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性取向者的生活和故事

追古察今 瑞士针对同性恋者的“改造疗法”

即使是在今天的瑞士,同性恋者仍在被迫接受改造疗法,以改变他们的性取向。

双性人 男孩还是女孩?为了表格上的性别栏将孩子推上手术台

全世界每时每刻都有1-2%的双性新生儿降临于世,随后等待他们的通常是一场充满纷扰痛苦却要缄默不语的囚禁人生。直到Floriane Devigne的纪录片《不是夏娃,不是亚当-双性人的故事》给予了这群人发声的机会。 瑞士法语区导演Floriane ...

家庭法的现代化 有一种新关系叫“轻度婚姻关系”

除了婚姻和注册伴侣关系以外,瑞士还需要对其他共同生活的形式立法吗?这个问题引起了政界和社会的关注,然而讨论大多是围绕其象征性的论据而展开。那么从纯司法角度呢?让我们听听与法学教授Anatol Dutta的对话。 ...

变性人在瑞士 “我不想死的时候还是个男人”

自杀,还是按照自己的定位当个女人?这是一个两难选择,而Stefanie Stalder必须做出抉择。这位瑞士卢塞恩州的农民是位变性人。她最后选择了生,并且在一年多前进行了性别调整。在48岁的时候,她终于感受到了自由。 ...

瑞士“第三性” 谁说不是男人就得是女人?!

男人还是女人?Milusch不愿做这道二选一,ta更愿意说自己“在中间”。这位苏黎世人觉得,德国确认“第三性”的政策力度还不够,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在身份证件上取消“性别”一栏。

显示更多

权力和需求

摄影 被镜头解放的科索沃同性恋者

在科索沃,同性恋者常常被迫躲躲藏藏。但他们也很难在瑞士的阿尔巴尼亚侨民中生存。来自科索沃的瑞士摄影师皮埃尔·卡斯特里奥·贾沙里想给他们一些发言权。

攝影 被鏡頭解放的科索沃同性戀者

在科索沃,同性戀者常常被迫躲躲藏藏。他們也很難在瑞士的阿爾巴尼亞僑民中生存。來自科索沃的瑞士攝影師皮埃爾·卡斯特里奧·賈沙裡想給他們一些發言權。

同性双亲 “我不能和我爱的女人一起当妈妈”

在瑞士,一位同性恋者若想为人父母,就必须踏上一条布满荆棘的路。除了政策空白和繁冗的手续之外,瑞士法律并没有保障同性恋人士的平等待遇。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彩虹群体将寄希望于“人人有权结婚”议案,瑞士新组议会将对此议案进行审议。

同性雙親 “我不能和我愛的女人一起當媽媽”

在瑞士,一位同性戀者若想為人父母,就必須踏上一條佈滿荊棘的路。除了政策空白和繁冗的手續之外,瑞士法律並沒有保障同性戀人士的平等待遇。為了改變這一現狀,彩虹團體將寄希望於“人人皆有婚姻權利”(Mariage civil pour tous)議案,瑞士新組議會將對此議案進行審議。

瑞士新法 在瑞士歧视同性恋将受到法律制裁

瑞士国民院于本周一表决,同意扩大反对种族歧视的刑法规范,将因性取向而产生的歧视也纳入其中。但间性人和变性人的境遇并未因此而改变。 同法国、奥地利、荷兰和丹麦一样,瑞士也将动用刑法制裁歧视同性恋行为。继上周联邦院通过由社会民主党(SP)国民院议员Mathias ...

显示更多

该主题相关内容

以下内容为该主题相关内容

该主题内容

幻灯音频

性别 变性人:乌力变成了妮娜

不久前,城市规划师妮娜(Nina Stieger)将他在户籍登记册的性别改成了女。54年来,她的名字一直是乌力(Ueli)。经过一段漫长的历程,在积累了无数被歧视的“经验”之后,她的梦想成为了现实。 ...

变性人 在职场举步维艰的变性人

告诉同事你是一位变性者,对任何人来说都并非易事。你本想通过吐露秘密而获得理解、拉近同事关系,结果却往往偏离初衷,让他们离你越来越远,最终让你失去工作。Sharon就曾亲历过那种梦魇,如今她希望帮助其他变性人摆脱职场歧视。(Jo Fahy,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同性恋摄影 伊朗没有同性恋!

虽然很多西方国家已允许同性恋者结婚,但同性恋者在13个国家里仍可能面对死刑,其中就包括伊朗。伊瑞摄影师劳伦丝·拉斯提(Laurence Rasti)专程走访土耳其代尼兹利,去结识那些为了活出自己的爱而选择逃离祖国的伊朗同性恋难民。

显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