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瑞士

你眼中的瑞士是什么样的?世界花园、和平中立、富贾云集?还是代表着精密手表、甜美巧克力?也许你邂逅过瑞士人?有过别爱苏黎世的伤感?在这里,与您一起分享《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的精彩故事。

该主题内容

天地晖映契阔情

去墓地整理灵柩的那个黄昏,暮秋的夕阳在村里的路上洒下一片金黄的光影。教堂旁的公墓格外的宁静,只有几只游散的乌鸦,藏在墓碑的花丛间,把落日叫得绵长。 在婆婆推开停尸间房门的时候,我看到公公失去生命的身体。他全身冰冷僵硬,头发花白稀疏。 ...

爱润眼里的瑞士

爱润是一个在瑞士生活的拿着瑞士护照的中国人。当人们问她是不是瑞士人的时候,她总是说她是瑞士公民,但是中国人。这倒不是她有多矫情,只是她觉得护照无外乎是个身份的证明,她身上流淌的中国血液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

阿尔卑斯的漂流瓶

在牵起瑞士版图东南西北的四条河流中,茵河(Inn)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它从阿尔卑斯山出发,独自向东,在瑞士东南边陲切出一个被称作“茵河花园”的秀美峡谷:恩嘎丁。 恩嘎丁有点像云南的独龙江大峡谷,处地偏远,风光出尘,传统封存如新,仿佛古代扔进时光之河的一个漂流瓶。 ...

瑞士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刚结束了在瑞士两年的工作生活回到北京,就着征文的机会谈谈我对瑞士的几点认识吧,虽说是一孔之见,免不了以偏概全,但这些却是我两年来真实感受到的印象。 (一) 瑞士是个碧水蓝天很“贫”的地方 我特意用个“贫”字来形容瑞士的生 ...

我在人间遇到天使

有人说如果有天堂的话,瑞士就是天堂的入口;我还想说如果有上帝的话,我在瑞士遇到了天使。 02年秋在瑞士洛桑作访问学者,有幸结识了yvonne.k.wood夫人。受朋友之邀,也是想体验一下这里的民间生活,与她同去参加过一次教 ...

酸甜苦辣的奶酪

我的家从东方搬到了西方,思想也就随着行李晃荡起来。 瑞士的这个家算是我的家么?这个简单的问题到现在还是充满了复杂的答案,又不由自主的总体出来,自己难为自己,试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服自己,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自欺欺人这个答案最简单,自己的行李在哪里,家就算在那里。 ...

我和瑞士,剪不断的情缘

谈及瑞士,我便激动起来。 我的父母年轻时曾在瑞士工作和生活过,我就在瑞士莱茵河畔、美丽的莱茵镇(作者注:Rheinfeld)呱呱坠地。为此,父母在我的名字中镶嵌了一个“瑞”字,以表纪念。 我极其热爱我的名字,源于对出生地瑞士深深的爱。 ...

瑞士:美丽,宁静

一个人的认识总会有局限性,特别是在走马观花的情况下。儿子经常批评我看到一点儿就好下结论。因此,下面我所谈的,只能是一点儿个人感受。 我深知,同一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体悟和认知。所以,我的这些看似‘结论’的东西,其实只是‘一孔’之见而已,当不得真的。 ...

寻找瑞士之美的精髓

两年前赴欧洲旅行,一天之中有6-8个小时是在大巴上度过,所幸6月的欧洲日照时间长达16个小时,仍有剩余时间游览景点。 尽管欧洲高速公路路况很好,但坐在车里毕竟也容易疲劳,于是有些旅友们都打起磕睡来,有的干脆躺在空余的座位上。 ...

我眼中的瑞士

我眼中的瑞士 竟是戴在小青工手腕上的 一块21钻的浪琴表 上世纪70年代初 他花了半年的薪水从华侨商店购得 如数家珍的向我显耀 从此,我知道了它的精美和名贵 我眼中的瑞士 是休闲旅游度假的好去处 乘坐火车缆车游艇旅行 穿梭在繁忙与休闲共存的城市乡村 游弋于风景如画的湖光山色 别有一番天地 ...

吃吃喝喝在瑞士

说吃在瑞士,大家想到的一定是巧克力和奶酪。那就从这两样东西说起。巧克力最初并不是瑞士发明的,但是把牛奶混进巧克力做成牛奶巧克力确实是瑞士人的奇思异想。 时至今日,瑞士的巧克力品种不计其数,除了各种配比的黑巧克力,牛奶巧克力之外,混进各种坚果的,各种水果干的,含有各种酒精的…… ...

这是一个感受文明的地方

早在1997年,就毅然决然地把正在北京读髙中的女儿送到了瑞士。那时,我对瑞士的了解非常有限,像全世界所知道的一样,无非是:湖光山色,蓝天白云,是旅游圣地外加精美的手表和巧克力。 可以说,让孩子到那里去读书,是作父母再三考虑 ...

给父亲的交待

瑞士,对于我,不只是第二故乡。这片土地,承载了我青春年代的太多悲喜;见证了我的成长。这个小小的国家,大度的包容了许多不同人种、文化、语言……如果说,我的祖国养育了我;那么,瑞士,培育了我。在这里,我学会独立;学会生活;学会思考。 十年前改变了我的故事 (一) ...

纷飞的童话的天堂

如果说上帝真的创造了天堂,那么我要毫不犹豫地说:瑞士一定就是这个天堂!它拥有的不只是如画般的美丽景色,还有那人性的光辉照亮了我内心的每个角落。 仅仅是透过车窗去看瑞士的景色,我就已经被感染。这里的山,高低起伏,依次排开;它 ...

瑞士电车奇遇记

来瑞士定居刚刚两个多月的我,在电车上邂逅了一个曾经在上海生活过的瑞士女人,这里讲述的就是发生在我们之间的真实的故事。 2008年6月26日,很普通的一天,但在瑞士电车上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 下午3点多,我带着女儿像往常一样乘坐11路电车从市中心返回。 ...

显示更多

该主题相关内容

以下内容为该主题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