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Daniel Koch其人 瑞士“病毒先生”:英雄还是“狗熊”?

如果说瑞士德语媒体对Daniel Koch不乏称赞的话,瑞士法语和意大利语区对他的工作则有颇多微词。

(Keystone / Anthony Anex)

新冠病毒令他一夜成名。病毒来袭之前,没人知道他是谁;现在,全瑞士人都认得他的面孔。“病毒先生”Daniel Koch-瑞士联邦卫生局流行病办公室负责人-可谓是瑞士抗击新冠病毒战役的标志人物。疫情暴发以来,他频频出现在媒体中,不厌其烦地向公众阐述政府的防疫策略。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Daniel Koch已然成为所有居家隔离者和外界沟通的纽带以及媒体青睐的对话者。公众天天通过他声音,了解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急剧增长。他的声线永远平静和缓,哪怕是在他不得不承认“疫情非常严峻”的时候。媒体欣赏他的镇静平和。“他像静修大师一样,成功地让集体脉搏每分钟降低了几下,达到了可以承受的、更加健康的水平,”《伯尔尼报》(Berner Zeitung)写道。

“我经历过很多可怕的事情”

Daniel Koch的职业成就了他处乱不惊的性格。“我经历过很多可怕的事情,”这位64岁的医生说。他来自上瓦莱地区,在伯尔尼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任职15年之久,负责医疗协调工作。

这一经历让他近距离接触过人类的残酷。尤其是在1991-2002年塞拉利昂10年内战期间。“那是一场尤为残酷的战争,人们的双手被割掉,童兵成为牺牲品,”他回忆道。此外,Daniel Koch还参与救治过乌干达的战争受害者;1994年,见证过卢旺达大屠杀。

Daniel Koch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出任医疗协调员时的工作照。

(SRF/Screenshot)

在当下的公共健康危机期间,Koch和他的7人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他无暇继续自己的爱好“狗拉人跑”(canicross),他的两只狗也已寄养出去。当公众对他憔悴苍白的样子表示担心时,这位有两个女儿、新近成为外公的纤瘦先生说:“我睡得好,吃得好,我向来都很瘦。”

褒贬不一

尽管如此,“病毒先生”肩上毫无疑问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如果说瑞士德语媒体对他不乏赞誉的话,瑞士法语和意大利语区对政府和联邦卫生局的防疫计划则有颇多微词。

和法国和奥地利以及疫情曲线发展迅速的意大利、西班牙等邻国不同,瑞士政府没有强令禁足,而是把“赌注”压在瑞士民众的公民意识和个人责任感上。在瑞士法语区,呼吁实施全面禁足令的呼声越来越高,甚至有公民发起了请愿书。

在国外,瑞士的防疫政策也引起了批评。法国上萨瓦省参议员Loïc Hervé就曾陈请法国外交部长,要求其紧急联络瑞士当局。这位议员认为瑞士的不力政策会波及到相关地区许多法国跨境工作者的安危。“如果国境的另一边执意于松懈的防疫政策,我们这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是徒劳无功,”Hervé向媒体表示。

“我们这里不是中国”

各国政府防疫措施的不同显示出文化上的差异:瑞士拉丁语(法语、意大利语)地区的居民倾向于全面禁闭,但德语区居民则尊重现行规则。“日耳曼文化认为是个人责任感在带动集体责任感。这同南方文化的‘命令应该从上而下传达’的观念不同,”历史学家Olivier Meuwly在法语区《时报》(Le Temps)上分析道。

>> Daniel Koch在瑞士法语电视台捍卫政府防疫政策的讲话 (RTS)

RTS

Daniel Koch是站在最前沿捍卫政府策略的那个人。“我们可能会进一步收紧措施,但目的不是全面禁闭。” 他深信瑞士人的理性和守纪:“我们采取的措施必须与我们的文化、社会习俗和民主传统相适应。我们这里不是中国,我们也无意搞极权主义。”

根据3月24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瑞士民众对“病毒先生”的工作是信服的。63%的瑞士人对危机时期的政府表达了信任之情。4月13日就年满65岁,眼看进入退休年龄的Daniel Koch能够圆满完成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任务吗?现在看来,他的退休生活可能需要延后一段时日了。

疫情时期,Daniel Koch一半的工作时间都在用来回答媒体访问上了。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