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危机中的民主 瑞士的民主状况很好… 基本很好…

作者:


本次民主论坛的参与者中,除了政界、学术界的民主专家之外,还有不止一位的原瑞士联邦委员。

本次民主论坛的参与者中,除了政界、学术界的民主专家之外,还有不止一位的原瑞士联邦委员。

(swissinfo.ch)

瑞士直接民主的未来之路上有烦扰,但无生存之忧-日前在日内瓦召开的一个民主座谈会上,政界学界的代表们一致认为。纵观国际,大西洋两岸民粹浪潮汹涌,冲击着自由民主的可持续性。

全球化进程受阻、技术变革崛起和民粹政党猛攻… 原瑞士科教与研究国务秘书Charles Kleiber以此为题制作了一部短片,揭开座谈帷幕。此次于1月28日在国际日内瓦中心地点举行的会议由和平中心(la Maison de la Paix)的研讨组织者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IHEID,英、法)外部链接以及瑞士智囊组织未来瑞士(Avenir Suisse, 多语)外部链接等机构共同主持。而上述影片所交代的国际背景无一不是瑞士直接民主和瑞士政体所要面对的挑战。

欧洲大学学院的Hanspeter Kriesi教授表示,瑞士每年举办4次全国性的公民投票,瑞士公民也因直接民主制度而保有参政的习惯,这是代议制民主的宝贵补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公民的投票参与率较低。与会的权威政治学家代表认为,问题不在投票人数的多少,而在于每次公投的议案数量的多少(2003年的公投议案共有9项)。“议案数量少的情况会引起人们对辩论的排斥,甚至放弃投票权。另外,公投之前的政治宣传战越是激烈,投票的参与率也会相应越高。”

但是我们拿没有投票权的外国人怎么办?在有些城市,外籍公民的数量甚至超过总人口的一半,这一现实无疑也是抑制公民参政的因素之一,就此,宪法教授Andreas Auer批评道:“那些反对赋予外国人投票权的人坚持只有拥有瑞士国籍的人才有权投票,可同时,他们又一再要求严化外国居民加入瑞士国籍的条件。”

煽动性政治言论的导流

大西洋两岸排外和反体制情绪的高涨,对于自由民主的持续性来说,是最大的挑战。在瑞士,这一意识形态的表现形式之一便是内容含混、极具煽动性的公民动议。

瑞士前联邦委员帕斯卡尔·库什潘(Pascal Couchepin)认为,与其阻止此类法案的“孵化”,不如加强向欧洲人权法院的求助。这位前瑞士联邦总统说,右翼保守党把法官划为国内和国外之分的做法非常可笑,既然瑞士和其他欧洲国家和欧洲人权法院签署有协议,并将该协议整合于本国法律之中,就没有必要再做“内外之分”。

没有法治国、没有独立的司法,就不会有自由的民主。当瑞士居民自身权利和获胜的公民动议相冲突时,欧洲人权法院是他们最高、最终极的求诉之地。

媒体的未来

会议上,瑞士媒体将何去何从也是专家及民主人士所关切的话题。几天前,瑞士法语区知名文化社会周刊《Hebdo》宣告停刊,另瑞士法语大报《时报》(Le Temps)裁员,旗下37位媒体人失去了工作。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德语周刊《Weltwoche》:在人民党党魁、富豪克里斯托福·布洛赫(Christophe Blocher)的财政支持下,这一宣传右翼政治思想的周刊掌握着雄厚的资金。瑞士前联邦委员露特·德莱富斯(Ruth Dreifuss)在会上指出,应该把公共基金对媒体支持的议题提到桌面上来,以保证媒体及社会舆论的平衡。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