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9瑞士大选 第三轮巨变

大选工作人员在计算选票。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在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换血之后,瑞士的新议会诞生了。周末,最后的四个州选举出了联邦院议员。现在到了梳理一下2019年大选的时候了。

2019年的大选,不同以往。为了了解今年的大选,我们必须要了解瑞士近30年来的发展变化。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瑞士的历届大选都暴露了政党两级分化的现象。右翼的瑞士人民党和左翼的社民党、绿党都得到了壮大,唯有中间党派丧失了选票。

本文作者Claude Longchamp是政治学家、历史学家,也是瑞士最负盛名的政治分析家之一。 他定期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撰文,介绍和分析瑞士政局。

(swissinfo.ch)

这就导致了左翼政党与右翼政党之间持续性的两级分化。

今年,右翼的瑞士人民党和左翼的社民党都丢了选票。自民党,这个偏右的中间党派,也折损了羽翼。在中间党派中,唯有基民党的实力轻微受损。

也就是说,所有的执政党都损失了选票。而两个在野党,也就是绿党和自由绿党(Grünliberale)则赢得了众多选票。

执政党陷入困境

执政党陷入困境,这在瑞士还是新鲜事,但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欧洲,就会发现,这种情况也不足为奇。自金融危机以来,许多欧洲国家的反对党都得到了壮大,他们把执政党逼进了困境。

然而,没有一个国家的巨变规模像瑞士这么大。瑞士自从在1919年实行比例选举制度以来,2019年的大选堪称史上最动荡的一次选举。

特别是国民院,竟有超过17%的议席易主。

2019瑞士大选结果揭晓 环保党赢,右派党失 : 今年瑞士大选是“绿色”的

2019年10月20日是揭晓未来四年瑞士政治天平导向的大日子。联邦议会246位议员席位怎样重新洗牌?公民的关切将会得到怎样的响应?随着12点全国投票点的关闭,四年一度的瑞士大选尘埃落定。联邦议会国民院的最终选举结果出炉。

联邦院的情况类似,只是比国民院略为稳定。但是,各党派在联邦院的力量分布也发生了变化:绿党增加了3个议席,瑞士人民党增加了1个议席,基民党失去了2个议席,社民党失去了3个议席。

Staenderat

Staenderat Sitzeverteilung 2019


staendarat delta

Staenderat Delta

总的来说,2019年大选属于标志性的历史事件。瑞士历史上政党局势的前两次巨变,分别发生在1935年和2011年。1935年,联邦院有13%的议席易主,2011年,联邦院有15%的议席易主,都刷新了当年的历史记录。

全球性危机的影响

1935年瑞士政坛发生的巨变,是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影响的结果。危机导致了经济实力下降、失业率上升,同时还加剧了社会危机。这一切都成为了滋养新兴政党诞生的土壤,其中就包括德国的纳粹党。

在1935年的大选中,瑞士的四大政党均有选票损失。受挫最为严重的就是领先的自民党,随后是农民、手工业者和市民党(BGB,瑞士人民党的前身)以及天主教人民党(KVP,基民党的前身)。就连社民党也沦为了输家,而它自1931年起一直是瑞士最大的政党。

而新成立的独立联盟党、资产阶级自由经济党、青年农民党以及极右政党–国家阵线都取得了相当可观的胜利。

2019年瑞士大选 “蜘蛛网”上的瑞士政党

左派党、右派党、中间党派…… 政治党派大多被如此定义。不过具体到议题,各个政党如何在重要政题的分布图上“站位”,这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我们为你提供的7张图片,让您对瑞士各政党的政见倾向一目了然。

此后,瑞士围绕着建立新的政府体系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政党版图应该在瑞士政府,也就是联邦委员会的构成上得以体现。这就是瑞士“魔力组合”的雏形,7位联邦委员应该来自4个执政党。

第二次巨变

第二次巨变发生在2011年,起因是日本福岛的核电站事故。事故显示,核能只是侥幸获存。在瑞士,要求退出核能的呼声也不断高涨。联邦委员会负责该议题,并引进了相关政策。最终,4名女性联邦委员做出了退出核能的决定。彼时,女性首次占据了瑞士政府的多数,在7位联邦委员中出现了4位女性。

在2011年秋季进行的大选中,所有的执政党都铩羽而归。其中,自民党因无法对重大议题做出决断,而损失最为惨重。

真正的赢家还是新兴政党,比如首次参加全国性选举的公民民主党(BDP)和第二次参选的自由绿党(GLP)。这两个政党都赢得了超过5%的选票,其中,自由绿党还得到了许多年青人的支持。

以不变应万变 瑞士联邦政府的魔力组合

半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将瑞士政府的席位分配规则称作“魔力组合”。各党在政体上的这一共识近几年来一直受到右翼人民党(SVP/UDC)的挑战。作为瑞士最大政党,截至2015年该党在联邦委员会(瑞士最高行政机关)中仅享有一个席位。 ...

政界忽视环境问题

第三轮巨变就发生在今年。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政界罔顾环境问题。今年春天,瑞士中学生组织罢课示威,把抗议活动推向了高潮。在大选中,绿党取得了历史性胜利,而自由绿党则成为了本次大选的第二大赢家。

巨变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

1.   在瑞士政党版图发生巨变之前,国际上往往出现了重大的经济、技术或者环境危机。

这些危机都对瑞士的选举产生了影响。因为作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我们不能把瑞士像集装箱那样密封起来。

2.   值得注意的是,两次巨变之间的间歇期越来越短了。重大的动荡不再是单独事件,而几乎成为了规律。

3.   这对(瑞士)政治制度的稳定性构成了挑战。瑞士的政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这将对瑞士的政府体系产生影响。 瑞士的“魔力组合”是建立在长期、稳定的政党版图基础上的,因为实行“魔力组合”既需要成熟的政党,也需要被选民认可的民意代表。

对瑞士来说,维护稳定的政治局面,同样是重要的挑战。

Regula Rytz

从她的言笑晏晏中,能看到绿党的胜利:如今,绿党主席蕾古拉·吕茨(Regula Rytz)也期冀能够入阁,成为联邦委员会的一员。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最终结果

在联邦院,政党联盟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基民党(CVP)和自民党(FDP)在本届联邦院中仍将构成议会多数。如果社民党(SP)和绿党(Grüne)能够达成一致,他们也可以在联邦院与基民党或者与自民党携手构成议会多数。 瑞士人民党(SVP)将继续保持孤立,因为人民党不会与其他政党组成议会多数。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