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大麻在瑞士的故事
载入中
制作

大麻的药效

大麻:禁药何以得“解放”

Luigi Jorio / Thomas Kern / Carlo Pisani

大麻是“一种很有价值的药物”。英国医生Sir John Russell Reynolds于1890年在一篇论文(英)中这样单纯但谨慎地赞誉这种来自印度的植物的药物属性。所以,他把它制成天然酊剂献给尊贵的客人-维多利亚女王。一个世纪之后,大麻因其含精神活性成分,而成为禁品。对有些人来说,大麻是一种有害而危险的毒品;对另一些人来说,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药品,用于治疗某些严重病症,例如慢性疼痛等。越来越多的医生开始在瑞士启用大麻合成药物,或内含精神活性物质四氢大麻酚(THC)的药品。而大麻的“复兴”与4位先锋的生活经历密不可分,听听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读者讲述他们的故事:一位生产者、一位药剂师、一位医生和一位患者,他们的话阐明了大麻的疗效,以及大麻作为一种具有争议的药用植物的适用边界。

穿白大褂的生产者

“我们是在瑞士东部,离博登湖不远。知道这些就足够了……”Markus Lüdi并不想隐瞒什么,也不惧怕警察。不过,他还是希望一切都谨慎一些。他的那些印度大麻,最高可以长到2米,可能会吸引一些人的注意。这位对植物学充满热情的化学家,可不想招引来什么盗贼。

那些热衷于吸大麻烟卷儿的人,可能会动什么歪念头,他说:“那他们就要失望了”。这些植物只含5%的THC(四氢大麻酚,大麻中一种具有精神活性效果的物质),“这浓度可不够嗨(high)的”,Markus Lüdi在他的户外种植园内接待了我们。

Markus Lüdi (swissinfo.ch)

我们在一个研究植物原料的基地上,这里离主干道并不远,而且就在度假营地通往湖畔的路边。Markus Lüdi在玉米和土豆之间租用了一小块农用地,种上了大麻。他说他早就想在户外种点东西,不用农药和化肥。

我们越过一段铁丝网篱笆,在塑料大棚的下面,种植着200株已进入成熟期的大麻。Markus Lüdi穿着白大褂,带着乳胶手套,已经为一年一度的收获大麻,做好了准备。

大麻开花了!

对伯尔尼的化学家、大麻生产者Markus Lüdi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经过数月的等待,终于可以把大麻的花朵摘下来,并从中提取、制造药物了。

«THC是一种可以用于药物的分子,但它也是一种麻醉品。CBD的正确含量则可以减少大麻的精神活性作用。»

化学家Markus Lüdi

这些植物是经过漫长的精心选择的,Markus Lüdi解释说。重要的并不是它们的THC含量,而是它们与另一种大麻的活性物质大麻二酚(Cannabidiol,CBD)的关系,Lüdi强调说:“THC是一种可以用于药物的分子,但它也是一种麻醉品。CBD的正确含量则可以减少大麻的精神活性作用”。

“所有人都说,这干不成,”当他决定种下这违禁品的时候,反响并不好。那是90年代末,然而这位伯尔尼的化学家,正是受雇于一家生产植物精华的公司,这家公司相信,大麻具有治疗价值及经济潜力。

那时掀起了小小的“大麻潮”,因为大麻的药用价值受到了重视,他说:“我猜,法律很快就作出了更改。我也因此而等待了十几年。”2008年,当瑞士公民决定大麻可以用于药物时,转机来了。但直到2011年新法付诸实施,Markus Lüdi才成为唯一一位在瑞士拥有种植大麻许可的人,并获许出售大麻酊剂。

法律怎么说?

瑞士法律禁止种植、消费和买卖四氢大麻酚(THC)含量超过1%的大麻。超过这一比例的大麻被认为是麻醉品,无论用于何种用途都需要特殊许可。

2008年,瑞士选民以63%的比例否决了将大麻合法化的倡议。但同时,又通过了联邦新的麻醉品和精神药物法(德、法、意)。该法允许在控制与限制的前提下,将大麻用于医药治疗(之前只允许用于研究)。

瑞士政府和大部分国民院议员都认为,作为试点项目,可以对允许大麻作为药物元素的可行性进行检验。

药用大麻在不同的欧洲国家(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英国),以及拉丁美洲和美国的23个州是合法的,或得到宽容。可在大多数亚洲和非洲国家,这却是非法的。

下午,种植大麻的成果送来了,Markus Lüdi很满意:仓库里已经有了1.5公担(瑞士计量单位:100公斤)的大麻(Marihuana)。刺鼻的大麻气味充斥在空气中,衣服上也留下了这种味道。经过干燥的大麻将被送到伯尔尼Burgdorf  的实验室中进行萃取。“这个过程就简单了”,这位化学家说:“在家里就能做”。

大麻酊剂

化学家Markus Lüdi是在瑞士生产含有大麻要素的自然酊剂的第一人。在他位于伯尔尼州Burgdorf的实验室中,大麻叶在这里“变身”为液体药剂。

大麻含有5%的THC(Tetrahydrocannabinol,四氢大麻酚),这是大麻中的一种神经活性物质,起一定医疗作用。
将花序从叶子和枝干上摘下来, 这是一个费时费力还必须小心翼翼的工作,要手工完成。
这道工序完成后,150公斤的大麻收成,最后就只剩1/4了。
这40公斤被撕碎的大麻叶保存在冷藏室中。
大麻叶被泡在70度的酒精溶液中。
为了萃取THC和其他大麻醇,溶液要在常温中保存半个小时以上,之后才能进行过滤。
这要重复2-3遍。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每毫升含10毫克THC的溶剂。
在这位化学家手中,40公斤的大麻叶变成了120升的酊剂。
生产过程的每一步都是标准化的,所有数据都被记录下来。
大麻酊剂将要在药店出售。

Markus Lüdi拥有瑞士卫生部颁发的豁免许可证。所有用于萃取大麻的设备,都要满足安全条例,而所获得的成品,要经过严格检验。这是对的,这位化学家确信。但当他想到其中的种种官僚作风时,又不由地摇了摇头。无论是迁入大麻母株、建造新的园地,还是收获后清除植物残渣,每个生产阶段都要打报告、递申请,他抱怨道。

这样的制度是正确的,也让他免于竞争,如果其他人想做同样事情的话。他“出于理想主义”首先种上了大麻,“这是一种可以减轻许多严重病痛的植物”。如今年逾六旬的他希望可以收回投资,到了2015年他才能够仅凭大麻糊口。到底能挣多少呢?“每年几十万瑞郎吧,”他不情愿地说,然后赶紧补充道:“光靠大麻可不够这个数”。

大麻药师

«其他的药都不太管用了,患者就会来找我。»

药剂师Manfred Fankhauser

小小的自行车棚又热闹起来。和每天下午一样,Manfred Fankhauser和助手们正在准备邮寄包裹,邮局马上就要关门,可不能浪费时间。

架子上挤挤挨埃地垒着盒子,里面都是大麻药物。24个盒子将送往居住在瑞士各地的24位患者。这些药都含有THC,也就是Dronabinol(屈大麻酚药物),这是Manfred Fankhauser直接从位于伯尔尼州Emmental的Langnau的药店(德)订的。此外还有天然的酊剂,都是Markus Lüdi的生意伙伴提供的。

大麻可以帮助化疗患者克服眩晕和恶心等症状,还可以唤起艾滋病患者的食欲,减少多发性硬化症的痉挛,这位药剂师解释说:“其他的药都不太管用了,患者就会来找我”。

“2007年我开始提供大麻药物的时候,只有5名患者。如今近600名。”需求太大,Manfred Fankhauser不得不雇用了一位年轻女性专门接电话。他把自家房屋底层本来放自行车的地方,改造成了“大麻办公室”,并配上了警报装置。而装有纯THC的安瓿,则被锁在了保险箱里。

Manfred Fankhauser (swissinfo.ch)

大麻海报:1942年大麻消费题材电影海报 (swissinfo.ch)

大麻海报:1942年大麻消费题材电影海报

Manfred Fankhauser,今年52岁,是瑞士重新将大麻带到药店的第一人。“大麻(学名:Cannabis sativa)具有药用价值,这早在1000年前就为人所知了,”目前还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讲授药学史(德)的Fankhauser说。

“1850-1950年间,在瑞士和其他工业国家,至少存在着上百种的大麻药物,”他说。

二战后大麻原料很难获得,因为这是在印度种植的;而且有大量更稳定、更有效的化学性药物上市;大麻(Marihuana)的声誉却越来越差,所以60年代出台了一项国际禁令(德、法、意),终结了大麻的“医药史”。

Manfred Fankhauser回忆说,“瑞士法律规定,禁止将大麻用作医疗用途”。“其实,准确地说,瑞士从来不曾颁布针对合成大麻素(Cannabinoide)的禁令”。幸好如此,他才能于2007年获得自德国进口由柠檬皮提取的THC的许可。

可是Manfred Fankhauser,这个农民的儿子,却希望能够淋漓尽致地发挥这种独一无二的植物的潜力。他梦想着有一种可以在全瑞士提取的自然精华,就像维多利亚时代的大麻酊剂一样。“与屈大麻酚(Dronabinol)不同,酊剂不仅含有THC,还含有大麻中的所有有效成分,”他强调说。

与Markus Lüdi相识,还有2011年7月新的麻醉品法付诸实施,这让Fankhauser的事业获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

Manfred Fankhauser (swissinfo.ch)

自此,他在瑞士被冠以“大麻药剂师”之称,他笑着说。输往全瑞士的大部分大麻药物,就是在他位于Langnau的药店-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村级药店里,包好送走的。

他是一切从患者出发的:“听听那些病人的话,你就会知道他们在受什么样的罪”。

Manfred Fankhauser此言不虚,大麻已经成为他的重要收入来源,为他营业额的20%做着贡献。

不过这位药剂师也承认,大麻的价格过高。“这是供需关系引起的:大麻依然是种夹缝产品”。夹缝产品,却供不应求:来自瑞士和国外的竞争对手在增多,市场上也新药频出,从口腔喷剂到大麻油,层出不穷。

要想拿大麻制药,可不是件容易事,他强调说。首先实验分析和产品的质量、稳定性鉴定就花费不少,还有THC的价格,这是生产屈大麻酚的必需品:1700瑞郎一克,价格不菲。还有每个季度都要申请更新执照的行政费用,此外,大麻的不良声誉,都会造成很大阻力。

Manfred Fankhauser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绝对不能犯错,既不能配错剂量,也不能送错人。跟在他身后督促的是州立药房,因为它要面对当地政界和卫生系统对于大麻用途的定期质询。不过一个巨大困难依然还在,Fankhauser遗憾地说:我们很难打破大麻是一种毒品的禁忌,在业余消遣和医用范畴之间,还需要设立明确的界限。

一位能减轻病痛的医生

瓦莱州Crans-Montana伯尔尼诊所(德、法)神经病学主治医师Claude Vaney确信:“大麻是一种药物。与吗啡不同,大麻并不会引起药物依赖,而且不会致死”。服食过量安眠药会导致死亡,但是过量大麻却不会。

20多年前,因为一位患者,他和大麻有了最初的接触。“他和我说,他在抽一种减轻疼痛的大麻烟卷”,Vaney回忆道。这唤起了他的好奇之心,而且联邦付钱,让这位医生研究大麻针对多发性硬化症的疗效(以胶囊服药的形式)。“客观、可以检测的痉挛并未发生什么变化,但是主观的有所改善:患者感觉不错,而且晚上的睡眠更好,”Claude Vaney说。

Claude Vaney (swissinfo.ch)

«大麻只能减轻疼痛,不能治愈疾病»

神经科医生Claude Vaney

并非只有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会求医于这位63岁的神经科医生。瑞士有8000位患有这种难以治愈疾病的患者。另外还有患脊髓损伤(交通意外或跌倒后)、纤维肌痛或严重偏头痛的人。“我建议他们从小剂量开始,在有旁人在的时候服用,看看效果如何。有一点我必须坚持:“大麻只能减轻疼痛,不能治愈疾病”。

这位生于洛桑的医生并不想“神化”大麻,大麻也并非万能药。以他的经验看,大约30-40%的病例可以收到良好反馈。“大麻还有潜力”,他强调说。随着对THC的受体了解更多,知道更多大麻素对人体的影响,可能会发现大麻更多的医疗潜力,Vaney这样认为。

Rudolf Brenneisen教授积累了30年与影响精神类植物和大麻活性物质打交道的经验。作为瑞士药用大麻素工作小组(英、德、法)的组长,曾为联合国国际药物检验项目做过顾问,他确信,这类植物能够提供给人类的还有很多,“我从未见过有这么多潜力的,”他断言。

«我们有很优秀的科学出版物可以证明,大麻对某几项症状具有疗效,这已毫无疑问。» 

瑞士医务联盟FMH中央执委会委员Gert Printzen

同生产者和药剂师一样,医生Claude Vaney也需要向卫生部申请许可。从法律的角度看,给病人开大麻处方,医生要负全责。

如今开大麻处方的医生变得更多了,2015年的头5个月就有350名,2014年的头5个月才有250位,然而这依然只是“少数”,瑞士医务联盟(德、法、意)中央执委会委员Gert Printzen确认说。大麻对某几项症状具有疗效,这已毫无疑问,我们有很优秀的科学出版物可以证明,在写给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回复中,他这样写到。

然而公共舆论和政界对此采取的还是谨慎态度,Claude Vaney观察到。谁要是谈到大麻还具有医药功能,那么这马上就会被当作政治筹码。毒品和药物必须严格地区别开来,Vaney希望如此。

 (swissinfo.ch)

对政治家、国民院议员(瑞士人民党)Andrea Geissbühler(多语)来说,这一区分并不很明显。“大麻始终是一种毒品,被滥用的几率很大。征收一般的医药税,可能是合法化的第一步,”这位政治家表示。

这是一种具有治疗效果的物质,值得进一步研究,医生Claude Vaney依然坚持己见。患者们寻求的并不是精神上的刺激,而只是减轻病痛和获得幸福感,他对此确信不疑。

患者和不可或缺的小瓶子

Monika Koella浑身上下,到处都疼,背、脖子、关节,还有小腹。肠子,缺了一截,皮肤下埋着神经刺激器,不断地发出脉冲电流,刺激大脑。尽管经历过近40次外科手术、进行过难以数计的检查,但这位58岁的女性,始终不知道自己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医生们没法给她诊断,在伯尔尼的一间公寓里,她讲到。她只知道一点:30多年来,慢性疼痛如影随形。

Monika无聊而又劳累的一天

Monika Koella,58岁,罹患慢性疼痛症几十年。疼痛彻底改变了她的日常生活、她的人生。为了更好的理解,这是一种怎样难以治愈的病症,我们陪伴了她几个小时。

出门遛狗,这是Monika Koella一天当中唯一的户外活动。
尽管自2012年开始,Monika Koella开始服用一种含有大麻成分的药物Dronabinol,但平日里她还是要依赖各种各样的药物。
一切都是从背痛、关节痛开始的,Monika Koella回忆道。
Monika Koella:当我还工作的时候,往往是被救护车送回家,而不是公共汽车。
她的先生Roland不得不担负起大部分的家务劳动。
烹饪对Monika Koella来说也经常是太过劳累了。
一天中的许多时光,Monika Koella都是和小狗一起躺在床上。
在病退之前,Monika Koella曾是银行职员。
Monika Koella:“背痛可能是许久前的一次车祸引起的;关节炎估计是从我妈妈那里遗传来的;胃病可能是因为我必须吃的这些药的副作用”。
Monika Koella:“医生对我说,我的脖子得了颈椎关节炎,像个80岁的老太太,而那时我只有40岁。”
过往的记忆。
Monika Koella:“我这一天真挺累的”。

«大麻最终将重新进入药店,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药理学教授Rudolf Brenneisen

每日12滴,到晚上往往察觉不够。Monika Koella希望可以提升剂量,不是为了增加疗效,而是为了在白天能够更好地分配这些药滴,这样才能让血液中的THC始终保持一定数量。

但每滴药都是宝贵的。她的小瓶子,将将够2个月用的,就要900瑞郎。保险公司暂时支付了这笔费用,但是她担心,保险公司有一天会让她退钱,因为他们有权这样做。

大概一半的申请,都会得到保险公司的给付,卫生部这样说。国民院议员、自由绿党的Margrit Kessler认为,这还远远不够。这位瑞士患者保护基金会(德、法、意)主席认为,应为天然大麻药物设立自动、简便的审批程序。她在动议动机(德、法、意)中写道,申请程序太复杂,而且大麻药物的价格太高。在现今的体系下,她相信有不少病痛患者非法服用大麻,以减轻疼痛。6月初,她的动议受到了国民院大部分议员的支持,政府的研究报告也有积极回应:“如何使用大麻叶应该从科学、技术和法律的角度进行解释”。

如今Monika Koella小心翼翼地使用着自己的大麻药水。有时就连屈大麻酚也毫无效果。但对她来说,活着却没有“神仙水”是不可思议的。“它把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又召唤回来了,”她强调说。

大麻被称作是“21世纪的阿斯匹林”,这有些过了,Manfred Fankhauser认为:“所有的症状,都可以找到其他的有效‘解药’”。这位药剂师希望,患者可以及时地获得大麻药物,而不要把它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

大麻最终将重新进入药店,这只是个时间问题,Rudolf Brenneisen教授对此深信不疑。“看看在美国各州和乌拉圭都发生了些什么”。医学博士Claude Vaney对此也很乐观,相信在5-10年内大麻的医疗使用在瑞士将会铺展开来。“医用大麻的自由化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大帮助”。

作者

Luigi Jorio

(转译:宋婷)

Thomas Kern

视频

Carlo Pisani

制作

Duc-Quang Nguyen
Giuseppe Ciliberto
Florian Gilgen
Devaprakash Giretheren
Filipa Cordeiro


@swissinfo.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