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思德特勒夫妇
载入中
制作

克里斯蒂娜和汉斯·侯思德特勒

从伯尔尼高原到巴拉圭原始丛林

文:Marcela Aguila,图:Rodrigo Muñoz


对克里斯蒂娜和汉斯·侯思德特勒(Christine & Hans Hostettler)夫妇来说,这是一场穿越之旅:走出瑞士伯尔尼高原,一头扎进巴拉圭的原始森林,没有路,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不过最终,他们在极端原始的环境中开辟了自己的栖身之地,而且成为了纯粹且坚韧的生态专家。

“想不想回瑞士?一点也不!” 克里斯蒂娜不假思索地说道,“在这里,我们有自由和创造的可能,而在瑞士,我们连想象的能力都没有。”

拥有自由的他们在巴拉圭做了很多事儿:成立了一家自然保护协会,发起了一个生态旅游项目,开发了一家生态农场。为了向自己的家乡瑞士小村Gambach致敬,他们给自己的农场取名“新Gambach”。在那里,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分享到了农场自产的面包、盐和夫妇俩36年海外瑞士人的难忘经历。

从思乡、家庭、朋友谈到“有序、整洁”的瑞士文化。但说到底,巴拉圭才是他们的家,两人坚持道。在Alto Vera、Itapúa和圣拉斐尔国家公园(Parc National San Rafael)附近,汉斯亲手建造了自己的家园。

冒险的事业

克里斯蒂娜和汉斯的故事和大西洋沿岸巴拉圭最后的原始森林紧紧相系。这里是地球生态系统最丰富的地方之一,面临的环境威胁也最大。

说到危险,2008年的一个周日让克里斯蒂娜至今记忆犹新:“那天正好有足球比赛,我一个人在房子里,听到外面有动静。我刚走出去,就迎面看到一个头戴黑色面罩、手握左轮手枪的人。”里斯蒂娜也没搞清,究竟是自己命大,还是射手的枪法太差,总之子弹并没有击中她。

汉斯也是一样:有一次,他驾着小飞机,在高空搜寻非法森林开发、火灾或非法种植的行迹时,不明人士曾向他的飞机射击。

“他们原来以为,只要把我们杀了,战斗就会结束。可是现在他们明白了,我们并非孤军奋战,”克里斯蒂娜用胜利的口吻说。

高原的寒冷

我们先回到冒险的起点:上世纪70年代末的瑞士的伯尔尼高原。克里斯蒂娜和汉斯在Rüschegg 镇的Gambach村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也许是太平静了,所以,当听说可以在大西洋另一端购买土地时,夫妇俩都跃跃欲试。

在家人的经济支持下,他们买了250公顷的土地,来到这个新世界,他们却觉得一切都有些过时。“什么都像回到了50年前,”克里斯蒂娜打趣说。他们当年买下的天堂,荒凉到没有任何基础设施。瑞士尽管寒冷无趣,但那里的生活至少稳定安逸。

1979年2月,怀抱着大女儿布丽奇特,克里斯蒂娜来到巴拉圭。汉斯在6个月前已先行到达,为了清理土地:这位老船员砍树拔草,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拾掇出为家人修建木屋的地方。

几年下来,心灵手巧的汉斯把木屋建设得越来越完善。他甚至架设了水坝供电,同时,小水库也形成自成一体的群落生境。另外,他还将邮寄来的超轻型飞机零件组装在一起,信心满满地要亲自动手制成飞行座驾。

瑞士移民在瓜拉尼森林中的天堂


克里斯蒂娜和汉斯·侯思德特勒(Christine & Hans Hostettler)夫妇36年前搬到了巴拉圭南部一个田园般但荒凉的地方去生活,他们享受着一份自由。他们在那里建了一个有机生态农场,为怀念自己的家乡-瑞士小村Gambach,他们给自己的农场取名“新Gambach”。他们的房子在自然保护区圣拉斐尔(San Rafael)附近,那里是所剩不多的最后的大西洋森林之一。这对夫妻一直在致力于保护这个地区。(图:Rodrigo Muñoz)


奋斗的岁月

等到2005年,克里斯蒂娜夫妇才最终坐上了自家的微型飞机“Lucy”。初来巴拉圭的那几个月,他们几乎对投奔异国的决定产生了质疑:蚊子、潮湿和女儿布丽奇特欠佳的身体无不让他们感到难以招架。

不过同时,农场初见成果。确切说是农场“收获”了第一批自产牛奶。克里斯蒂娜学会了制作奶酪(在巴拉圭,不是在瑞士),生态黄豆的种植也非常成功,克里斯蒂娜夫妇全心参与环保。一家人还添了丁:布丽奇特后来又有了一个妹妹特雷萨和一个弟弟佩德罗。

回到飞机的话题:它得到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基金支持,这是森林生态保护组织Pro Cosara协会(德)获得的外部赞助之一。1997年,克里斯蒂娜夫妇发起创建的这家协会以保护近百年历史的自然保护区为使命,并力图追回未获政府承认的私人占据的土地。

由于私人占地,7.3万公顷的土地都无法回归生态园。同时,黄豆种植、非法作物种植以及森林的非法开发让这些土地深受过度开发的威胁。

新的领域

克里斯蒂娜和她的团队为了协会的壮大不懈地工作着。目前Pro Cosara已经拥有广泛的国际支持及联络网。协会已经实现了多个保护区统计研究项目,并致力于发展环保教育,培养人们的环境意识,推动可持续发展活动。

协会前途大好,克里斯蒂娜也在2016年2月离开了会长的岗位(她依然是董事会成员)。现在,她正在开辟一个新的“环保阵地”:生态旅游。就在不久前,几位美国大学生来到生态园,搜集到了当地70多种鸟类的资料。

生态园是真正的天堂。而在克里斯蒂娜夫妇眼里,他们的故乡伯尔尼高原也一样诗情画意。移民海外的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这是最正确的抉择,”克里斯蒂娜毫不犹豫地回答。除了自由,夫妇俩还十分庆幸自己的孩子能够在大自然中,怀着对自然的尊重而长大。

瑞士一直在心里

农产、家庭、耕作、环保:这些足够让人生充实。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忘记瑞士的故乡。

两个女儿现在都在瑞士生活,老夫妇也时常回去看看。在巴拉圭,他们经常参加瑞士移民组织的活动。为了在当地生活的瑞士退休老人能够继续得到养老金,克里斯蒂娜也义务工作了5年。

离开故土40年后,克里斯蒂娜怎样评价自己的祖国呢?“瑞士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它已经不是我们记忆中的瑞士了。我们的父母曾经常年和外国人共事,后者拥有自己的权利,也无心将他们的文化强加给瑞士。如今的情况看来很不一样,我担心瑞士会失去它的身份定义。”

对于想移民海外的瑞士人,她又有什么建议呢?“在最终决定之前,应该到目的地国生活至少3个月。有些人,人还没走,就先兴师动众把家什用集装箱都运出了国,等最后发现移民生活与自己的想象不一样时,已经为时已晚。”

虽然当年举家出国时一腔热情,克里斯蒂娜夫妇并没有把全部家当带走:他们的家具很长时间都存在了Rüschegg镇。其实,直到不久前他们才把全部家当都运到了巴拉圭。所以说,虽然移民生活很顺利,但他们从未打算破釜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