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瑞士各州排行:住哪儿最划算?

安德马特是乌里州比较出名的度假区之一。

一项对各州居住费用作出比较的瑞士调研揭示,乌里州(Uri)大刀阔斧的税收改革令本州居民口袋里的闲钱超过其它各州。

尽管通勤属于额外支出,然而为了躲避大多数瑞士城市迅速攀升的房地产价格,中等收入阶层正越来越多地迁往较不知名各州的城郊地区生活。

在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周二发表的《可支配收入排名表》上,乌里州的排名上升10位跃居榜首。若是威廉·泰尔(William Tell,瑞士传说中的民族英雄)知道了自己家乡的出色表现,可能也会为此感到惊讶吧。

乌里州居民负担的大幅降低,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09年采取的一套单一所得税体系。

近年来税收竞争愈演愈烈,尤其是在瑞士中部各州之间,不少州同时调低所得税与企业税率,以吸引新的居民与企业来本州落户。

房价扶摇直上

乌里州居民可支配收入的盈余也得益于稳定的房地产价格,但2014年安德马特(Andermatt)酒店、滑雪与公寓开发项目竣工后会对当地整体房价带来什么影响,还有待日后考察。

这几年来,日内瓦、苏黎世与楚格(Zug)等城镇的房地产价格毫无“稳定”可言。

扶摇直上的住宅成本已迫使许多中等和低收入阶层离开这些地区,促使日内瓦开放更多建筑用地、楚格创设廉价住宅区。

“缺乏重要经济来源是很难在日内瓦或苏黎世购置独户住宅的,”瑞士信贷的报告作者托马斯·吕尔(Thomas Rühl)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你满足于住小公寓,那么还可以住在市中心,但若想有更大的居住空间,就只能迁往郊区了。”

通勤得大于失

搬离城市常常意味着每天要支付更多的交通费用。但与搬迁后节省下的数额相比,额外的交通成本只能算个零头。

瑞士信贷的报告中举出一个实例:一个四口之家如果住在距卢塞恩10分钟路程的黑吉斯维尔(Hergiswil),他们的年均可支配收入将为3.98万瑞郎(合45’428美元);但如果他们住在距卢塞恩35分钟车程、乌里州的阿尔特多夫(Altdorf),他们的可支配收入将达到6.97万瑞郎。

“同迁离市中心所节省的金额相比,通勤成本可以算是小巫见大巫,”吕尔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表示。

“如果你迁居弗里堡,为了去洛桑上班每年得多支付5千瑞郎的通勤费,但在房地产方面却能节省上万瑞郎。”

在这份可支配收入报告中,对瑞士各州中等收入家庭扣除了税收、房价房租、医疗保险、社会保险及公用设施费等后的所得进行了比较。

财富的吸铁石

各州的排名就是基于扣除这些费用后居民钱包里剩下的可支配收入金额。为了不影响排名的准确性,高收入与低收入阶层均未被计算在内,因为瑞士对富有居民常会实施优惠税率,而低收入人群又能享受社会福利。

自2008年进行的上一次调研以来,乌里州排名上升了10名,在2011年报告中击败内阿彭策尔州(Appenzell Inner Rhodes)取得头名位置。

凭借大幅减税政策,圣加仑州(St Gallen)上升5名,位列第8。而楚格州虽然税负相对较低,却因住房成本攀升而后退1名,位列第19。

日内瓦州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最少,在2006年与2008年发表的上两份报告中就已是这种局面。

日内瓦州相对较高的税率与住房成本组合也出现在沃州(Vaud)、巴塞尔城市半州(Basel City)和巴塞尔乡村半州(Basel Land)。苏黎世也主要因房价居高不下而在排在名单底部。

两年前苏黎世投票通过,终止向富有外国居民实施一揽子优惠税率。但这种税制仍在日内瓦、沃州和楚格州起着重要作用,使这些州从经济角度上成为对高收入者-而非中等收入者-更具吸引力的居住地。

“日内瓦和苏黎世的房地产价格非常高昂,不过在世界许多大城市亦是如此,比如纽约市中心,”吕尔指出:“比起房地产成本,高收入者更关心他们的收入中有多少要用来纳税。”

各州可支配收入调查

除去税收及其它支出后的居民可支配收入状况排名表(括号内为2008年排名):

乌里州(11)

格拉鲁斯州(3)

内阿彭策尔半州(1)

上瓦尔登半州(2)

图尔高州(4)

外阿彭策尔半州(5)

沙夫豪森州(8)

圣加仑州(13)

下瓦尔登半州(9)

格劳宾登州(12)

施维茨州(6)

索罗图恩州(7)

卢塞恩州(17)

阿尔高州(14)

汝拉州(10)

瓦莱州(15)

弗里堡州(16)

提契诺州(19)

楚格州(18)

伯尔尼州(20)

纳沙泰尔州(21)

苏黎世州(22)

巴塞尔乡村半州(23)

沃州(24)

巴塞尔城市半州(25)

日内瓦州(26)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