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


菲德尔·卡斯特罗与瑞士


 其他2种语言  其他2种语言
不管历史的评价最终如何,菲德尔·卡斯特罗都是古巴让人不可遗忘的政治人物。 (Keystone)

不管历史的评价最终如何,菲德尔·卡斯特罗都是古巴让人不可遗忘的政治人物。

(Keystone)

古巴重要领导人、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于当地时间11月25日去世,享年90岁。在卡斯特罗时代,无论从官方还是文化上,瑞士一直都和这个加勒比岛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今日清晨通过国家电视台发布了其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

密切关系

“两国间有着良好的关系,并且会继续保持”-瑞士外交部网站以这句话来评价瑞古双边关系。自1961年美国和古巴断交后,瑞士一直作为美国在古巴的利益代表,从1991年起还成为古巴在美国的利益代表。

在瑞士政府担任美国驻古巴利益代表的54年中,瑞士外交官同古巴政府及菲德尔·卡斯特罗本人一直有着直接的接触,卡斯特罗从不掩饰自己对瑞士及其外交人员的尊重。

这位马克思主义领袖与瑞士大使们建立了互信的关系,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可能要数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发生后,美国要求瑞士驻古巴大使埃米尔·施达德尔霍弗尔(Emil Stadelhofer)出任调停人。当时苏联在古巴部署能击中美国本土的中程弹道导弹,引发古巴导弹危机。这成了冷战最危急的时刻,全世界都在担忧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最后华盛顿与莫斯科之间直接解决了危机。不过,埃米尔·施达德尔霍弗尔与菲德尔·卡斯特罗之间进行过多次长谈,卡斯特罗数次当众赞扬了施达德尔霍弗尔。这位瑞士大使还组织了美国空军飞行员的遣返工作,后者的飞机在执行导弹部署空中侦察任务时被古巴击落。

这些年来,随着美国与古巴关系的进展,瑞士的工作强度也有相当的变化。在等待两国关系正常化期间,瑞士分别在其中一国内代表另一国的利益。

体现瑞士与古巴间良好关系的重要时刻,还包括卡斯特罗受瑞士政府邀请,于1998年5月20日对伯尔尼作的正式工作访问。这位古巴总统在瑞士逗留了一周,主要是为参加在日内瓦举办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创办50周年纪念活动。他受到时任联邦总统的弗拉维奥·科蒂(Flavio Cotti)和其他联邦委员的接见,这位马克思主义者评价这次会面“是一次充满友情的聚会,就像是一家人”,同时称期待着瑞士成为“和平的象征,以及美国与古巴关系应当学习的榜样”。

弗拉维奥·科蒂也回应说,这是一次“坦率、真诚和直接的会面”,即便是谈到人权、言论自由和囚犯等问题。的确,在瑞士不断有人揭发古巴政权违反人权的案例,就在卡斯特罗访问瑞士期间,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就曾提醒人们,古巴当时至少有300名在押政治犯。

受吸引的知识分子

半个多世纪以来,菲德尔·卡斯特罗与切·格瓦拉(Che Guevara)一道,体现了对一个更加公正的世界、一个没有饥饿、战争与文盲的世界的希望。瑞士也有无数知识分子、艺术家、作家被古巴革命和“总司令”卡斯特罗所感动。在上世纪60年代,他们远渡重洋,和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西蒙·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或雷吉·德布雷(Régis Debray)等名人一起,去古巴亲眼看看哈瓦那如火如荼的革命热情。 

日内瓦社会学家让·齐格勒(Jean Ziegler)和苏黎世作家胡戈·勒切尔(Hugo Lötscher)撰写的关于卡斯特罗的报告,都是些真正的精彩片断。齐格勒从革命一开始就把切·格瓦拉这个人物放在最显著位置,比卡斯特罗的还更显眼,因为切·格瓦拉梦想的不是一场革命,而是很多革命。

哈瓦那的革命家们深知权力与形象的魅力。菲德尔·卡斯特罗是第一位知道要把自己当作革命偶像的人,即使这几十年来,他的演讲越来越失去可信度。

最初革命影像的力量吸引了不少瑞士电影艺术家和摄影家,其中包括雷内·布里(René Burri)和吕克·谢赛(Luc Chessex)。雷内·布里于1963年拍摄的切的照片在世界广为传播,至今不息。菲德尔·卡斯特罗成了革命的喉舌,切·格瓦拉则是革命的形象。

至于吕克·谢赛,他在古巴呆了9年,特别是替古巴政府文化部做摄影工作。然而1975年带来了决裂:没有任何解释,他作为“不受欢迎的人”登上飞机被送回瑞士。这一沉寂持续了近30年,他才回到哈瓦那,参加在国家照片档案馆举办的他的40幅拉丁美洲和古巴照片展。该展览是由哈瓦那市一位历史学家发起的。

 电影艺术家理查德·丁多(Richard Dindo)也常常涉及古巴。但他的纪录片《玻利维亚日记》让人们永远记住的是切,而不是菲德尔。

人道主义援助

积极参与人道主义行动,也给瑞士与古巴的纽带打下了烙印。瑞士发展与合作署(DDC)于2000年在哈瓦那开设了办公室。瑞士支持古巴的民间社会,参与资助教育、培训和卫生项目。这些领域曾令古巴政府自豪,如今却遇到失败。

两家非政府组织Camaquito和mediCuba都在古巴当地积极开展工作。前者从2001年起致力于支持儿童与青年的培训和文化项目;后者则通过提供资金、医疗设备和药品,来支持古巴抗癌联盟。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