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尼古拉斯·穆勒
载入中
制作

商业计划

在一个迎头赶上的国家里取得领先

文:Susan Misicka,图:Daniele Mattioli


“金丝笼”其实是一种奢侈-它的“栏杆”既是跳板,也是帮助有雄心的人舒展双翼的安全网-一 位在上海留学的瑞士年轻人如是说。

对尼古拉斯·穆勒(Niklaus Mueller)来说,中国是必处之地;五年之内,他已第三次去中国生活。像他这一代的很多瑞士人一样,这位32岁的年轻人渴望探索世界,并为未来积攒经验。。

不那么典型的,却是他正在逆流而上。“我有很多朋友想往西走,我却想回到东方。中国令我着迷,尽管我已在那里度过两年多时光,我觉得还能加深自己对她和她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的了解,”穆勒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衣着整洁的穆勒带着自己的笔记来接受采访,看起来他是个考虑周到、有备而来的人。穆勒与中国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2011年,他得到CMS国际法公司在中国的实习机会。虽然他得在2012年回苏黎世参加律师资格考试,但中国留在了他的脑海中。

“我已经确信,自己必须想办法回中国,”穆勒回忆道。CMS公司给了他机会回到上海,以全职合伙人的身份开始自己的事业,他在那里工作了两年。

然而总不能在自己实习过的地方呆一辈子啊,因此穆勒换了工作,加盟苏黎世的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在那里工作一年后,中国仍在召唤他-于是2015年他注册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

“我对创业精神与创新能力非常感兴趣,鉴于中国目前的发展现状,我认为她是最令人激动、值得一去的地方之一,”来自伯尔尼的穆勒解释道。

这种激动之情还延伸到对中国的文化、历史以及语言的热爱。“每个字背后似乎都有一个故事,努力了解这些故事,会帮助你记住每一个字,”穆勒说道。汉语水平考试一共有六级,他已经过了四级,正在准备五级考试,这要求他认识2500个汉字。

MBA student in Shanghai


对尼古拉斯·穆勒(Niklaus Mueller)来说,中国是必处之地;五年之内,他已第三次去中国生活。这次他注册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图:Daniele Mattioli)

尼古拉斯·穆勒(中)与他的中国同学在一起练习中文
交谈
在图书馆
解渴
思考
集市上的纪念品?
保持联系
看起来像瑞士的酸奶!
在台球室

“中国人很习惯于不确定和模棱两可,而我们瑞士人则愿意有全部的细节。若悬而未决的问题过多,会让我们不自在。”

金色的安全网

论到个性,穆勒显然是个有雄心壮志的年轻人,也正是这个个性,令他摆脱了瑞士“金丝笼”真实或假定的桎梏。

“我能理解人们或多或少会感到受些限制。他们说要改变很困难,因为对于该做什么有约定俗成的标准。打破这种标准可能不容易,”穆勒表示。

但与此同时,他认为瑞士人应该为国内政治与经济的稳定感到庆幸。

“这对我们很有利,让我们有了出国闯闯的奢侈,就算不能成功,总还可以回瑞士。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回到瑞士,一两个月内我就能找到工作,”穆勒解释道,又补充说:“相比其他国家而言,我们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确实如此,也许“金色安全网”这个词用在这里更合适,而这种条件并非人人都有。穆勒例举了一位西班牙同事的例子,她就不得不留在中国,因为回西班牙将很难找到工作。

中瑞对比 

中国正经历一段日益繁荣,同时与其他国家关系得到改善的时期。

“中国企业遍布欧洲乃至世界各地,加上2014年中瑞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我相信可能有很多绝佳机遇,”穆勒指出。

尽管瑞士在创新方面经常名列前茅,穆勒却也赞扬了中国的创业精神。

“创新这事其实很复杂。从新闻上你读到中国总是搞山寨版,但若看看实际情况,会发现中国在某些行业已经取得领先地位,比如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此外,如果看下美国的科技企业,常常可以在中国找到对应产品,”穆勒对此非常肯定,还举了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腾迅的微信以及嘀嘀出行,称它们就是中国对eBay、WhatsApp和优步(Uber)的回应。

他还很赞叹小企业可以使用的技术解决方案,例如人人都在用的手机付费应用,并指出,这些方案在中国已被使用数年,在瑞士却还算新鲜事物。这也可能与穆勒经历过、中国所特有的乐观主义和开放精神有关。

“中国人很习惯于不确定和模棱两可,而我们瑞士人则愿意有全部的细节。若悬而未决的问题过多,会让我们不自在,”穆勒回忆起在自己工作的律师行谈合同时的情形:“你会看到不少文化碰撞。对我来说,放松一点会有帮助。”

利弊权衡

当被问及中国有哪些他不喜欢的地方时,穆勒谨慎地选择自己的答案。生活在一个新闻要受审查的国度,他似乎并不想随便冒犯他的东道主。

“这里人太多-街道拥挤,地铁人满为患-但我也无所谓,反正也改变不了,”他说道,话中透出一种自我审查与老练的风度,这日后必然能帮他在事业上游刃有余。

不过他注意到,环境政策仍有改善空间。每天早晨他都会查看一个空气污染应用。

“空气质量经常很糟糕,能见度有时不过百米左右,冬天比夏天情况要差。有些日子连户外活动都不能进行,就因为空气质量实在太差-还有的日子你决定要限制自己,只想呆在室内,”穆勒抱怨道,瑞士的大自然令他怀念。

穆勒还发现,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就是一个矛盾。

“你看得到自然环境的恶化;而经济的飞速增长显然有着沉重的代价,”穆勒表示:“可同时也有积极的信号,例如看到中国在可更新能源方面的重大投资、最近在2015年联合国巴黎气候峰会上做出的承诺等等。”

动物福祉是让穆勒揪心的另一个问题。虽然他对利用起所有能吃的部分的做法赞不绝口-比如凉拌猪耳朵和炸凤爪-可是却对中国对待动物的方式感到不安。

“尤其是他们烹制和养殖动物的方式,确实有地方需要改进,”穆勒表示,还举了把动物塞进拥挤笼子的例子。

而他最爱吃的东西是饺子,他自诩道:“现在我自己也能包好看的饺子了,真的!”

未来…很明朗?

在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上海,穆勒还未经历过极端的文化碰撞-不过,在那儿很难买到45码的鞋。但他记得有一次买护肤霜时,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我知道对中国女性来说,拥有白皙的皮肤非常重要,所以增白霜品种很多。可是居然也有名目繁多的男用增白产品。没人告诉过我这事,但很明显,对男性来说这也是件大事,”有着天生的蓝眼睛、白皮肤的穆勒大笑着说道。

无论用不用特效霜,对穆勒和中国人来说,未来都一片明朗。

“他们很乐观,知道这是他们的时代,也知道他们有着光明的经济前景,”热情洋溢的穆勒评论道,他从迅速的增长与节奏-特别是上海-中汲取着能量。“能够来到这里,亲身经历这一切,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作为瑞士人,要融入这一切容易吗?

“如果你想在中国生活,就必须愿意投入当地文化。这便是为什么努力去了解中国文明与历史、去学习汉语是那么重要。”

不过他也承认,上海是个非常国际化的城市,同他游历过的中国农村的某些地方对比相当强烈。

“上海有点儿像个气泡,我不再把她看作典型的中国了。她更算是个大都市和文化熔炉。”

穆勒将在2017年完成MBA课程,之后他会去哪儿还不得而知。他有很强的好奇心与适应性,又有一套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