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国际城市日内瓦 特朗普令美国与日内瓦关系蒙上阴影

友好的关系:1985年,昔日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与前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瑞士日内瓦进行了历史性会晤,这一次碰面,标志着冷战破冰。

友好的关系:1985年,昔日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与前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瑞士日内瓦进行了历史性会晤,这一次碰面,标志着冷战破冰。

(Keystone)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对联合国及其他驻瑞国际组织的未来政策充满变数,日内瓦已经为此深感紧张。在这山雨欲来之时,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与您共同回顾美国与“国际城市日内瓦”紧密交织的历史。

特朗普和他的新任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最近表示(英)外部链接,总体来说,联合国和多边组织与美国的关系将要经受挑战。特朗普宣称自己是信奉“美国优先”的总统,他似乎并不相信国际合作,而且对全球性机构表示不屑。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削减拨款的传言尘嚣而上,而且美国可能会退出一些多边条约(英)外部链接。本周三(3月1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艾琳·巴克利(Erin Barclay)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对其参与联合国权利机构的事宜进行审查,以期实施改革。

日内瓦为此忐忑不安,因为其定位一直是“国际合作和管理的全球中心”(英)外部链接。尽管流言四起,但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的国际历史教授尤西·汉尼马科外部链接表示,人们应该保持冷静,他还说,历史为我们提供了可靠的提示。

“这些情况都不是第一次发生,”他说,“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威胁说要甩手不干。在奥巴马时代之前,小布什时代的美国就奉行单边主义政策,我们想办法渡过了难关,世界并没有分崩离析。里根时代也不太平,美国曾经暂停了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机构的资助。”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般“禅定”。 瑞士美国政治学家丹尼尔·华纳外部链接将美国政策对国际城市日内瓦的威胁称为“特朗普海啸”,并对此深感忧虑。他表示,在这段前景不明的时期,我们应该不断地提醒自己,美国与瑞士及日内瓦之间情同手足,它们的价值观互相依存,它们的历史紧密交织,这非常重要。

2011年,华纳参与出版的一本书正是以此作为主题,书中探讨了从“日内瓦圣经”到比尔·盖茨等慈善家及其基金会的影响力(参见以下图片)。

阿拉巴马厅

瑞士城市日内瓦见证了这些故事的关键时刻。日内瓦的市政厅是这座城市最古老和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在主庭院的一道独立的木质大门之后,就是阿拉巴马厅。1872年,美英两国的重大求偿争端就是在这间房间里接受了法律仲裁,那时正值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美国认为英国在战争期间支持南方诸省并建造阿拉巴马号战舰,这对美国造成了重大损失。日内瓦第一公约也是在这个房间里签署的。

“因此,在日内瓦老城区的心脏地带、市政厅的阿拉巴马厅,第三方仲裁、国际人道主义法和日内瓦公约,都是在这里发轫。”华纳表示,他曾担任过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的副主任。

这些想法及价值观都与瑞士的中立态度密切相关,瑞士外交官威廉·拉帕德借助这些说服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将国际联盟外部链接,也就是联合国的前身,带到日内瓦湖畔。1920年10月,国际联盟搬到日内瓦,其中部分原因是威尔逊的坚持。但美国并不是创始之初41个成员国之一,因为美国参议院否决了本国正式参与国际联盟的提案。

“然而,在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美国享有观察员身份,并积极参与日内瓦的各项工作,尽管当时美国官方仍秉持隔离主义立场,”汉尼马科说。

大金主美国

美国是联合国的最大金主,捐助金额占联合国一般预算54亿美元中的22%,占联合国维和预算79亿美元中的28%。

美国也是许多国际组织的最大捐助者,例如联合国难民署(UNHCR)、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和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些组织的总部都设在日内瓦。

利弊得失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际联盟所起到的作用不大。但是建立国际合作和国际组织的想法并没有中道而止。

“悖论是,如果没有美国,压根儿就不会有联合国,”这位芬兰教授表示。

联合国在战争的废墟中破茧而出,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和哈里·S·杜鲁门可以说是联合国的首席“设计师”。

“美国领导了国际秩序。这一体系基本上由美国承保,”汉尼马科表示,他还补充说,超级大国一直是联合国的主要受益者,但也是其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

“联合国的基本规则对美国非常有利。美国出钱虽比其他国家多,但他们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美国不会同意改变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机制(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和英国)以及一票否决权。他们很高兴保持现状,在北约也是一样。他们很高兴自己可以通过这些组织发出评论的声音,直到他们意识到,如果改变出资格局,他们的影响力也会不可避免地随之改变。”

美国认可联合国体系的价值,但国际城市日内瓦并不是华盛顿的关注重点,汉尼马科说。 他还补充道,总部设立在日内瓦的组织,比如联合国难民署外部链接世界贸易组织外部链接,很少在美国成为头条新闻,但它们仍然是非常成功的国际组织。

高层会议与基金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冷战随之到来,中立的日内瓦和瑞士将为美国扮演一个新的角色,即作为讨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会议场所。在这里召开的主要会谈包括:1954年的印度支那多边会议,1955年的四国首脑会议,1973年至1975年的赫尔辛基协定,1985年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关于结束冷战军备竞赛的会谈,1991年的波斯尼亚谈判 ,2003年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协议、亦称“日内瓦协议”,2013年的伊朗核问题协议,以及2012年、2014年和2016年至2017年的三轮叙利亚和谈。

另外还有一些美国组织对国际城市日内瓦影响重大,特别是在上个世纪。其中包括一些慈善家,如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外部链接曾捐赠200万美元,用于建设联合国总部万国宫的一个侧厅,并在这里设立图书馆(英、法)外部链接福特基金会外部链接国际扶轮外部链接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外部链接也为支持设在日内瓦的国际组织贡献了重要力量;如今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外部链接又接过了资助的大旗,他们与世界卫生组织互动非常频繁。

那么,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可能会同日内瓦分道扬镳,这有何迹象?

不可预知

汉尼马科表示,现在很难预测确切的变化,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我的猜测是,他大部分的说法是针对美国国内的听众,我们不应现在就陷入恐慌,”这位研究院的教授表示。

华纳对这种说法则不以为然。他担心特朗普会反对“国际合作”、“中立地位”及“达成共识”等外交概念,而这些概念共同构成了日内瓦的基石。此外,专门性国际机构所能获得的美国资金可能会遭到削减。

他还补充道:“问题是,在特朗普的政治议题里,历史根本无关紧要。”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