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9年联邦大选 大选宣传正酣,金钱仍是禁忌

在瑞士,平民百姓一般不可能了解各个党派、各位联邦议会候选人所有开支的资金来源状况(图中为2015年大选宣传)。国外对此常常批评有加。

(Dominic Steinmann/Keystone)

瑞士为10月20日联邦议会选举所做的宣传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路边、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海报,却常常无人知晓各党派、候选人背后的赞助者都是谁。且听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您分解。

各党派都投入多少资金大搞宣传?

信息框结尾

我们向瑞士的七个主要党派提出了这个问题。看起来议会里席位最多的党派(社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和基督民主党),也是最舍得在宣传上花钱的党派。

而最大党派瑞士人民党依然不愿透露自己的宣传预算。这个右翼保守政党无疑有着重要的“战时军费储备”,每隔四年便用本党的煽动性海报(多语)外部链接贴满瑞士,还通过邮局向选民寄送价格不菲的宣传资料。

  • 瑞士人民党(SVP/UDC,右翼保守派)
  • 社会民主党(SP/PS,左翼党派):140万瑞郎,跟2015年预算持平
  • 自由民主党(FDP/PLR,右翼党派):300-350万瑞郎,跟2015年预算不相上下
  • 基督民主党(CVP/PDC,中右翼党派):200万瑞郎,跟2015年预算持平
  • 绿党(GPS/PES,左翼党派):18万瑞郎,高于2015年预算
  • 自由绿党(GLP/PVL,中右翼党派):60万瑞郎,高于2015年预算
  • 保守民主党(BDP/PBD,中右翼党派):60-70万瑞郎,略高于2015年预算

各党派总计出资近800万瑞郎(约合5792.56万元人民币)用于今年的大选宣传。然而这个金额仅为冰山一角,还需要加上各个党派在各州支部的一应开销:根据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进行的一项调查,他们在得到各党的各州支部80%以上的回复后,得出至少1700万瑞郎(约合1.23亿元人民币)的这个总额估算。

政治体系 瑞士民主不谈钱

瑞士实行直接民主,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但是瑞士的民主也不完美,唯一受到国际指责的一点是:瑞士各党派及其竞选资金的不透明。“不谈钱”,是瑞士社会流行的一句话,因此公开党派和竞选资金来源是让瑞士很难堪的一件事,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要改变这种状况。 ...

候选人的宣传资金又从哪里来?

信息框结尾

候选人的个人支出是最难计算的,而这又占了宣传总预算的大头。FORS研究所的某调研(多语)外部链接发现,2015年大选期间,每位候选人为自己的个人宣传平均花费了7500瑞郎(约合5.45万元人民币)。

这是因为私人赞助者越来越倾向于“有的放矢”地支持候选人,希望以此对政治决策施加更大影响。“赞助者这么做不是为了促进辩论。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影响政治,”洛桑大学政治学家格奥尔格·鲁茨(Georg Lutz)强调。

考虑到今年超过4000人,人数创下纪录的候选人总数,个人宣传花费的资金总额应当超过3000万瑞郎。而根据2003年至今观察到的趋势,本届大选宣传的开销总额应能轻松超越5000万瑞郎(约合3.634亿元人民币)大关。

金钱真能产生什么作用吗?

信息框结尾

“对各党派而言,昂贵的宣传攻势未必就是‘胜利’的代名词。真正起作用的,是传达出令人信服的信息,和关注民众操心的主题,”鲁茨表示。

至于候选人的个人宣传,花重金在大街小巷安放自己的头像海报,或是在潜在选民的Facebook时间线上显示自己的大头照,这些做法倒是都行之有效。鲁茨指出:“各位候选人首先要做的是让选民认识自己,他们的政治主张倒在其次。”

宣传目标是尽量取得最多的个人选票,以便在所属候选名单上占据前几名的位置。对初次参选的候选人而言,混个脸熟尤为重要,因为跟争取连任的对手比起来,他们毕竟没有那么多的媒体知名度。

瑞士第一大党人民党塞进全国上下大小信箱里的免费宣传资料,能够有效地传达他们的政治纲领。

(Thomas Kern/swissinfo.ch)

各党派如何看待金钱的重要性?

信息框结尾

几个右翼主要党派与经济界的关系更为紧密,一般得到的支持也更多,他们普遍会轻描淡写金钱的重要性。“资金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个人接触也同样重要,”人民党公关负责人安德烈娅·索莫(Andrea Sommer)说道。

“金钱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某些党派花大钱买公众知名度。”

蕾古拉·钱茨,绿党

引言结束

右翼自由党派的论调也大同小异。“宣传活动的关键是要尽量走近选民。这花不了太多钱,但却需要候选人与宣传人员全身心与全时间的投入,”自由民主党发言人法妮·诺盖罗(Fanny Noghero)指出。

左翼阵营则特别强调大选宣传资金来源不透明造成的不平等。“很不幸,金钱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某些党派花大钱买公众知名度,”绿党秘书长蕾古拉·钱茨(Regula Tschanz)提到。“有财力在瑞士各处张贴海报、给全国居民邮寄宣传资料,这在大选宣传中当然起作用,”社会民主党发言人加埃尔·布儒瓦(Gaël Bourgeois)带着夸张的口气说道。

瑞士有何相关法律规定?

信息框结尾

就目前而言,瑞士联邦法律对政治党派的融资状况未作任何规定。

“宣传活动的关键是要尽量走近选民,这花不了太多钱。”

法妮·诺盖罗,自由民主党

引言结束

欧洲委员会的47个成员国(多语)外部链接中,瑞士是唯一一个未就这个问题进行立法的国家,因而常常受到欧洲委员会反腐败国家组(GRECO)的批评。不过,在弗里堡、纳沙泰尔、施维茨、日内瓦和提契诺等五个州,存在对党派资金与政治宣传的相关法规。

近半个世纪以来,但凡左翼提出的至少建立一点透明度的提案,全都被议会的大多数右翼议员“枪毙”。面对这种法律框架的空白,反而是各企业近年来在不断增加资金管理的透明度。

瑞银集团(UBS)、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和瑞士信用社Raiffeisen等三家最大银行、食品加工业巨头雀巢集团(Nestlé)、AXA-温特图尔保险公司及瑞士国际航空公司(Swiss)相继做出决定,将各自对政党的资金赞助账目公之于众。

这一“瑞士特色”该如何解释?

信息框结尾

联邦议会与联邦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认为,对透明度的要求同直接民主政体无法调和。“这种‘民兵’式体制运行得很好。为了让它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就应继续依赖政治承诺和公民、企业的资助,”自由民主党的法妮·诺盖罗肯定地表示。

“从理论上讲,Facebook或者俄罗斯可以名正言顺、不为人知地资助瑞士的大选宣传,而这是我们如今不能接受的。”

奥尔格·鲁茨,政治学家

引言结束

对人民党而言,每位公民、每家企业都应有权自主决定向一个党派或组织赞助的金额。这个全国第一大党认为,严格的透明度规定可能触及赞助者的保密性与个人隐私。

基督民主党则为透明度要求只针对政党感到遗憾,“各种协会、工会和非政府组织的直接影响也都同样重要”。

但以上这些理由都不能说服奥尔格·鲁茨,他说:“小额赞助确实应该受到保护,不让舆论知晓。可是从理论上讲,Facebook或者俄罗斯可以名正言顺、不为人知地资助瑞士的大选宣传,而这是我们如今不能接受的。”

在这位政治学家看来,这种阻力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右翼党派担心会失去某些重要赞助者,因为后者不希望自己跟某种政治主张的关系被人公开。

情况有没有可能很快发生改变?

信息框结尾

就跟银行保密法的情况一样,瑞士右翼党派采取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作风,很可能无法抗拒如今不单针对政治,也针对社会各方各面,对透明度日益高涨的呼声。

由左翼及几个中间小党派提出的一项人民动议已于2017年10月呈交。动议全名为《要求增加政治生活资金筹措的透明度(多语)外部链接》(Pour plus de transparence dans le financement de la vie politique),要求各党派公布金额超过1万瑞郎(约合7.24万元人民币)的赞助款项的来源,并在大选与投票宣传开销超过10万瑞郎(约合72.4万元人民币)时公布支出明细账目。联邦院下属的一个委员会已对该提案制订了反提案,其中对要求公布账目设立的金额下限分别为2.5万瑞郎(约合18.1万元人民币)和25万瑞郎(约合181万元人民币)。

欧洲委员会反腐败国家组执行秘书詹卢卡·埃斯波西托(Gianluca Esposito)不久前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多语)外部链接:“我对此持乐观态度。所有这些动议都朝向正确的方向。在好几个州里,民众也都明确地支持加强政党的融资透明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