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8年6月10日瑞士全民投票结果 博彩新法通过,主权货币动议流产

博彩新法通过,主权货币动议流产

新博彩法规定,六合彩或体育彩票中奖金额如若在100万瑞朗以下,即可免税,这无疑是在现行中奖额度达1000瑞郎以上必须缴税基础上的极大调整。

(Keystone)

瑞士2018年度第二轮全民公投于当地时间6月10日迎来计票日。此次包括针对打击赌瘾制定健全完善的管理制度、针对境外网络在线赌场实施封锁禁令等举措的博彩新法在逾七成参与投票选民的支持下顺利通过,而与此前民调结果如出一辙,旨在防范规避新的金融危机而酝酿数年、却被誉为“危险实验”的主权货币动议,最终被求稳的瑞士人所驳回。

在此次全民投票中顺利通过的新联邦博彩法规定,只有营业地址在瑞士境内的持牌赌场方可提供经营网络赌博游戏业务,而所有境外网络在线赌场均实施封锁禁令;此外,新法还针对强化防范赌博成瘾拟定了设置监督单位实施密切监管、赌场需常设防赌瘾专家等具体相关措施;另一新增细则则与彩票和体育博彩相关,即六合彩或体育彩票中奖金额如若在100万瑞朗以下,即可免税,这无疑是在现行中奖额度达1000瑞郎以上必须缴税基础上的极大调整。

选民为何如此热衷于博彩新法?

此次博彩新法之所以会以72.9%的绝对优势(赞成72.9%,反对27.1%)获得通过,究其原因,还在于瑞士选民对与自身休戚相关的老年退休金和社会公共事业资金来源的关注。按照联邦博彩法相关规定,赌场需将四至八成的毛收入作为纳税所用,A级赌场所缴税额全部转为养老遗属保险(AHV)和伤残保险(IV),B级赌场上交税款的六成归于养老遗属保险,剩下四成则拨归各赌场所在州。回溯2016年,瑞士全境21家持牌赌场纳税额总计高达3.323亿瑞郎,而其中2.759亿瑞郎被拨入养老遗属保险名下。换言之,瑞士公民成为了赌场收益的真正受益人。不仅如此,瑞士国内两家经营六合彩与体育彩票的企业必须将净收益悉数交出,以支持公共文化事业与环境事业。而一旦瑞士彩票抽奖业和各大赌场在国外博彩提供者的竞争角逐下收益减少,会直接影响到瑞士公民的利益。

在投票前拥护派与反对者的宣传战中,瑞士联邦政府、议会以及各州积极游说,用鲜活的数据警示民众:近年来,境外博彩提供者已在赌场收益瓜分战中切去了越来越大的蛋糕,长此以往,瑞士的体育、文化与社会组织势必会流失重要的资金来源。

而该动议的批评者则质疑,这种针对境外网络在线赌场的立法封锁,是在为国家对互联网审查铺路-今天屏蔽网上扑克赌博,明天就有可能将干预之手拓展到屏蔽音乐、影视甚至更多领域。此外,反对者还认为,对外国竞争对手设置关卡实施禁令,等于变相地赋予瑞士博彩业以优势,因为在他们看来,就现状而言,瑞士赌场并没有为赌博成瘾、无法自拔的受害者提供切实有效的保护防范措施。

值得回味的是,自动议提起以来,社交媒体上围绕博彩新法种种举措各抒己见的唇枪舌战便如火如荼,从未停息;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最终出炉的选民投票率来看,似乎这一议题并未在选民中引起广泛关注。据观察人士称,这一定程度上应归因于抵制新法者宣传战场的错误定位,始终没能成功地将拉票宣传活动延伸到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聚集的社交媒体圈子之外-而后者恰恰是浸淫网络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素来就以在政治表决发声时参与投票率低而“声名狼藉”。这意味着,即便某些数字原住民已在网络激辩中被攻陷说服,也极少真正付诸投票。

颠覆性“主权货币动议”缘何流产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让素来求稳、保守的瑞士也难以通权达变、独善其身,一度信贷市场资金枯竭,实体经济萎靡,银行业大幅亏损裁员,历经数年的休养生息国内经济才得以复苏。虽然已时隔十年,但回溯那段黑暗的历史,仍让居安思危、崇尚防患于未然的瑞士人心有余悸。

历时多年的绸缪酝酿,身处国际金融重镇的多位经济学家、金融界人士以及企业家携手发起了“主权货币动议”,呼吁对瑞士现行货币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彻底改革,即由瑞士央行接手全权控制货币发行量,并负责在现有金融管控框架内更严格地控制商业银行贷款。

“主权货币动议”提出伊始便凭其首创性备受各国瞩目-放眼全球,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实行类似的货币体系。该动议要求,只有瑞士国家银行-即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才能经联邦政府授权制造和发行货币及账面资金;自此,商业银行不得再擅自制造账面资金,其发放的所有贷款,均来自于央行制造及发行的合法交易货币。

2018年6月10日瑞士全民投票 瑞士人发起治愈金融危机的主权货币动议

​​​​​​​当今社会大部分的钱是由私人银行以电子货款形式发行,而不是由中央银行印制或转出产生的,这种做法司空见惯。但难道这样不会导致投机和金融危机吗?“主权货币”动议的支持者坚信这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希望通过彻底改革货币体系来巩固瑞士作为银行中心的地位。但是政府和议会认为,这却是一个高风险战略...

该动议的发起者之所以提出对现行瑞士货币体系进行如此颠覆性的革新,其初衷正是在对瑞士现有硬币和纸币流通量的考量基础上所萌生的对未来投机泡沫与金融危机的忌惮与隐忧。根据“主权货币阵营”组织(To the sovereign money camp)所提供的数据,目前瑞士央行制造发行的货币-即用作合法交易支付的“主权货币”,仅占全国流通货币总量的10%左右;其余的90%均为商业银行给企业及个人放贷、只存在于会计报表上的“账面资金”。而账面资金本质上并非合法货币,银行也根本无需储备等额货币。回顾近数十年,因电子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账面资金越积越多,债务也随之增长,一旦债务人违约背弃偿还义务,投机泡沫、银行破产与金融危机爆发的几率也相应提高,2008年瑞士曾经历的梦魇势必重现。

在该动议的拥趸看来,一经改革,新的瑞士货币制度会剥夺商业银行凭空制造资金的权力,有了央行对商业银行放贷的介入把关,风险投资的数量与不确定性有望降低,瑞士法郎将成为世界上最避险、最安全的货币,从而进一步巩固提升瑞士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与信誉。

然而,瑞士政府、央行、众多颇具影响力的银行及经济协会、尤其是年轻选民和低收入阶层普遍对该动议持异议。

当前,贷款-即账面资金的运用在银行业务版块中所占权重不容小觑,而对账面资金叫停设禁,无疑给以放贷为可靠收入来源的商业银行上了一道“紧箍咒”,从而导致放贷减少,不仅限制了银行业务增长与收入缩水,也会对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影响。此外,对国家货币体系进行全盘洗牌,再加上无别国经验可供借鉴,势必会让整个国家的经济置于完全未知的境地。动议主张的逐条举措一旦付诸实施,所带来的不确定性难以估量-而迄今为止,瑞士之所以国际金融信誉如此为人称道,依仗的恰恰是财政政策的稳定性、连贯性与可靠性。正如央行行长Thomas Jordan所评价的:这种未经测试的货币体系,“是没有必要的危险实验,”长期后果无法预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