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受害者权利


“死人擦亮活人眼”


作者:Marcela Águila Rubín,于日内瓦


西班牙法官Baltasar Garzón和五月广场母亲们一起在阿根廷。这两个国家在处理独裁统治下人员失踪问题的方式大相径庭。 (REUTERS/Marcos Brindicci)

西班牙法官Baltasar Garzón和五月广场母亲们一起在阿根廷。这两个国家在处理独裁统治下人员失踪问题的方式大相径庭。

(REUTERS/Marcos Brindicci)

墨西哥的秘密坟墓、阿根廷3万人失踪、对佛朗哥独裁的缄默、哥伦比亚的和平进程,还有叙利亚战争:如此之多的人权灾难还在苦苦求索着真相和正义。当后者一头撞在有罪不罚”这堵硬墙上时,会发生什么?一项瑞士行动计划试图找到答案。

有权知道真相,权利通往真相(Right to Truth, Truth(s) through Rights,英)计划探讨的问题就是:在刑事司法正义难以企及时,知情权是如何得以实现的,”该计划负责人、日内瓦和纳沙泰尔大学法学教授Sévane Garibian(法、英)解释说。

“大赦法、官方否认历史,以及当事人死亡或系统性失踪等政治背景会造成刑事诉讼无法启动,在这种情况下,对知情权的诉求到底意义何在?如何在司法正义的范畴之外来保护证据、调查极端暴力?” Garibian继续道。

其中的基础假设是:法律除了其规范功能之外,还具有一种“认知功能”,后者在过渡时期之背景下,由三种证据来定夺:人证物证、档案资料和人类遗骸。在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FNS)的资助下,该调查项目得以和不同瑞士机构展开密切协作,其工作伙伴包括瑞士联邦外交部、瑞士和平基金(swisspeace,英),而它的主要国际合作伙伴则是牛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以及过渡时期司法维护国际中心(centre international pour la justice transitionelle)。

“后进的瑞士

通过一种创新、跨学科并富于国际化的方式,调查计划也试图让在这一领域“处于落后”的瑞士奋起直追。

Sévane Garibian表示:“瑞士在国际法、人权、国际人道法、调节及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等领域拥有世界领先经验。但在过渡时期的司法方面,瑞士还应加强高校内的教学和研究。” 

2014年,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示威游行反对公民失踪和罪犯有罪不罚的现状,在此之前不久,43名学生遭到警察逮捕后失踪。 (Reuters)

2014年,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示威游行反对公民失踪和罪犯有罪不罚的现状,在此之前不久,43名学生遭到警察逮捕后失踪。

(Reuters)

调查计划对很多国家进行了案例分析,而其重点研究地域则集中在西班牙和阿根廷。

“绝佳的实验室”

在Sévane Garibian眼里,阿根廷是一个“极好的实验室”。在30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家已经使用过所有可能的司法工具以求对军事独裁期间(1976-1983年)政府的大规模犯罪进行调查审判:调查委员会、刑事诉讼程序、大赦法、特赦、补充刑事审判,抑或是大赦废除或重新启动刑事审判。

在上世纪90年代,多家受害者及人权保护组织以“不会忘记,也不会原谅”为主题,发起了一项诉求公正的大型宣传战。Garibian说:“我们不能容忍在大赦法的荫庇下,有罪不罚长期持续,我们也不能接受阿根廷前总统克洛斯·梅内姆(Carlos Menem)推行的减刑政策。”

阿根廷的例子展现出:在无法求助于司法的情况下,人们是怎样使用新的途径来捍卫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利益。“对知情权的争取拓展出诉讼的其他形式。”

1977年以来,在军事独裁的统治之下,为了获知失踪子女的去向,母亲们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五月广场示威请愿。 (AFP)

1977年以来,在军事独裁的统治之下,为了获知失踪子女的去向,母亲们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五月广场示威请愿。

(AFP)

90年代的标杆

为了保障知情权,国家需要做到:开展调查、公开档案、设立历史事件纪念日并反对否认大屠杀历史。同时,政府还应简化寻找失踪人员遗体、鼓励挖掘工作并资助进行遇难者身份的确认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在国际刑事司法发展的同时,DNA测试也出现热潮-这得归功于那场反对阿根廷政府独裁统治的“五月广场母亲”运动。

即使在司法公正之路受阻的情况下,遇难者遗体还是得以挖掘和鉴定,Sévane Garibian确认道。

针锋相对的西班牙

除了阿根廷之外,Garibian教授还十分关注西班牙的状况,“这个国家还没有打破静默,”她说。

佛朗哥的暴虐统治让13万人成为冤魂-后者的家人曾经在无任何政府支持的条件下,秘密地将死去亲人的遗骸挖掘出来。

“政府的无为导致了诸多问题。最理想的情况应该是将出土遗骸的信息输入数据银行,但若是没有政府的协助和公共基金的支持,建立档案困难重重,” Garibian指出。

2013年,教皇方济各在地中海上哀悼罹难难民。 (AFP)

2013年,教皇方济各在地中海上哀悼罹难难民。

(AFP)

逝者的权利

对每一个经历过战争、独裁统治和暴力事件的国家来说,遇害者遗体的处理问题都尤为关键。之前的“重灾区”在亚美尼亚、危地马拉和卢旺达,如今又有哥伦比亚、叙利亚和成千上万难民涌向的地中海地区。

Garibian提醒说:“我们为维护生者、幸存者和死难者家属的权益做了很多,这是根本所在。但同时,也不能忘记逝者。”

保护死者的权利其实也是捍卫生者。“死去的人也有尊严,他们的尊严也应该保护。” 这也是Sévane Garibian项目的本质。她坚信:“在这一领域工作不仅是和历史打交道,也是为了未来而努力”,就像她引用的西班牙谚语:“死人能够擦亮活人眼”。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