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未来·1991年以后


圣哥达:瑞士小传(五)


作者:他山未眠客


圣哥达山口航拍图 (Keystone/DesAir/Heinz Leuenberger)

圣哥达山口航拍图

(Keystone/DesAir/Heinz Leuenberger)

2016年6月1日,圣哥达基线隧道开通仪式。人潮涌动,欢歌笑语。在七位联邦委员的陪同下,德、法、意三国总理登上了驶向“世纪工程”的专列。这条耗资120亿瑞郎、长达57千米的新隧道再次创造了世界纪录。即使认为它的经济意义由于贸易网络东移而不及旧版铁路隧道,它的开辟仍是便利欧洲交通、象征欧洲团结的盛事。遗憾的是,欧盟高层均未到场,仅有交通委员布尔克(Violeta Bulc)出席。

专列上的瑞士联邦主席施耐德-阿曼与德、法、意三国领导人 (Keystone)

专列上的瑞士联邦主席施耐德-阿曼与德、法、意三国领导人

(Keystone)

冷战结束至今,瑞士依然是全球最具竞争力和吸引力的国家,也是欧洲最繁荣和安定的地区。它诞生了女性联邦主席,女性甚至一度在联邦委员会占据多数。1999年,一部新的联邦宪法取代了1874年宪法。瑞士废除了死刑(1942年民事,1992年军事,1999年入宪),而将堕胎(2002年通过公投)、同性登记伴侣关系(2005年通过公投)和有控制地发放海洛因(2008年通过公投)合法化。90年代提速的“去工业化”使制造业占瑞士经济的比重降至不足1/5,“集中化”则缔造了嘉能可、雀巢、诺华、ABB、瑞银、瑞信等总部位于瑞士的跨国企业和金融机构。

不过,瑞士政府的日子并不滋润。它要应对2007年经济危机爆发后的瑞郎升值压力,要被迫放宽银行保密规定并与美国、欧盟等开展税务信息自动交换,还要为填补退出核能后的缺口加快能源结构改革。90年代爆发的无主账户、对德合作等二战遗留问题,则给尴尬的瑞士政府和民众背上了历史包袱。

移民不断涌入使瑞士成为西欧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外国居民比重从1910年的15%、1940年的5%、1970年的16%升至今天近25%。2015年,全国人口达830万,有望在30年内突破1000万。排外思潮和日益严格的移民政策与人口同步增加。当绿党等新左翼党派从未参与政权,右翼民粹主义的人民党却已跃升为联邦议会第一大党。

2011年3月23日,圣哥达基线隧道贯通。 (Keystone)

2011年3月23日,圣哥达基线隧道贯通。

(Keystone)

尽管恐怖主义、网络安全等非传统安全威胁要求国际合作,独善其身越来越难,瑞士仍在坚持“特例独行”。2002年,瑞士终于通过公投而加入联合国。但是,当政府支持参与欧洲一体化,民众的疑欧情绪却愈发强烈:1993年,公投中有50.3%的微弱多数反对瑞士加入欧洲经济区,使瑞士不得不凭借“双边道路”规定对欧关系。通过1972年自贸协定、1999第一批双边协定、2004年第二批双边协定(包括2008年对瑞士生效的《申根协定》)等,瑞士获得了稳定的经贸伙伴和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却免于承担欧盟成员国的许多强制性义务。

反观欧盟,它经历了世纪初的快速扩张,但近十年的经济危机、债务危机、乌克兰危机和难民危机使其步履维艰。它的制度缺陷和官僚主义饱受抨击,各国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重新抬头,英国通过脱离欧盟公投如打开了新的潘多拉盒子。无论欧洲自1914年开始的衰落是否绝对,今天的欧洲都处于进入21世纪以来最黯淡的时刻。

随着欧盟吸引力锐减,入盟逐渐淡出了瑞士政府的战略目标。2014年2月,违背欧盟人口自由流动原则的“反对大规模移民”提案获得公投通过,动摇了双边协定的基础,使欧瑞关系跌入低谷。未等双方达成解决方案,2016年6月15日,瑞士政府宣布撤回冻结多年的入盟申请。当英法海底隧道未能阻止英国民众选择脱欧,圣哥达基线隧道又如何拉近瑞士和外界的距离呢?

圣哥达基线隧道和勒奇山基线隧道在欧洲铁路网中的枢纽作用 (swissinfo.ch)

圣哥达基线隧道和勒奇山基线隧道在欧洲铁路网中的枢纽作用

(swissinfo.ch)

与英国、挪威和冰岛不同,瑞士位于欧洲心脏。从地缘角度看,它本应是欧洲一体化的核心成员。历史证明,经济意义上的欧洲一体化始于中世纪,瑞士人堪称此过程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他们并不比邻人高尚、强壮或智慧,甚至“瑞士人”也是一体化作用于中欧环境和历史的产物。他们的生存需要邻国的资源,他们的制度来自大邦的启迪,他们的财富过去、现在、将来都离不开欧洲人力、技术和资本的贡献。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瑞士或许有理由认为欧盟构成了威胁:当民族国家可以在盟内保持文化独立性,它却可能因为融入欧洲而迷失自我。

魔鬼桥战役纪念碑,沙俄政府1899年立。 (他山未眠客)

魔鬼桥战役纪念碑,沙俄政府1899年立。

(他山未眠客)

那么,瑞士的自我又是什么?且看圣哥达如何回答。

圣哥达似乎是矛盾的,它既是屏障,又是通道。但是,屏障已存在千万年,为瑞士提供身份的是通道。瑞士未来的角色,也将是通道而非屏障。因此,它的价值并非体现在反抗暴政、保持独立,或置身事外、超然中立,而是它所主张的自由、平等、法治以及联邦主义、多元主义、理性主义和人道主义的成功实践。“多元一体”,瑞士可以成为欧洲的榜样,其精神可以在欧洲发扬光大。

瑞士的未来会怎样?我无法预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瑞士来自欧洲,也将回到欧洲。瑞士因欧洲兴起而兴起,危机而危机,衰落而衰落。欧瑞关系的发展首先不是瑞士人的主观意见,而将更多地取决于欧洲形势,一如瑞士的命运将取决于欧洲的命运。不过,我们至少可以期望,如果瑞士表现得更加自信、宽容、灵活和目光长远,它在短期内不会因为犯错而沦为“欧罗巴的孤儿”,进而可以在中长期实现对欧洲的回归。要知道,在欧洲伤痕累累、较今日艰难百倍的1946年9月19日,正是在苏黎世,丘吉尔曾经呼吁:“让欧洲崛起!(Let Europe arise!)”

(终)

今日的圣哥达山口和客栈,萨索要塞深藏于后方山中。 (他山未眠客)

今日的圣哥达山口和客栈,萨索要塞深藏于后方山中。

(他山未眠客)

作者简介

他山未眠客,现居瑞士,平日碌于生计,闲时颇好文史。尝闻友人怨文字不通,不得尽观瑞士繁荣之由,又睹媒体人云亦云,报道不乏陈见疏漏。故作此文,凡五章,试以不足万言梳理海尔维蒂发展大略,欲抛砖引玉,洗刷视听,敬献于同好瑞士之华人读者。

*编者:《圣哥达:瑞士小传》系列由他山未眠客供稿,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五期刊登。本期为最终一期。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