电视费减半的提议也予以了否决。

(1)

Spiegazioni del Consiglio federale

video easyvote spiegazioni iniziativa "No Billag"

video di spiegazioni easyvote

video easyvote: spiegazioni per i giovani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