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5月18日投票


围绕最低工资的激烈论战


作者:Samuel Jaberg


如果5月18日最低工资动议被通过,沃州黄瓜生产商将面临裁员 (Keystone)

如果5月18日最低工资动议被通过,沃州黄瓜生产商将面临裁员

(Keystone)

瑞士人的收入在全世界遥遥领先,然而瑞士的物价也令人望而生畏。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从事简单工种的人收入相对较低,现在瑞士工会组织提出引进每小时22瑞郎的“最低工资”,5月18日瑞士全民将对此进行全民投票,现在在投票之前几个星期,围绕这一动议的争论在激烈地进行着。

瑞士沃州Aigle地区的Reitzel公司是针对是否引进最低工资的一个很好的实例。在接受3月中旬瑞士西部日报《晨报》的采访时,这个沃州黄瓜生产商曾表示,如果投票接受了这个动议,将会为该企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如果投票结果是‘接受’,我们可能必须要停止部分生产线并进行裁员,受威胁最大的是那些没有受过培训训练的员工,”该企业主Bernard Poupon这样说,因为他不得不给那些工资已经超过每小时22瑞郎的员工也涨工资,他表示提高工资的这部分费用相当于整个工资支出的20%并意味着必须将黄瓜的价格增加5%。

对于这些负面的呼声,沃州社会民主党派卫生及社会部负责人Pierre-Yves Maillard做出了反应,他将Reitzel公司涨工资需要的支出计算为200'000瑞郎,他说:“200'000瑞郎怎么可能占一个营业额为1200万瑞郎的大企业,工资支出总额的20%,这实在令人费解。”

16亿瑞郎

唯一一个比较全面的调查,是工会所做的一份调查,瑞士工会UNIA的经济学家得出这样的结论,为300'000名需要涨工资的员工提薪,所需费用约为16亿瑞郎。直至2018年企业主们必须将这部分工资涨上去。

“这个数字相当于约0.5%的工资总支出,将这笔费用分摊在几年内,逐渐调整,应该不会对物价上涨和就业率带来任何不良影响。而每年必要的工资上调其实本来就高于这一数字,” 经济学家Beat Baumann表示。

这位经济学家针对引进最低工资对各行业的影响进行了整体分析,在餐饮业一杯咖啡的价格将从4.1瑞郎(约25人民币),涨到4.2瑞郎。在这一行业约有46'000名低薪员工,去年实际上已经做了大幅度工资上调。近15年该行业的最低工资,在失业率有所下降的情况下,依然从2350瑞郎上涨到3691瑞郎,相当于增长了57%。因此工会完全相信4000瑞郎的最低工资不成问题。

而瑞士雇主联盟则持完全不同的观点。“提高最低工资的做法在过去的15年削弱了许多企业的经济实力。餐饮业失去了13'000名员工,而兼职人员从1991年开始,增长了40%,” 沃州餐饮联盟副主席Gilles Meystre说。

如果工资再继续增长下去,那么许多餐馆老板将被迫提高价格,并更多地运用‘只在高峰期设置服务人员’的方法。“这意味着许多乡村和住宅区内的餐馆将无法再继续生存, ” Gilles Meystre警告说。

不安情绪

工业领域也很担心,这一动议会被通过。“每小时22瑞郎的最低工资将会令瑞士作为工业基地的高费用再次提升,同时削弱瑞士的竞争力,”瑞士机器行业雇主协会(Swissmem)的Philippe Cordonier这样说。

最低工资带来的影响因企业不同而不同,至于多少名员工将受到威胁,既无法计算也无法估测。

“那些瑞士国际大公司已经满足了4000瑞郎最低工资的要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到合格的高质量员工,”瑞士工会联盟(SGB)总秘书Daniel Lampart说。

大零售商适应较快

在零售行业约50'000名员工的工资低于每小时22瑞郎的最低工资。工会表示连锁服装店C&A、H&M或者Zara,家具巨人宜家;鞋店Dosenbach/Ochsner 、Vögele Shoes有足够的资金既保证这一最低工资,又不让消费者觉察到任何影响。这些商店中,只有两家回复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相关提问。

宜家坚持说,他们“已经满足了这项最低工资动议所提出的要求,” H&M则表示将从2015年1月1日开始保证员工的最低工资为每小时22瑞郎。其发言人Ana Bobicanec说:“公正、面向市场的工资政策是保持竞争力和吸引最好员工的唯一途径。”

这一服装行业的巨头,在瑞士约有2000员工。德国廉价超市Aldi和Lidl也不甘落后,不久前做出决定,结合本地情况为其瑞士员工支付合理工资。

5月18日全民投票

该项全民投票动议2012年由瑞士工会联盟(SGB)提出,他们收集了112'301个有效签名提交国会,要求国家和州实行工资保护政策,按地方、职业和领域在普通劳工合同中规定出最低工资。

除此之外,他们还提出在法律中规定每小时22瑞郎的最低工资。

     

联邦和国会大多数成员建议国民不要接受这个动议。该动议要想被通过必须在5月18日得到大多数国民和大多数州的赞同。

农业,最大的难题

在农业领域,目前的平均工资是每小时15瑞郎,如果增长到22瑞郎,“意味着将会带来4.5-5亿瑞郎的附加费用,”瑞士农业联盟(SBV)主席Jacques Bourgeois 说:“蔬菜、水果、烟草和葡萄的种植及其他手工作业将受到威胁。”

而农民协作机构Uniterre主席Charles Bolay的看法却不同,他说:“所有在瑞士的人挣到的工资都应该够生活,4000瑞郎是至少的。但是目前的经济状况,还不允许支持这样的动议-要求每小时至少挣22瑞郎。”

农协Uniterre认为,对于瑞士的162'000名农民和工作在农业领域的工作人员来说,首先应该是保护“合理的农产品价格”。

至于倘若投票被通过,是否允许例外这个问题,瑞士工会联盟秘书Daniel Lampart表示:“动议的文字中明确注明,对于一些特定工种允许出现例外。”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