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冷战结束令瑞士的外交政策更加积极。瑞士外交官在土耳其和亚美尼亚邦交正常化的谈判中起到了重要的中间人作用。在国际外交中有着重要的意义。

2009年两国终于在苏黎世签署标志性协议。瑞士还经常举办国际谈判,近年来值得称道的包括围绕伊朗核武器计划的谈判,以及在解决叙利亚危机中所做出的和平努力。

瑞士也有自己的外交危机,2008年日内瓦官方逮捕了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儿子汉尼拔,触怒了这位“大人物”,利比亚扣押两名瑞士人达数月之久。虽然这一问题已解决,但两国关系却受到影响。

更多关于瑞士的外交政策信息,请拜访瑞士外交部网站(英、德、法、意)。

调解角色

扮演“斡旋”的角色是瑞士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它的斡旋行动包括维护他国利益。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声望达到顶峰之后,瑞士目前主要行使着六项“中立保护国”任务。

这意味着,当两国国家在冲突中互相解除了外交关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保护国”便能以斡旋者的身份,出面进行调解,在冲突国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将委任方的意见转达给对立国,以保护在对立国中生活的委任方的公民。

瑞士要么主动以中间人的角色在两个冲突国之间穿针引线,缓和矛盾,要么在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依照委任方的请求履行“保护国”的职责。

除了自1979年以来就在埃及代表伊朗的利益,瑞士还从1980年开始在伊朗代表美国的利益。2916年2月中旬,瑞士同意以“保护国”的身份在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间发挥外交斡旋的作用。也就是说,瑞士不仅在沙特阿拉伯维护伊朗的利益,同时也在伊朗为沙特阿拉伯“代言”。

不仅如此,2008年末以来,瑞士还在格鲁吉亚与俄罗斯两国间扮演着“保护国”的角色。

与此同时,瑞士也曾在1961年至2015年8月之间,在古巴代表美国从中斡旋,截至目前,它仍然以古巴“保护国”的身份(始于1991年)活跃于美国外交领域。

瑞士与欧盟

瑞士不是欧盟成员国。

瑞士是申根区,在这个区域中简化了边境的管制,并可以使用共同的签证,请参阅《瑞士与申根》(英)。

1992年瑞士选民以微弱优势否决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或曰单一市场。尽管欧洲自由贸易协定仍继续存在,但其它三个成员国冰岛、列支敦士登和挪威都选择加入欧共体。

2016年6月,国民院经过投票,决定正式撤回瑞士加入欧盟的申请。而此前,关于这一议题的申请自1992年就蛰伏至今,悬而未决。依据瑞士直接民主的政治体制,是否加入欧盟要通过全民公决,而且需要双重多数。

瑞士对欧盟不温不火的态度基于几个因素。欧盟内部的民主体制被认为尚不够健全。要服从欧盟法规,瑞士一贯使用的创制与全民复决体制就需要大幅改革与缩减。另外还有出于费用问题的担心:一旦加入欧盟,瑞士会成为欧盟金库的净捐助国,而瑞士的中立性是否与欧盟成员国身份相容也受到质疑。 

自1992年来,瑞士政府所采取的实用主义的解决办法则是,就100多项双边协定同欧盟进行商谈。

但是,随着2014年2月一项抑制移民(重新恢复移民的年度配额)动议的通过,这些双边协定种的一部分也受到质疑。欧盟表示这一动议违反了欧盟国家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瑞士也是该协议的签署国。

一直以来,瑞士始终等待着与布鲁塞尔就移民配额与双边协议展开举步维艰的谈判。就在英国退欧结果出炉之前,欧盟已决定将与瑞士的谈判推迟到英国退欧公投之后。瑞士联邦委员会力求在2017年2月之前,就涌入瑞士的欧盟移民问题,找到一个不仅符合瑞士国民意愿,同时也让欧盟可以接受的折中之道。

为确保瑞士不因其非成员国身份受到欧盟的不平等对待,包括贸易在内的许多瑞士立法领域都与欧盟保持一致。不过加入欧盟已不再被当作瑞士政府的目标,而被定义为“一种选择”。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