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文化遗产


瑞士考古学家准备协助叙利亚战后重建


作者:Thomas Stephens


这张照片拍摄日期不详,伊斯兰国军方于2015年8月25日将其放在社交媒体上,向全世界展示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叙利亚巴尔夏明神庙(Temple of Baalshamin)的毁灭。照片底部的阿拉伯文为:“帕尔米拉城(Palmyra)的异教神庙巴尔夏明在爆炸中轰然倒下。” (Keystone)

这张照片拍摄日期不详,伊斯兰国军方于2015年8月25日将其放在社交媒体上,向全世界展示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叙利亚巴尔夏明神庙(Temple of Baalshamin)的毁灭。照片底部的阿拉伯文为:“帕尔米拉城(Palmyra)的异教神庙巴尔夏明在爆炸中轰然倒下。”

(Keystone)

死亡和破坏仍然在叙利亚不断上演,和平似乎还遥遥无期。三位考古学家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了保护叙利亚文化遗产的重要性、瑞士培训相关工作人员的计划,以及瑞士作为“安全港”的独特地位。

当一位考古学家目睹拥有数千年历史的遗迹或文物毁于一旦时,他的脑海中会闪过什么样的念头?

“作为一名考古学家,我的悲痛难以言表。这对于我们的文化遗产来说,真是一个悲剧,”叙利亚阿勒颇大学(University of Aleppo)学者Mahamad Fakhro表示。他所在的大学位于受叙利亚内战影响最严重的城市。

TEDx

TED(技术、娱乐和设计)是一个口号为“传播思想,分享生活”(“Ideas Worth Spreading”)的全球性会议。会议形式通常是短小精悍,铿锵有力的演讲(18分钟以内)。

“TEDx项目”经TED免费授权,可以在世界各地自发计划和独立组织演讲。

“但是当我听说帕尔米拉的巴尔夏明神庙被毁或其他类似的消息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们怎样才能重建这些文物和古迹。我们是考古学家,不是政客或军人。我们的目标和工作就是保护文化遗产。”

这就是最近在伯尔尼举办的一次演讲活动的初衷。这次演讲的主讲人除了伯尔尼大学近东考古学专业博士后Mohammed Alkhalid Fakhro,还有瑞士ArchaeoConcept公司(多语)负责人Cynthia Dunning,该公司主要致力于给考古学家和文物管理者出谋划策。 

在这次TEDx演讲中,他们主要介绍了“叙利亚濒危遗产:国际研究倡议及合作”协会,简称“Shirin”(英)。该协会邀请各界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帮助政府部门及非政府组织寻求保存和维护叙利亚文化遗产的解决之道。Dunning是该协会的国际委员会的顾问之一。

TEDx演讲(英):

“我希望瑞士各州、各大学,甚至是私人公司的同仁们都能参与到这一重建未来的工作当中,帮助我们寻找培训相关工作人员的机会,”Dunning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多年以来,瑞士联邦文化局(Swiss Federal Culture Office)一直在保护文化财产转让(多语)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我们的‘安全港’非常特殊”,Dunning表示。她曾在1998年至2010年间担任伯尔尼州考古部门负责人。

“瑞士法律规定,瑞士政府可以把文物从战争国家带回瑞士。这在阿富汗已有先例:阿富汗的文物来到瑞士,并将一直在这里保存,直到阿富汗战争结束。其他的国家并没有类似的法律。这非常特别。”

瑞士提供照管服务,考古学家寄送文物,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却是困难重重。“叙利亚政府必须表示他们希望保护文物,并且必须向瑞士提出开辟‘安全港’的要求。但是情况并非如此,叙利亚政府没有这样的要求,”她说。

叙利亚战争

叙利亚的武装冲突于2011年3月开始,反政府抗议逐渐升级,最终演变成全面内战,交战各方包括忠于巴沙尔·阿萨德(Bahsar al-Assad)总统的政府军,反对其统治的武装力量,以及来自所谓“伊斯兰国”的圣战武装分子 。

根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提供的数据,叙利亚全国有800万人流离失所,450万人生活在被围困的城市以及难以联络的地区,450万难民生活在邻国及其他地区。

已有150万人在战争中受伤,25万人死亡。

Fakhro表示,他曾试图联系他在大马士革文物和博物馆理事会(directorate of antiquities and museum)工作的同事,提醒他们瑞士有“安全港”服务。但是,叙利亚法律不允许他们使用这种服务。

“这是完全禁止的。他们说如果有人真的这样做,就意味着政府无能,”Fakhro表示。

“我们询问在土耳其或约旦发现的叙利亚文物是否可以(带到瑞士保存),但是他们表示那也不行。这是政治。”

国际社会共同努力

Dunning认为,抹去一个国家的过去,意味着抹去其无可替代的回忆,“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加以阻止,让人们参与到对国家未来的重建之中,在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或者其他地方都是如此。”

这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因为就像Alkhalid说的那样,全世界都因文化遗产的毁坏而蒙受损失。“文化遗产属于我们所有人。这是一项全球性议题,而不仅仅是叙利亚的问题。我们都受到影响。”

照片拍摄于2010年,照片中帕尔米拉城古老的凯旋门已经于2015年10月被伊斯兰国炸毁。如今大部分石块还留在原地,人们计划用它们作为原材料重建这个古建筑。 (Keystone)

照片拍摄于2010年,照片中帕尔米拉城古老的凯旋门已经于2015年10月被伊斯兰国炸毁。如今大部分石块还留在原地,人们计划用它们作为原材料重建这个古建筑。

(Keystone)

“不仅仅是在帕尔米拉城,损坏文化遗产以及非法盗掘文物的行为在叙利亚全境都有发生,”Fakhro表示。他同时也是阿勒颇文物和博物馆理事会(英、阿)文物发掘部门的负责人。

“这就是问题所在。堆积地层或考古遗址一旦在非法盗掘过程中遭到破坏,重建工作就无法完成,文化遗产也就此湮灭。而且非法盗掘所得的文物,大多会在欧洲和世界各地被倒卖。”

“希望常在”

许多国家的政府机构及非政府组织都倡议保护文化遗产遗迹、登记损毁及被劫文物,防止失窃文物在国际艺术市场上倒买倒卖。

相较之下,针对培训战后重建所需人才的倡议则寥寥可数。博物馆需要重新修建和策展,文物需要修复,考古遗址上的地雷和其他战争遗迹需要清理,文化古迹需要重新开放以供参观。

Dunning表示,虽然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古迹遗址保护理事会(ICOMOS)和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这样的大型国际组织可以动用力量保护文化遗产,但是“它们有一个短板”。

“它们只能与政府交流合作,如果对方并不在政府中工作,或者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那么这些国际组织就无法提供合作。所以非政府组织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将来自政府和政府对立面的人团结起来,大家都是考古学家,所以可以一起工作。尽管他们可能宗教背景和政治观点不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互相交流。”

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我们只能保持乐观!”Alkhalid表示,“虽然我个人并不是那么乐观,但是希望常在。我们希望战争以及发生在叙利亚的悲剧可以尽快结束,然后我们可以在保护文化遗产方面做点事。”

Fakhro也很现实。“未来如何发展,现在很难估计,但是我们必须尽力准备战后重建和保护文化遗产所需的材料、团队等等。遗憾的是,直到现在前景依然黯淡,但是如果失去希望你就没有办法工作。”

当你见到中东地区古代神庙被毁的照片或听到相关消息时,你的反应如何?

Shirin

“Shirin”协会全称为“叙利亚濒危遗产:国际研究倡议及合作”(Syrian Heritage in Danger: an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itiative and Network),致力于号召全球研究古代近东地区考古、艺术和历史的学者开展合作。

该协会联合了相当一部分2011年之前在叙利亚工作的国际研究组织,意在为加强叙利亚文化遗产保护贡献其专业力量。

“Shirin”的主要目的是帮助政府机构及非政府组织保存和维护叙利亚的文化遗产(古迹、遗址及博物馆)。该协会会根据叙利亚同仁和官方的需要,响应他们的要求,尤其是在紧急时刻提供文化遗产保护措施,而不考虑他们所属的政治团体、宗教派别、种族群体。

伯尔尼大学考古科学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s)是瑞士唯一一家从事古代近东考古和哲学研究、并提供相关学术深造机会的研究机构。该研究所曾多次参与叙利亚、土耳其和土库曼斯坦等地的田野调查。

(来源:Shirin)


(翻译:樊华),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