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联合国,让世界更美好


联合国诞辰70周年:是否仍名副其实,不负初衷?


作者:Simon Bradley


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雕塑“重生”:标志着联合国“新的开始”? (Keystone)

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雕塑“重生”:标志着联合国“新的开始”?

(Keystone)

今年的金秋时节,联合国就要迎来它成立的第70个年头。藉此机会,瑞士资讯向驻日内瓦的几位联合国高级官员进行专访,关注该组织是否已为21世纪做好准备。

若要将联合国自1945年成立以来的成就一一历数,可谓耗费时日,颇为棘手。不过最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知难而上,言简意赅地将之归纳如下:“日复一日,联合国给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带来积极的影响:为儿童接种疫苗,分发粮食援助,庇护难民,部署维和部队,保护环境,寻求纠纷的和平解决,支持民主选举、性别平等、人权和法治。”

10月24是联合国驻日内瓦总部万国宫的开放日,市民将被邀请前来参观,共同回顾联合国所取得的成就。届时,成千上万的市民将应邀前往。其中亮点之一是在附近阿丽亚娜公园(Ariana Park)为一尊新雕塑揭幕。该作品题为 “重生”(The Rebirth)(英),由193块巨石构成 ,分别代表每个成员国,以无边界形式设置,意喻联合国“新的开始”。

日内瓦总部是联合国工作人员在全球范围内最集中的办公地点,该办事处总干事米歇尔·穆勒(Michael Moller)分析指出,“经过70年的世事变迁,该组织必须重新审时度势,励精图变。”

结构日渐陈旧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被誉为人类未来的伟大希望,为此,它一直奋斗不息。其主体机构安全理事会的构成至今依然折射出战后世界战胜国的格局: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始终是具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批评者认为,这种由相互牵掣而导致的机构无力是联合国在处理叙利亚和乌克兰战争危机中表现失败的直接罪魁。

前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日前宣布,安理会必须吸纳新的常任理事国,否则将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无关紧要。然而,鲜有迹象表明常任理事会中有任何成员愿意放弃权力或把它与人分享。

自2002年加入联合国以来,瑞士一直致力于推动安理会的改革进程。它负责协调一个由27名中小国家组成的被称为ACT的组织,即问责制,一致性和透明度组织。它的一项最新提议,已取得60多个国家的支持,旨在敦促安理会常任和非常任成员放弃自己的否决权,以避免那些力图阻止或结束大规模暴行的行动方案遭以搁浅。

瑞士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亚历山大·法泽尔(Alexander Fasel)坚信,即使细微的进步也终可聚沙成塔。

他告诉瑞士资讯,“安理会的工作方法已经有所改进,尤其是公开会议和成员国正努力增加自身透明度。随着否决权的倡议,这个想法正在被慢慢接受。即使像法国这样的成员国也开始对此表示支持。”

需求日益增长

一方面,联合国最强大的政治机构还停留在1945年的水平,另一方面,它在操作层面上早已大规模扩张,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目前它已拥有85000名员工,年支出约400亿美金(约合382亿瑞郎),在过去的20年中翻了两番。与此同时,筹集资金成为一个老大难问题,各机构间的激烈竞争使之雪上加霜。

当今的联合国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系统,约有20多个专门机构,每一机构都有自己的预算和大会组织。然而,却缺乏一个中央权威对他们进行统一监督。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就因机构臃肿,对埃博拉疫情的认知迟缓而遭诟病。

“问题不在于它的过于庞大,而在于它的过于分裂,”穆勒认为,“这给有效管理带来了极大挑战,无论是招聘还是采购。管理如此规模的组织本已不易,各种由成员国强加的游戏规则更使每一举措都困难重重。”

2015是联合国体系关键的一年,将为它未来几年的许多工作规划蓝图。3月份,联合国达成一项新的降低灾害风险的框架协议。9月份,大会又批准了一项新的发展议程,争取在2030年之前消除贫困和饥饿。而对于12月在巴黎即将达成的一项应对气候变化的协议,公众呼声极高,拭目以待。

能否不辱使命?

联合国是否已做好充分准备,能够不负众望,完成新的使命,对此,代表60000名联合国工作人员的国际职工会协调委员会(CCISUA)主席,伊恩·理查兹(Ian Richards) 并无十分把握。

他认为,联合国的结构性问题积垢已深:太害怕失败,年龄太大,(成员国平均加盟年数为41年),官僚气息太重。他觉得大会在太多的政策和预算中过于纠结枝蔓,而且成员国之间的利益纷争使得招聘日趋复杂化。

“每当机构精简,他们就会砍去较低职位,而当机构扩充时,他们就会增加总干事,或副总干事一类的高层职位。成员国希望趁机植入本国的资深人士。而机构却声称:“我们需要中层专业人士,而不是尚需培养的职业菜鸟”,这位日内瓦官员进一步指出。

而事实上,联合国的正常运作需要依靠大量实习生(英)和短期签约的外部顾问,在某些机构中,这一比例高达40%以上,他补充说。

改革势在必行

十年前,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之际的一次峰会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就一份进行过淡化处理的文件达成协议,要对联合国实行彻底整顿。也是十年前,一份由联合国改革高层小组委员会提交的报告,针对发展、人道主义援助和环境保护等议题批评了联合国在许多方面未达使命,令人失望。

他们在报告中提出多项变革,以促进实际行动中的团队协作及效率,他们将之纳入一项名为“统一行动”(Delivering as One)的计划(英),意图将各个机构召集在单一国家的办事处,施行统一的计划,预算和领导,并于2007年在八个国家推出试点。时至今日,小组委员会又将作何感言?

法泽尔大使认为,“统一行动”的确引起过相当的变革。

他解释说,“联合国是一个学习型组织。它自成体系,知道如何审时度势,如何自我反省、自我纠正。”

穆勒也同样感受到,联合国在实地运营中业已取得重大进步,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但这些进展往往是“一边倒”,主要取决于由谁负责。他坚持认为,深入改革依然迫在眉睫。

“在过去的10 - 15年间,我们对自己所面临的问题的复杂性已经有了更加全面的理解,但我们的组织结构并没有与时共进。假如一切天随人愿,一场彻底的结构调整早已是水到渠成。然而不幸的是,目前各成员国之间的政治意愿并不存在。何况这还需要大量投资,因此短期内不会有奇迹发生”,这位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的负责人感慨不已。

国际化的日内瓦

日内瓦是33多个国际组织总部的聚集地,如世界卫生组织、世界气象组织、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等等。

总之,大约有29,000名国际外交官和公务员在日内瓦工作;此外,大约有2400名员工在250个非政府组织任职。大约9400人为驻日内瓦的联合国家庭服务,这里是世界上联合国工作人员最集中的地点。还有173个国家在此设置代表机构。

每年,日内瓦接待约20万人,分别参加2700场国际会议,超过了纽约。此外,还接待由各国家政要,政府首脑和部长等人进行的公务及私人拜访多达3000次。有900多家跨国公司也在日内瓦注册,提供了76000多项工作职位。2013年,国际组织和机构的年支出总额高达54.5亿瑞士法郎。

10月24日被称为联合国日,这是标志着联合国宪章于1945年生效的纪念日。今年的周年庆祝口号为“联合国,让世界更美好”。


(翻译:明前), 瑞士资讯swissinfo.com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