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好莱坞的3D艺术家


自学成才骄子的轨迹


作者:Benjamin Adler, 洛杉矶


伯尔尼人拉斐尔·迪克罗伊特(Raffael Dickreuter)2006年以3D艺术家身份移居洛杉矶,参与多个好莱坞超级大片的制作。他迅速窜红,却也遭遇神速解雇。如今,作为自由职业者,他继续日复一日地活出梦想。

“35年后,生活会是怎样?”这个问题泄露出一种意料之外的单纯。在好莱坞摸爬滚打了7年之后,拉斐尔·迪克罗伊特已脱去自我膨胀之地所特有的自负。“在这个地方,明天就是另外一天,你没法儿太过自信。稳定性不堪一击,比起在瑞士,这儿你更得靠自己。我学到的是,要保持谦逊、脚踏实地,”这位伯尔尼人吐露,脸上挂着平静而安祥的微笑:“现在,我不再以长远目光看待生活,而是一步一步应对一切。”

他在电脑特效方面自学成才,还是视效预览的专家。用他的话说,视效预览“就是用来为最难拍的镜头作准备”。这位近33岁的年轻人注视着前方,眼中带有激情,以及只有他的价值才能赋予他的自信。拉斐尔·迪克罗伊特,一位幸运、热情、精神焕发、好奇而满足的瑞侨,终日活在自己的好莱坞之梦中。

现在已是自由职业者的他,几乎忘了自己简历中的几行经历。“现在跟您谈话,让我记起了已经忘掉的一些事,”他开玩笑说。然而,好莱坞在向他打开贵宾席的大门之前,曾阴险地对他摆过架子。

“洛杉矶,这是我观看特效电影时诞生的年少梦想。无论做什么,我都要去!此外,最初我只想当个摄影师。19岁时我想来美国深造,可费用太昂贵,我没有条件。没人真心相信我的计划,我感觉到周围的人都抱着怀疑态度。那时候的确很难过,”他回忆道。如今他的履历表上已有8部超级大片,包括《绿巨人》(Hulk)、《钢铁侠》(Iron Man)和《终结者2018》(Terminator Salvation)等。

Raffael Dickreuter

我去了一家网站设计公司,就是在那时我学习了特效制作。我利用晚上的时间用自己的电脑自学,没有任何人帮我。

好似冲浪板的社交网络

“1年后为了能进苏黎世艺术学院(ZHdK),我需要参加实习。我在美国找了一圈,一个肯定答复也未得到,最后去了一家网站设计公司。就是在那时自学了电脑特效,晚上对着电脑自学,谁也没帮过我,”拉斐尔述说道。

他单枪匹马创办了XSIbase,“一个用来让特效艺术家与电脑图像师交流想法与对话的公共平台”。这个社交网络的鼻祖很快就改变了他的一生。“我天天为之努力的这个网站,成了我的跳板。我的一切都来自于它,也多亏了它,我才能来这儿。这个网站是我的冲浪板。当它开始壮大时,我自己会去采访业界权威,有时还会接受记者采访。网站用户也用它发布通知和回复招聘启示。”

XSIbase.com成了世界权威,直到2003年,当拉斐尔去加利福尼亚圣迪亚哥参加网络图形设计师年度研讨会Siggraph时,才体会到其影响力。“大家都认识我,人们都过来看我,一边说着‘啊,拉斐尔就是你啊!’不过那时我只不过是个学生,离好莱坞还远得很,”他强调。几个月后,他才算接近了自己的梦想目标-在他的实习请求经历50多次被拒之后,特效工作室像素解放前线(Pixel Liberation Front)同意接收他去实习。他终于可以去洛杉矶了!

《超人:钢铁之躯》(2013年)。这部不再內裤外穿的超人系列新篇,是拉斐尔·迪克罗伊特参与制作的另一部大片 (akg images/WB)

《超人:钢铁之躯》(2013年)。这部不再內裤外穿的超人系列新篇,是拉斐尔·迪克罗伊特参与制作的另一部大片

(akg images/WB)

30分钟神速解雇

“在8个月里,我品尝到了好莱坞梦和在这座魅力与染缸般城市里的生活。每天都有大事情。我在威尼斯海滩与人合租,有机会参与《超人归来》(Superman Returns)的制作。这简直不可思议!到2005年我必须回国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有回来的一天,”他回忆说。

Raffael Dickreuter

从孩提时起我就有3个梦想-参与一部大片的制作、加入一部《终结者》的摄制工作,以及跟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或者詹姆斯·卡梅隆合作。这些梦想都实现了。

在拿到文凭前,他再次联系了像素解放前线,想了解对方是否还愿意聘用自己,结果是愿意。“2006年我拿到签证,就又回来了。这次是永久性的。”

“从孩提时起我就有3个梦想-参与一部大片的制作、加入一部《终结者》的摄制工作,以及跟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或者詹姆斯·卡梅隆合作。这些梦想都已实现,”拉斐尔高兴地透露。现在他是自由职业者,还在担任兼职摄影师。事实上10个月前,他就可以自由支配时间,这是由于出乎意料地被解雇。“在完成《超人:钢铁之躯》(Man of Steel)后,我得以参与一部斯皮尔伯格影片的制作,对我来说那是了不得的成就。当时我对自己说‘好,你的梦想成真了’。可几个月后拍摄就被取消,几天后,他们只给了我30分钟时间整理东西、离开公司。”

拉斐尔两年前拿到了绿卡,现在利用难得的自由办起了自己的摄影社。前瑞士选美小姐娜汀·文岑丝(Nadine Vinzens)在为Adonia Organics的美容霜拍摄广告时,就曾作过他的模特。在全身心投入3D视效预览工作之余,他也会制作用于触屏的数码展示。“我希望更多与瑞士合作,更频繁地来往于瑞士与美国之间,”他以暗示的口气总结道。因为,即使在洛杉矶生活,他也拥有一颗瑞士心。

我眼中的瑞士及瑞士人

“一朝生活在洛杉矶,你才会明白瑞士到底有多棒,生活质量到底有多好!遗憾的是,瑞士人自己并未意识到,对此也不够重视。而我呢,从一个一切都完美运转、社会治安良好的平稳国度,到了一个两极分化的国度,这里的贫富差距很让人难受。”

拉斐尔·克罗伊特

1981年2月23日生于伯尔尼

2002年:创造XSIBase

2005年:参与电影《超人归来》的制作

2006年:为像素解放前线而迁至洛杉矶工作

2010年:创造虚拟摄像机系统示范(Virtual Camera System Demo),应用在电影《超人:钢铁之躯》和《绿灯侠》中

2013年:成为自由职业者,开办了自己的摄影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