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非法资金流动


瑞士仍是南方黑钱的首选藏匿地


作者:Samuel Jaberg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因深陷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基金腐败丑闻,提契诺瑞意银行(BSI)于2016年春被吊销商业银行执照。这种处罚在瑞士极其罕见。 (AFP)

因深陷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基金腐败丑闻,提契诺瑞意银行(BSI)于2016年春被吊销商业银行执照。这种处罚在瑞士极其罕见。

(AFP)

在瑞士为整顿金融秩序做出的各种努力当中,向来看不到发展中国家的影子。瑞士援助工作压力集团南方联盟(Alliance Sud)金融问题负责人多米尼克·格罗斯(Dominik Gross)对这一情况进行了揭露。

涉及瑞士银行、情节恶劣的洗钱案件(见侧栏)呈上升趋势,这并非出于偶然。瑞士在逃税方面不断面对国际压力,与此同时,与经合组织成员国信息自动交换措施的就位, 都令瑞士银行将业务对象转向那些新兴国家。

尽管这么做风险很大,某些瑞士银行还是毫不犹豫地同敏感国家富有侨民打得火热,而要确定他们所拥有财富的来源极其困难。

对此,瑞士互助工作与非政府组织高声揭露这些瑞士银行的做法,他们将之称为“斑马战略”(法)(la stratégie du zèbre):面对来自富有工业化国家的资金,这些银行只接受来路正当的款项,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则来者不拒,继续暗箱操作,而后者往往根本无法通过行政互助渠道获知这些资金的信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巴西石油(Petrobras)、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基金(1MDB)、国际足联(FIFA)丑闻等等……每一次揭出新的国际腐败大丑闻,总有瑞士银行牵连其中。您对此感到吃惊吗?

多米尼克·格罗斯:不太吃惊。瑞士用来对付洗钱的法律手段仍有很多漏洞,最大的问题在于,金融中介有责任对他们自己的客户进行调查,一旦发现可疑交易需要自行举报。整个机制基于信任,而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手中掌握的监控途径却非常有限。就从频频爆出丑闻这点来看,这种制度并不能发挥作用。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里面是否还跟瑞士金融业采取的新战略方向有一定关系?

多米尼克·格罗斯:有可能。随着与经合组织成员国间银行保密法的取缔,专营财富管理的银行面对的压力更大了。它们当中有很大一部分转向亚洲、南美以及非洲的新兴市场,有时会担着非常大的风险。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参与洗钱丑闻的不仅仅是些小银行,以瑞银集团(UBS)为例,它在马来西亚政府投资基金丑闻中就扮演了重要角色。瑞士许多从事财富管理的经纪人前往新兴国家,继续维持着二战后令他们取得成功的可疑业务模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瑞士针对外国实施的银行保密法已寿终正寝是否为时过早?

多米尼克·格罗斯:对北方国家而言,2018年信息自动交换正式开始实施后,银行保密法就将取缔。但在经合组织成员国、欧盟及韩国、日本和巴西等个别国家之外,银行保密法仍然很有市场。各家银行采取了斑马战略,就是只接受富裕国家来路正当的资金,同时继续接纳发展中国家的黑钱。

虽有近几年的一些变化,却并未撼动瑞士金融业对发展中国家非法所得的吸引力,瑞士银行仍是南方国家黑钱的首选藏匿地。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什么南方国家被排除在信息自动交换体制之外?

多米尼克·格罗斯:新标准是由经合组织拟定的,这个由富裕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的首要任务,是服务于富裕国家的利益。若信息自动交换制度是由联合国发起,那么肯定会大不一样。此外,许多非洲国家领导人并不想推动这方面的进展,因为他们自己都将钱转移和藏匿到国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对这些国家会造成哪些后果?

多米尼克·格罗斯:后果常常带有灾难性。以尼日利亚为例,该国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小批极其富有的个人。当这些资金流向北方,保证卫生、教育或基础建设等基本服务正常进行的资金就不得不全由发展援助来代替。

如果我们考虑一下来自南方国家的所有资金流动-腐败、洗钱、逃税,以及债务利息,我们会注意到,其数量远超过北方国家用于投资和发展援助的资金总额。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虽然一直存在行政互助,但针对发展中国家的这类援助常常很艰难。今年6月,联邦委员会放宽了被盗资料的处理办法-按照提交议会的项目,可在某些条件下使用这些资料。这算不算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多米尼克·格罗斯:这确实是一大进步,因为被盗资料往往是一个国家可以用来向瑞士提出互助请求的唯一依据。印度就是基于汇丰银行(HSBC)前电脑工程师埃尔威·法尔恰尼(Hervé Falciani)窃取的文件,提出了近千个这样的请求。然而只要这一法律修改还未生效,联邦政府就不能做出回应。遗憾的是,议会主管委员会于10月底决定,将这次修改推迟至明年。要想让情况出现改变,肯定得等经合组织再次施加压力。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么说在您看来,瑞士并非真心打算刹住非法资本入境,无论这些资本是源于腐败、各类不正当交易还是逃税,是这样吗?

多米尼克·格罗斯:在联邦委员会和金融业代表针对正当资金新战略的官方讲话之外,我们并未观察到思维方式的真正改变或发展新业务模式的政治意愿。立法角度未采取任何积极主动的行动,议会也只是在市场准入陷入危机时,才针对国际标准做出绝对最低限度的改进。

与此相矛盾的是,银行与经济界反而比议会更加进步。在被盗资料立法修改项目上,瑞士银行家联合会与瑞士经济联合会(economiesuisse)都支持联邦委员会的这个项目。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对此如何解释?

多米尼克·格罗斯:从近几届议会选举以来,议会出现明显右倾。各党派竞相许诺不会屈服于国外压力,将把保卫瑞士利益作为首要任务。

而在民众当中,我们也同样感受到,不断上演的金融丑闻-瑞士泄密(swissleaks)、巴拿马文件、更多瑞士泄密-令人们感到厌倦。在面对涉及透明度及全球不同地区间更平均主义经济关系的问题时,大众还未表现出非常开放的精神。 

洗钱风险骤升

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多语)局长马克·布兰森(Mark Branson)最近表示:“涉嫌洗钱举报案件的数量出现大幅增长。”在他看来,这是银行业对此类问题提高关注的迹象。

布兰森还强调,“财富管理-我国银行业务最重要的部分-目前正经历一场模式的转变”。过去银行保密法吸引到很多出于经济原因而来的邻国中产阶级人士,但既然这种形式不再存在,瑞士财富管理就只好转向来自更遥远国家的客户,这些国家常常是些新兴国家。“他们所持有财富的来源往往很难查明,”他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解释。

这是为什么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在今年4月呼吁各银行加大力度,举报可疑的客户与交易。在接受《晨报周日版》(Le Matin Dimanche)采访时,布兰森曾透露,有十几家银行已受到该局的注意。“这并不是说他们参与了洗钱,而是这些银行暴露于这种风险的可能性很大,”他最后指出。

您认为瑞士采取了足够的举措保证金融市场的透明吗?欢迎发表言论,请在下方留言。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