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大宗并购


先正达:收购在即,腹背受敌


在今年2月3日-并购消息公布的那天,中国化工董事长任建新曾对瑞士媒体表示:“两家公司的磋商是友好并富有建设性的,我们很高兴能够达成合作。” (AFP)

在今年2月3日-并购消息公布的那天,中国化工董事长任建新曾对瑞士媒体表示:“两家公司的磋商是友好并富有建设性的,我们很高兴能够达成合作。”

(AFP)

2016年2月3日,中瑞媒体同步报道:“中国化工集团将以430亿美元(合437亿瑞郎)的价格收购的瑞士农化集团先正达(Syngenta)”。近3个月过去了,这项有史以来“单一中国企业的最大海外收购项目”却再无动静,踌躇不前。瑞士德语电视台的经济部专家Susanne Gyger甚至“放话”:“显然投资者看到,这项并购计划有挫败的风险。”

中国化工对先正达的收购之路为何“荆棘满布”呢?瑞士媒体的报道揭示出些许原委。

低于报价的股价

瑞士德语电视台报道指出,由于美元的坚挺以及美洲严峻的市场环境,先正达今年年初业绩难有突破。虽然其第一季度营业额(37.4亿)同比下降了7个百分点,但与经济师早前的预计持平。另因原材料成本下降对盈利产生的积极影响,先正达股价并未出现回落现象。但是其单股价格依然远远低于中国化工每股480瑞郎的报价。“这个报价对集团管理层很有吸引力,但包括股东在内的其他人,还是心存疑虑,”Gyger透露。直到今天,先正达股东对中国化工的收购事宜都未做出明确反应。

此外,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为代表的重要反垄断监管机构对该项目认可与否,是另一个不确定因素。但先正达高层对此持乐观态度,其首席执行官John Ramsay在瑞士电视台的采访中说:“收购前期执行这些行政手续很正常,我们说过,这次收购将于今年年底完成,该项目现在进展良好。”

向国企“转型”?

在巴塞尔州报及州公民大学共同举办的一次公开讨论会上,瑞士各界对先正达的收购事宜表现出经济利益之外的忧虑。

瑞士西北应用科学与艺术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校长Ruedi Nützi指出,中国的政治情况今后将成为先正达管理上的考量因素:“在中国各省,(想要办事的话,)没有什么比和党委书记的私交更重要的了。” 先正达执行委员会成员Christoph Mäder对此观点并不认同,他说:“中国人想买的是一个对世界市场具有影响力的公司。因此,他们会注意不以老套的国企方式来管理先正达。”

Mäder同时强调,为了避免公司结构及管理上的巨大变动,先正达同中国化工签订了几个协议,例如保证董事会中有4名独立董事会成员,他们可以在环保标准及科研投资等问题上拥有否决权。但是对于工会组织Unia所关心的就业保障等问题,Mäder承认,中瑞企业双方目前还未签署具体协议。

转基因的忧虑

中国化工并购先正达项目遭遇的阻力并不仅仅来自瑞士股东和经济、劳工界人士。

瑞士《每日导报》(Tages Anzeiger)上周六(4月23日)在相关文章中提及由中国400多名各界人士联名发出的《反对中国化工集团巨资并购转基因毒公司先正达致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质询书》:”书中痛斥,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是置全国人民健康于不顾,并购会导致转基因植物在中国的大面积种植。此外,先正达生产的“百草枯”等多种除草剂(编者注:该类除草剂目前已在欧盟、北欧及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禁用)也遭到质询书的谴责。”

对联名书中的各种质询及申诉,中瑞企业双方均未做出回应。

火上浇油,黑册子

就在先正达“腹背受敌”的时刻,一个由非政府组织、政党、工会和反资本主义运动结盟而成的维权组织Multiwatch上周针对该瑞士农化公司公布了一部《黑册子》,严词列举了其企业政策的问题种种-对先正达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

“该集团乐于对外宣传自己对可持续农业和生物多样性所作的贡献,可是对于这家世界最大的除草剂制造商和第三大种子生产商来说,对利润的追求高于一切。该企业的运作模式已经严重影响到人类和动物的生活及健康,”《每日导报》如此援引了《黑册子》的内容。该报还特别揭露了先正达巴基斯坦分公司对雇员待遇不公,强权管理的丑闻。

对于中国化工的收购,《黑册子》并未过多着墨,因为“对于先正达和农业化工的批评,并不会因为并购而发生很大改变,”《每日导报》写道。


(编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