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献血


瑞士同性恋,想献血也难


作者:Katy Romy


从1988年以来,瑞士男同性恋被禁止参加献血。 (Keystone)

从1988年以来,瑞士男同性恋被禁止参加献血。

(Keystone)

帮助别人,还要撒谎-这是瑞士同性恋者所面对的无奈事实:自艾滋病疫情爆发以来,为谨慎起见,瑞士不再允许男同性恋者献血。目前,这项被视为具有歧视性质的禁令引发出越来越强烈的反对之声。

“针对那些性关系复杂的人,禁令是有用的,但这和同性恋完全不是一码事。”
- 同性恋者Stoyan

“您是否有以下经历:1988年以来,同男性有过同性性关系?”瑞士所有的男性献血者在献血前都要笔头回答一个由20多个问题构成的问卷,而这便是问题之一。如果答案为“是”,就意味着这个人失去了献血的机会。

Stoyan(化名)说:“为了献血,我和我的朋友们已经撒了好几次谎。”这位29岁的伯尔尼小伙对这项政策十分不解:“针对那些性关系复杂的人,禁令是有用的,但这和同性恋完全不是一码事。”

禁欲一年为献血

从1988年以来,为了防止艾滋病病毒的传播,瑞士男人与同性有性接触者不再被允许参加献血。许多瑞士周边国家-以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波兰为代表-已经解除了这项规定,决定不再限制男同性恋捐献血液。而另外一些国家在解禁的同时,对男同性恋献血制定了严格的规定。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最近的一个例子发生在法国:2015年11月法国政府决定,从2016年春开始,有条件地向同性恋放开献血机会:只有在最近12个月内没有发生同性性接触的男同性恋才可以献血(包括细胞和血浆)。拥有固定性伴侣、并在最近4个月内没有发生同性性行为的同性恋者可以捐献血浆。

法国政府希望能够逐步实施这一政策。法国卫生部部长Marisol Touraine有意对新同性恋献血者进行调查,她表示:“如果结果显示不存在风险,针对同性恋的献血规定有望在2016年底趋同于普通献血规定。” Touraine还通过推特表达了对“解除这一歧视和禁忌”的喜悦之情。

对污名化的谴责

法国保护同性恋者权益的活动家们却并没有欢呼雀跃。他们中的很多人抱怨,献血的条件并非人人平等。同性恋组织SOS homophobie特别指出:“这一发展并没有改变男同性恋被污名化的事实,它其实是恐同心理的延续。”

LGBT (女同性恋lesbiennes、男同性恋gays、双性恋bisexuels及变性transsexuels)维权组织表示:“该排除性标准的实施基础应该是‘有风险的行为’,而非‘有风险的人群’。”

这一观点得到瑞士同性恋伞状组织粉色十字(Pink Cross)的认同,该瑞士同性恋联盟认为,限制同性恋献血的规定具有歧视色彩:“这项制度十分虚伪,以安全为借口,排除的却是整整一个社会群体,”

该组织认为,Swissmedic-瑞士主管输血服务的监督和政策监管机构-应该“扭转保守态度,转向对该问题进行实事求是、冷静的讨论”。

潜在的条件和禁令

但是,瑞士还有很多声音在反对向男同性恋者开放献血机会,多项议会提案也由此展开。去年秋,在回答一位自由民主党议员的质询时,瑞士政府表示对政策的修改持开放态度:“联邦委员会认为,应该尽一切努力做到:建立以风险行为-而非性取向-为基准的排除政策。”

瑞士红十字输血服务中心(Transfusion CRS)也在研究放宽限令的可能。一种改变途径就是借用法国的先例。但该组织负责人Rudolf Schwabe对法国的做法并不看好,他认为法国政府对有献血意愿的男同性恋制定的12个月禁欲的要求十分“荒谬”。他说:“这一限定就几乎等同于禁令,即使它的歧视性稍弱一些。没有人会因为想献血而禁欲一年。”

瑞士红十字输血服务中心支持以献血者是否具有风险性行为来制定标准,反对拿性取向来说话。该组织已经向Swissmedic提出修改规定的要求,而Swissmedic也将对此给予答复。Rudolf Schwabe态度乐观地表示:“我相信到2017年初,我们能够实现政策的修改。”

2015-艾滋病病毒数据

据联邦卫生局统计,2015年,瑞士人口中新增了500名左右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以9月30日前的确认病例计算)。这一数字同2014年基本持平。在男同性恋中,新增艾滋病病毒携带者240人。“60%的男性新增病例涉及男男性接触者,而这一比例在处于性活跃年龄的整体男性人口中仅为3%,” 联邦卫生局指出。

Swissmedic否认一切歧视指责 

Swissmedic的态度直至目前一直颇为决绝,不准备像其他国家那样,对政策做出松动。瑞士红十字输血服务中心的前两次建议均遭拒绝。“瑞士的规定建立在国内研究数据的基础上,”Swissmedic 的发言人Peter Balzli不接受任何涉嫌歧视的指责,通过引用联邦卫生局提供的数据,他强调道,“男男性接触者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是全国总人口的30多倍。”

Peter Balzli补充说,Swissmedic“不排斥就此问题进行讨论”,并会应要求重新评估排除标准。在瑞士引入预防艾滋病病毒疫苗或男男性接触人群的病毒感染率明显降低的情况下,有可能对目前的政策进行调整。

但Balzli透露说,就最新观察来看,情况正在向反方向发展:最近一次的瑞士人口千人调查中,有3人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在1000名男同性恋者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高达100人。“可见男男性接触应一直被视为风险行为,”该发言人表示。

从艾滋病专家的角度来看,对男同性恋的献血禁令应该受到质疑。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艾滋病科的主治医师Alexandra Calmy教授认为,这种硬性规定带有歧视色彩,她说:“对男同性恋进行的最新调查确实显示,艾滋病病感染率呈上升趋势,但这并不意味着禁令就是对的。” Calmy也认为应该以风险作为限令的基础。

在瑞士献血

在瑞士被禁止献血的不只有男同性恋,还有通过注射方式吸毒的瘾君子、拥有多位性伴侣者、同新结识性伴侣关系未及四个月的人,以及同艾滋病病毒、梅毒病菌、乙型及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有性关系的人。

血液捐献者必须回答笔头问卷,在满足所有要求,并同医疗专业人士进行完个人面试后方可献血。

每份捐献血液都要经过各种病原体检测,但100%的安全性并不存在-风险来源于检测的空窗期,即从血液感染至病原体或抗体具备可检性这两个时间点之间的时段。

艾滋病病毒的检测空窗期为12天。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在感染艾滋病病毒12天内献了血,那他捐献的血液则有可能危及他人生命,因为12天内,任何血液检查都无法检测出病毒。

瑞士最近一起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献血并感染他人的例子发生在2001年,捐献者为男同性恋者。

(来源:瑞士红十字输血服务中心)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