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阿莱奇冰川的变迁


欧洲最长的冰川怎么了?


作者:Simon Bradley, 于阿莱奇冰川


从里德拉尔普(Riederalp)小镇上方的莫斯夫鲁(Moosfluh)峰巅远眺 (Simon Bradley/swissinfo.ch)

从里德拉尔普(Riederalp)小镇上方的莫斯夫鲁(Moosfluh)峰巅远眺

(Simon Bradley/swissinfo.ch)

一望无垠的阿莱奇冰川,正以前所未有的加速日渐消融,在本世纪末,就将消失殆尽。肉眼所能看到的冰面不断萎缩融化的部分,仅仅只是当地景致和动物巨大变化的一小部分。

从里德拉尔普(Riederalp)小镇上方的莫斯夫鲁(Moosfluh)峰巅远眺,眼前一览无余的全景会让你在惊叹之余窒息。一条灰白交织、身上带着明显裂纹的巨型冰蛇瞬时印入眼帘,似乎正从远处的阿尔卑斯山脉间蜿蜒盘旋而出。

而山峰之下,一对上了年纪的日本夫妇一边享用着他们带来的午餐,一边坐在阳台座椅上静静地享受着面前的自然奇观。“在过去17年里,我曾经三次来到这儿,每次它都看起来略有不同,”丈夫说:“现在它狭窄了许多,而且过去它可是要高得多。不过,它弯曲盘旋的形状还是那么漂亮。”

位于瑞士瓦莱州的阿莱奇冰川,因其蜿蜒逾23公里的长度,而成为欧洲境内最长的冰川。它的平均宽度达到1500米, 而最厚处则高达900米。

阿莱奇冰川以4000多米高的少女峰为源头,以每年200米的速度缓缓下行,迈着蹒跚的步履移步至山谷之间。然而近年来,它的行进速度却愈发缓慢了。

在2333米的高处,你根本听不到融冰嘀嗒滴落的声音。然而这些年来,日积月累的累积效应所带来的破坏性正日益清晰。

“在过去40年间,冰川的高度已经萎缩了近1300米,”阿莱奇自然保护中心(Pro Natura’s Aletsch Centre)主任罗德·阿尔布雷希特(Laudo Albrecht)解释说。这座中心目前坐落于阿莱奇地区的腹地,距离瑞士里德拉尔普小镇近一步之遥。“问题在于,阿莱奇冰川不仅仅是变矮了,它的厚度也缩减了近200米。”

今年,这座致力于自然环境保护、平均每年吸引1.7万名来访者驻足于此的中心,将会以展览的方式迎来40周年成立庆典,以期借此契机让人们更直观地看到当地环境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已经在这个中心工作了30年的阿尔布雷希特就是当地人,他生于斯、长于斯,一路见证了阿莱奇冰川的消融。“我感觉很糟糕。和我一样,阿莱奇冰川也属于整个地方。它就像一个我所熟知的老朋友,但现在,这位老友正慢慢与我道别,”他唏嘘地说道。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一切仍然会不如人愿地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倘若阿莱奇冰川一如既往地按照现有的速度消融,那么截至这个世纪末,它的表层面积将会从2010年的118平方公里骤减到35平方公里,届时冰川体积则只有1.7立方公里,比现在身形的十分之一还要小。为此,瑞士联邦环境局(BAFU)特地发出警示。

[A: 冰川表层面积;  V: 冰川体积,左侧蓝色刻度则表示冰川厚度]

“阿莱奇冰川可能会完全消失,”阿尔布雷希特说:“不仅如此,到这个世纪末,有可能瑞士其他所有冰川都会消融殆尽。阿莱奇冰川彻底不见这个预言,听上去就好像采尔马特地区从此没了马特洪峰。”

而当冰川日益融化时,在山谷间两大地质板块交会之处,小规模的山体滑坡塌方时有发生。此外,变幻不断的景致也给开发商和投资者们带来了不便。因此,通往莫斯夫鲁山巅的缆车,在开工动土之初就考虑到,在接下来的25年里,山体岩石会向西北方向整体水平位移11米,垂直下沉或上升9米。为此,该缆车项目采用了创新性设计以适应周遭美景的变化,并已于2015年12月通车运行。

阿莱奇冰川令人堪忧的前景还带来许多问题,譬如它是否会在消融过程中,最终分解为无数小型的山间湖泊?瑞士研究人员在2014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而随之而来的便是洪水肆虐和山体滑坡的潜在风险,尤其是对位于阿莱奇冰川正下方的新的湖区而言,危险更甚。

阿尔卑斯山区植物

由于气候变暖,未来的50到100年间,瑞士的气温将不可避免地上升3摄氏度。对阿尔卑斯山区的植物来说,研究人员认为,它们面临的不仅仅是高温的威胁,还有来自陌生物种的致命性竞争。

按照阿尔布雷希特所说,虽然目前人们还看不到什么显著的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变化还未发生,这是个日积月累、积少成多的过程。”

然而他也表示,这些年来,他亲眼见证了许多细微的征兆:“蝶角蛉这种昆虫,通常只能在瓦莱州既干燥又炙热的岩石间被找到。但昨天,我却在这儿看到了一只蝶角蛉。这或许是给我们一个信号,说明气温越来越高,因此它们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适宜生存的栖息地。”

虽说与气候变迁并无直接联系,但当地动物在行为方式上的诸多变化与异常,仍然令人心悸。

1976年,当阿莱奇自然保护中心刚刚落成的时候,鹿在当地还属罕见。40年过去了,目前,大约有200到250头鹿栖息在这片方圆400公顷的土地上,在阿尔布雷希特看来,它们已经成了个大麻烦。

“过去,成群的奶牛在这里闲庭漫步,吃着幼小的落叶松和松树苗。但如今,这儿有那么多的鹿,奶牛们早已没有立足之地,因为鹿群已经啃光了一切,” 阿尔布雷希特说。

第二个家和旅游业

40年前,乡村郊野目之所及,到处都漫步着牛群和羊群。随后,旅游业、滑雪缆车、别墅和度假屋平地而起,占据了那些动物的栖息地。

40年间,里德拉尔普镇上可容纳游客投宿的床铺数量由最初的2200人上升至6000人,足足增长了三倍之多。尽管如此,来此度假、停留住宿的游客却并没有那么多。截止2015年,过夜住宿的游客人次总计为261078次,仅有缓慢增长,且大多数人只在冬天才选择来此,而夏天这里则是一片寂静。尽管这个度假胜地设施完备,但超过一半的旅馆床铺都是无人问津的“冷被窝”,那些度假屋也大多空置。

“这些别墅的主人们每年会在这里待上5到6个星期,或者选择常常来自己的第二个家过周末。然而那些租不出去的度假屋才是个大问题,” 里德拉尔普镇的镇长彼得·阿尔布雷希特(Peter Albrecht)介绍说。

从理论上来说,继旨在限制人们修建第二套住房、备受争议的雷克斯·韦伯法律(Lex Weber law)付诸实施之后,要想在里德拉尔普镇建造新的房屋,无异于比登天还难。本打算用于施工的40公顷建筑用地,目前仍然尚未动工,计划将来会将其转变为农业用地或游客活动区。如今,里德拉尔普镇11%的居民以农耕为生,86%的人则以旅游业为主要收入来源。

官方承认,对当地居民来说,当前最大的问题并非对游客缺乏吸引力,而在于如何让更多外来人员定居于里德拉尔普镇,并阻止当地人口的流失。

您觉得百年后瑞士会因为气候变暖发生何种变化? 请给我们留言。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张樱), 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