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政治权利


外国人能否投票 要看他住在哪里




纳沙泰尔城堡是州政府和州议会的办公及开会地点。今后,外国人是否有望进入城堡进行决策或立法工作?这还待9月25日的公投结果公布后才能知晓。 (Keystone)

纳沙泰尔城堡是州政府和州议会的办公及开会地点。今后,外国人是否有望进入城堡进行决策或立法工作?这还待9月25日的公投结果公布后才能知晓。

(Keystone)

如果你是生活在瑞士的外国人,那你的政治权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居住地。虽然局部区别有很多,但大体可以把“土豆鸿沟”当作分水岭。

作为在瑞士汝拉州出生的意大利人,我从18岁起就能够在我的村庄Bassecourt参与投票- 无论投票涉及的是地区还是州级事务。如今我生活在首都伯尔尼,却失去了投票权。其实,我早先在卢加诺工作时,就已失去了这一权利- 提契诺(意大利语区)在这方面和德语区看齐。

Anita Manatschal为瑞士移民及人口研究的信息平台(SFM,多语)工作,她清楚地感到:在外国人政治权利方面,确实存在明显的“土豆鸿沟”。瑞士人惯用“土豆鸿沟”(这一称谓衍生于德语区的传统饮食“黄金土豆饼”)来形容瑞士德法语区居民在生活态度和意识形态上的区别。在赋予外国人政治权力方面,瑞士法语区的政策显然比其他地区要开放很多。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在即将到来的9月25日全国公投日,纳沙泰尔州的选民将对议会提出的“赋予外国人州级被选举权”的议案进行投票,一旦获得通过,纳沙泰尔的外籍居民便拥有了进入州级议会及政府的可能。如果成真,这将是瑞士史无前例的一个尝试,而瑞士德、法语区的鸿沟也会越挖越深。

两种公民

“尽管几次被提上议事日程,但德语区外国人依然看不到获得选举权的希望,这令我感到惊讶”Anita Manatschal说。她的博士论文正是以“瑞士26个州的政治融入(英)”作为主题。

像所有移民问题专家一样,她认为该现状主要源于语言及文化差异:一边,法语区的瑞士人受法兰西共和自由思想的影响,对外国人抱有接纳的态度;另一边,瑞士德语各州受德意志模式的影响,认为公民权是融入的最高境界,只有当移民对当地的社会价值表现出忠实和皈投之后,才可获得。

对公民权不一样的认知引起瑞士各州政治的显著区别,而这些差异性保持着相对的稳定,Anita Manatschal指出。

纳沙泰尔-先锋州

9月25日,纳沙泰尔选民将就是否赋予外国人州级被选举权进行投票。这是瑞士首次就此议题展开的公投。

这个瑞士钟表业的摇篮,也有着外国人参政的悠久历史:早在1849年,纳沙泰尔州的外国人就获得过参与镇级政务的权利,后来这一政治权力在19世纪后50年内经历了被剥夺、重新赋予和再被剥夺。直到1984年,州级政治权利法又重新确立了外国人的参政权。

实现“外国人拥有被选举权”的道路走得更为艰辛。2007年,纳沙泰尔州公民在地方层面通过了该意向,但外国人依然没有作为候选人参与州级选举的资格。

州议会早前决定接受对“把外国人拥有州级被选举权写入州基本法”的议案进行审议。但想获得被选举权,外籍人士必须满足以下前提条件:拥有瑞士永久居留权,并在瑞士至少居住5年。 该议案最终是否能够通过,还需全州选民投票表决。

近距离观察

不过,从一份更详尽的分析数据来看,“土豆鸿沟”的分界其实正在逐渐模糊。

就此,Anita Manatschal提及了城市化的因素。瑞士有关政治权利规定最严的几个州均位于中部或乡村地区,人口中外国人比例较低。而像伯尔尼、苏黎世这样的德语城市,外国人比例更高,政策也更加开放。

同样为移民及人口研究信息平台工作的博士生Valentin Zuber也指出,对瑞士法语区也不能一概而论:瓦莱州(双语)就丝毫没有赋予外国人投票权的意向。相反,在格劳宾登州(德语为主)20%的乡镇中,外国人都可以参加投票。”

汝拉的例子

Valentin Zuber还提到了汝拉州的例子:在给予外国人政治权力方面,这里是瑞士走得最远的一个州。“它的情况很令人惊讶:这个乡村地区的外国人相对较少,没有什么显而易见的原因促使它给予外国人较大的政治权利。”可是,当1979年汝拉州从伯尔尼州独立出去,自成一州时,(在瑞士生活至少10年, 在汝拉州生活至少1年的)外国居民便获得了选举权,这一政策还被立即纳入州级基本法。

这一发展并非民主进程的结果,而是从意识形态而来,Valentin Zuber说:为了避免‘汝拉种族化’的批评,该州决定高度包容地定义“汝拉人”-即所有在汝拉州居住的人,无论其语言、宗教如何,也不看其有无移民背景。外籍居民拥有的投票权从未遭到过质疑,Valentin Zuber补充道,右翼政党也能接受这一点。

移民及人口研究信息平台的负责人Gianni d’Amato教授以沃州举例说,就“赋予外国人镇级政治事务参与权”的问题,就曾发生过政党间的政治“交易”:右翼政党同意政治权的赋予,但前提是左翼政党为“债务刹车”机制开绿灯。 2011年,沃州否决了在州范畴内给予外籍居民投票权。

人民党的分量

Valentin Zuber还指出,瑞士右翼人民党在一个州的号召力大小,也影响着该州内外国人政治权利的大小- 因为这是人民党最热衷的政治话题。

这位学者认为,2010年巴塞尔城市半州之所以否决了外国人的政治权力,正是受了那几年由瑞士人民党几项反对移民动议而掀起的全国范围大讨论的影响。

1998至2008年期间,时任移民融入办公室主任的Thomas Kessler在巴塞尔城市半州建立起瑞士最先进的融入政策体系。他也不认同德法语区之间绝对的分界:如果德语区对外国人的政策比较“高冷”,但那里也有很多务实的进展,比如:举办为外国人谋利益的请愿、允许外国人参加学校或协会董事会等。此外在外国人的职业融入方面,瑞士德语区所做的工作也比法语区更有成效。

 “瑞士的成功钥匙”

“土豆鸿沟”到底还存不存在?Valentin Zuber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各州的政治多数派状况变化很小。至少,联邦法没有从上至下的标准化要求。

但Anita Manatschal却认为,不是什么都是一成不变的。移民人口的投票权最终总会在苏黎世和巴塞尔得到通过。

对于那些因无法行使政治权力而感到受挫的外籍居民来说,还有另外一种解决办法:努力申请瑞士国籍。这一过程会很漫长、很乏味、很辛苦,但一旦获得瑞士护照,你便拥有一切瑞士公民所拥有的政治权利。

外国人在各州拥有的不同政治权利

8个州赋予外国居民镇级投票和选举权:外阿彭策尔州(各镇自主决定外国人政治权限)、巴塞尔城市半州(镇级自主)、弗里堡州、格劳宾登州(镇级自主)、纳沙泰尔州、汝拉州、沃州和日内瓦州。

7个州赋予外国居民镇级被选举权:外阿彭策尔州(镇级自主)、巴塞尔城市半州(镇级自主)、弗里堡州、格劳宾登州(镇级自主)、纳沙泰尔州、汝拉州和沃州。

2个州赋予外国居民州级投票和选举权:汝拉和纳沙泰尔州。

目前瑞士尚无赋予外国人州级被选举权的州:纳沙泰尔州选民将于9月25日就此进行投票。

瑞士经济智囊团Avenir Suisse2015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法)指出:在全瑞士,当选为镇级政治家的外籍居民人数一直偏低:其中148人在镇级议会、19人在镇政府。而他们几乎全部居住在瑞士法语地区。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