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4大宗教敏感话题


伊斯兰女性:女奴还是女王?




穆斯林女性在“瑞士伊斯兰中心”弗里堡年会现场等待会议开始。 (Keystone)

穆斯林女性在“瑞士伊斯兰中心”弗里堡年会现场等待会议开始。

(Keystone)

在瑞士媒体的聚光灯下,伊斯兰妇女往往以刻板划一、被压迫、被歧视的负面形象出现。对她们而言,究竟何谓穆斯林传统习俗?哪些风俗习惯隶属于纯粹的伊斯兰教?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这一敏感话题与三位改变宗教信仰、皈依伊斯兰教的瑞士女性促膝畅谈。

在瑞士,当人们茶余饭后谈及伊斯兰教和女性地位,往往绕不开穆斯林女子头巾、地位平等、一夫多妻制以及女性割礼等敏感话题。瑞士推崇的自由平等的文化精髓与异国宗教习俗之间的激荡冲击,在这些话题中一一凸现。 

抛开伊斯兰教的文化与习俗,依照《古兰经》经文,到底女性在伊斯兰教中应该怎样被对待?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见到了这三位视角新颖、见解独到的瑞士女性。她们不仅深谙瑞士文化,而且熟知伊斯兰教。她们先后改变宗教信仰,成为伊斯兰教徒。

芭芭拉·威尔吉吉(Barbara Veljiji)、纳塔丽娅·达维奇(Natalia Darwich)和诺拉·伊利(Nora Illi)都是穆斯林的忠实信徒。诺拉是一家激进派伊斯兰组织“瑞士伊斯兰中心”(IZRS)妇女代表。和其他两位逊尼派教徒不同的是,纳塔丽娅是什叶派教徒。尽管身处不同教派,但她们都熟读《古兰经》,从训诂到诠释,融会贯通。然而追溯她们的价值观,这三位瑞士女性因其深植于血液中的西方文化根源又不约而同地认同瑞士的价值观,尤其拥护女性的自主解放。宗教信仰与文化认同的差别,在她们的脑海里是如此泾渭分明。她们自己如何看待这个矛盾点?

- 头巾

在刚刚改信伊斯兰教的那一刻,这三名瑞士女性并没有终日在头和面部佩戴遮蔽物。在最初改教的一年里,纳塔丽娅和芭芭拉只有在祷告时才会戴上头巾。尽管如此,她们三人都承认,《古兰经》中对伊斯兰教的女性应该佩戴头巾作出了明文规定。如今,诺拉会严严实实地配戴面纱,虽然作为一名瑞士的穆斯林她并没有义务这么做。在鼓足勇气戴上头巾之前,纳塔丽娅权衡再三,最终辞掉了她的工作。

几乎每天,诺拉都会因为脸上遮得严严实实的面纱而受到言语上的责难甚至刻意的肢体冲撞。纳塔丽娅也偶尔会抬头迎面碰上路人投来的凶神恶煞的目光。她们实际上无法理解,为什么普普通通的头巾会变成被压迫、被歧视女性的标志性物品。这三位瑞士的伊斯兰教女性一致认为,女人完全能够自主决定,是否佩戴以及何时佩戴头巾。她们的丈夫、父亲或者兄弟对此没有发言权和支配权。“这完全是我和安拉(伊斯兰教信徒信奉的主)之间的事情,”纳塔丽娅说。

平等

但她们也不约而同地坦承,两性之间并不平等。“男人和女人之间虽然存在权利平等、地位对等,但并不等于说,这两种性别角色完全等同,”纳塔丽娅指出。诺拉也同样认为:“男女并不是毫无二致,比方说只有女人能生孩子、能哺乳。”

根据《古兰经》经文所述,男人是家庭的实际抚养者,而女人负责照顾家人的衣食温饱。对此,这三位受访的瑞士女性都深信不疑,甚至包括生活在完全迥异的环境下的芭芭拉。自从孩子出生,芭芭拉就成了整个家庭经济来源的顶梁柱,她的丈夫则退居幕后成为“家庭妇男”。三个女人的解释是,《古兰经》只要求男人有义务工作,这意味着并非严禁女人工作,妻子同样有工作的权利。

- 一夫多妻制

对于一夫多妻的习俗,三位瑞士伊斯兰教女性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分歧。“我不能接受,”芭芭拉表示。诺拉则相信:“伊斯兰教教义规定,一个男人可以最多娶四个老婆。”不过她也认为,作为丈夫,必须得在多个妻子之间保持公正,在每个老婆那儿过夜的次数要等同。当被问到她的丈夫是否已经有了第二个实际上的妻子,让她和其他女人共侍一夫时,诺拉既没有承认,也并未否认。当然,这纯属她的个人隐私。

- 女性割礼

对纳塔丽娅而言,割礼是一种在穆斯林国家约定俗成的民俗。“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它代表了伊斯兰文化,但事实并非如此。”

诺拉却并不这么认为:“在伊斯兰教中确实存在着女性割礼的传统,但并不是强制性的。”在她看来,某些带有极端色彩的习俗,譬如盛行于古埃及法老时期的割礼,和如今某些伊斯兰国家的女性割礼一样,都是一定文化条件下的产物。实际上,伊斯兰教仅仅规定切除女性阴蒂,与男性割礼-也就是割掉男性生殖器上的包皮无异。

伊斯兰教中的女人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面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提出的这最后的一个问题,诺拉的答案是:“贵如珍珠。”“我们就是女王,”芭芭拉认为。纳塔丽娅则站在历史视角为我们做出了解读:“在伊斯兰教诞生之前,女性轻如鸿毛、一钱不值。”

伊斯兰教的“负面形象”

伊斯兰国(IS)利用女童及妇女充当性奴、德国的穆斯林难民伸出性骚扰的咸猪手、伊朗境内所有女性必须裹戴头巾的严苛规定,诸如此类的新闻报道常常见诸于瑞士报端,让瑞士人震惊不已,从而在公众心目中加固了“伊斯兰教歧视贬低妇女”的刻板印象。近期,两名在瑞士就读的叙利亚儿童拒绝与他们的瑞士女老师握手,再次引发瑞士媒体和政界聚焦于伊斯兰妇女地位。

您曾因个人宗教信仰或民族习俗遭遇过偏见吗?请给我们留言,与我们分享您的经历。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