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三种观点


解瑞士雇主之忧:技术工人哪里来?


作者:Jeannie Wurz


未来的高级技术工人会来自何方? (Keystone)

未来的高级技术工人会来自何方?

(Keystone)

20142月,瑞士选民通过了反移民动议,其中规定本地工人应该在工作应聘中享有优先权。但这行得通吗?限制欧盟国家移民,瑞士业界该如何应对? 

自2014年2月瑞士选民通过反大规模移民动议起,瑞士雇主们就被束住了手脚。如果他们没法在欧盟国家招人,那么要去哪里找技术员工呢?三位受访者就瑞士劳动力的发展方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Keystone)
(Keystone)

Magdalena Martullo-Blocher: 加强教育培训

Magdalena Martullo-Blocher是瑞士人民党重量级人物Christoph Blocher的女儿、反移民的人民党党员、还是格劳宾登州在国民院的代表。按照她的背景,人们都以为她会与人民党步调一致。 但作为家族化工企业 EMS的CEO, 这位女商人直接感受到2014年反大规模移民动议带来的冲击。

Martullo-Blocher深知高技术雇员对瑞士的重要性。她表示,她的公司在16个国家的26个生产基地雇佣了2855名员工,可以说公司是以高技术雇员为本。但她在瑞士经常找不到所需之人。

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们涉足汽车工业,而瑞士并没有自己的汽车工业。我们有时需要专业的汽车工程师,他们能用我们的特种高分子材料来生产各种部件。我们从德国或奥地利雇人。有时我们为了搞研发要招聘更专业的化学家。我们尽可能地自己教育、培训我们所需的大部分雇员。”

Martullo-Blocher 表示,在瑞士东部,EMS化学公司是雇佣学徒最多的公司,有141位学徒在这里接受着15种职业培训。

她认为:“应该继续发展学徒计划,这非常重要。瑞士工业需要受过良好教育的雇员。”

然而,那些寻求庇护的难民的情况则与此截然不同。Martullo-Blocher认为,他们极少受过良好的培训,并且语言也不过关。他们需要“非常实用的教育,并尽力融入社会,这样他们才能在以后找到份像样的工作。”

她说,她父亲在担任国家政府成员的时候,事实上曾为难民们打造了一个餐饮业的学徒计划。

Martullo-Blocher表示:“如果我必须帮助一部分失业的人群,那么我会选择帮助那些被准许留下的难民。我们应该在他们身上下功夫。因为他们都是年轻人。如果我们不能整合他们,那以后就得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犯罪问题也很难控制。”

 (Keystone)
(Keystone)

Beat Jans破除壁垒和成见

Beat Jans是一名社会党的国会议员,代表巴塞尔城市半州。他认为无业妇女、年长的雇员及难民们的作用不容忽视。

Jans表示,许多难民不工作是因为不被允许。人们总担心如果瑞士太有吸引力,那就会有更多难民蜂拥而至。“所以他们就到处闲逛,我们养活他们。我认为这样的情形很糟糕。”

作为街头杂志《Surprise》(德)的主席,Jans见到了许多分发这本杂志的无业人员,他们“百无聊赖”,“他们知道自己能做点儿事。因为他们想要工作赚钱。我们不能帮他们一把,这真是很遗憾”。

Jans同时认为瑞士应该为妇女重返职场扫除障碍。

他表示:“相当多的年轻妈妈们受过良好的教育,但重返职场对她们来说很困难。其中的一个障碍就是如何把家庭和工作结合起来。”

Jans认为,若想增加瑞士的技术雇员人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为妇女们消除就业壁垒,“她们的素质非常高。目前我们有那么多受过很好教育的妇女没有参与到工作中来。”

Jans还说:“我们也应该花点力气帮助年长的无业人士重返就业市场。目前常见的情形是年轻人要价低廉,有些甚至还受过更好的教育,他们自然得到了工作位置。所以我们也要关注年长些的人群,至少给他们参与的机会。”

Jans认为,关注教育对于任何人群都很重要。他说:“我们应该培训这里的人,使他们可以胜任各种工作。”

 (Courtesy of Peter Gaechter)
(Courtesy of Peter Gaechter)

Peter Gaechter向长者取经

在瑞士,许多年长雇员刚到50岁,就发现自己进退两难:求职则嫌年龄太大,退休又嫌年龄不到。

Peter Gaechter今年58岁,他是“奔六职业联盟”(50 plus out in work,德)的志愿者。这个组织在苏黎世、圣加仑、卢塞恩、伯尔尼和巴塞尔为年长的无业人士提供工作咨询,组织自助小组。

在一个层面上,反移民动议旨在呼吁在面对工作机会时,本地务工者应该比外国务工者有优先权。Gaechter深以为然:

“你都已经有这么一大帮人在这儿了,这不仅局限于瑞士人。这里有德国人、法国人和印度人,他们有技能,可能正在找工作并且愿意工作。但是许多公司还总是引进新的劳工。所以这个动议是要给那些已经在这儿的人优先权,无论他们是难民还是60岁的瑞士人,都没有区别。”

他表示,年长的人将因此受益。

“这里大量有技能的人被忽视了。因为人们觉得找一个更年轻、显然又更省钱的人,这样更简单。随便在日内瓦找个人聊聊,这个地方遍地都是法国劳工。当经济不好的时候,甩掉他们更容易。你打发他们回家就成了。对瑞士人你就没法这么做,所以简单的做法就是不雇这些年纪大的人。”

今年4月,政府举办了一次主题为“老年雇员”的全国会议,号召为年长雇员提供更多的再教育机会,以帮助他们适应新时代的工作要求。Gaechter对这种方式表示赞同。

“某个在银行后台办公室工作了25年的人,他没换工作并不是因为他活力不足,或许那是因为他喜欢自己的工作。但如果他因为这个工作岗位被转移到波兰或者海得拉巴(Hyderabad)而失业,那也不是他的错。所以给他一个再培训的机会,做点儿别的,可以运用他已有的技能,或者拓展这些技能。这叫能力提升!”

关系

2014年2月的反对大规模移民投票破坏了欧盟人员自由流动协议,威胁到了欧盟与瑞士间的双边协定。瑞士内阁需要在2017年2月之前找到解决方案,既要遵从瑞士人民的意愿,又能为欧盟所接受。

在投票后,瑞士和欧盟的谈判几乎毫无进展。而6月23日英国选民“脱欧”的决定转移了欧盟原本投诸瑞欧双边关系上的注意力

在瑞士,人们就如何实施反移民动议提出了许多建议。9月2日,议会委员会最后敲定了一个基于优先雇用本地劳动力的折衷方案,同时否决了对进入瑞士的外国人实施配额的提议。这个折衷方案得到除右翼瑞士人民党外所有其他政党的支持,议会将就该方案举行讨论。

受到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波及的人群包括欧盟国民、从第三国家(非欧盟)来的雇员、外籍劳工的随行配偶和家庭、跨国界劳工、以及寻求庇护的难民。

你认为谁应该在瑞士就业市场拥有优先权?请与我们分享你的观点和解决建议。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