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美国古巴关系正常化


靠瑞士来沟通的美国和古巴关系史,结束了!


作者:Marcela Águila Rubín


菲德尔·卡斯特罗与时任瑞士大使的Emil Stadelhofer(1965) (LIFE Images Collection/Getty Images)

菲德尔·卡斯特罗与时任瑞士大使的Emil Stadelhofer(1965)

(LIFE Images Collection/Getty Images)

随着大使馆在华盛顿和哈瓦那重新设立,后冷战时期掀开了新的篇章,海尔维第亚近50年调解美国和古巴的历史也告终结。瑞士在这两个“宣战”的国家之间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在古巴革命后的新阶段,瑞士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瑞士因其所扮演的历史性角色和丰富的经验,可以非常理想地陪伴古巴走过当前所处的过渡期,”瑞士外交部(EDA)这样表示。早在1961年,瑞士因其长年所持的中立政策和值得信赖的名誉,而成为美国在哈瓦那(古巴首都)的利益代表。

1959年,美国以破纪录的速度在仅仅72小时内承认了古巴革命后新成立的政府。然而蜜月期所持续的时间并不长,2年后,美国使馆人员乘上渡船离开了古巴岛。当时的使馆三秘Wayne Smith不久前对此作出解释,随后美国利益代表主席对法新社表示,这意味着当时非常失望。

瑞士因此而接下了非常棘手的工作,特别是在1962年导弹危机和冷战进入最高潮时。在美国入侵猪湾(Schweinebucht)失败后,苏联在巴西布置了导弹,目标全部对准华盛顿。“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这次将会是核战,”瑞士的外交档案中这样记录到。

同样的资料来源确认,尽管准备作战的双方是莫斯科和华盛顿,但“瑞士的外交工作在当时被推上了第一线”。美国白宫恳请瑞士大使Emil Stadelhofer与菲德尔·卡斯特罗进行斡旋。大使还必须组织协调将美国飞行员Rudolf Andersen的遗体运回美国的事宜。Andersen因飞越古巴海岸线而被击身亡。之后在美国他被追授空军十字勋章。

难民潮

Carioca危机(1965–1973难民潮)向瑞士提出了新的挑战。期间共有26万古巴人因得到祖籍国或移民国的许可而离开这个岛国,起先用船,后改为乘飞机离开。

前瑞士外交官Werner B.*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回忆道:“我们从来没有就此作过决定,谁可以离开,谁不可以。我们问过有特殊困难或年龄超过服役年龄的人。古巴政府把名单交给我们,我们再把报告交给美国人”。

共有逾26万人离开了当时他们的故乡-古巴 (Immigration (Cuban) Subject File, CG Historian's Office)

共有逾26万人离开了当时他们的故乡-古巴

(Immigration (Cuban) Subject File, CG Historian's Office)

那时工作量巨大:“每个月都有3000-4000人离开。每天有2架装得满满的飞机飞走。第一架飞机于6-7点降落在巴拉德罗(Varadero)。地面上有两个移民官,还有一位医生,他们负责检查这些人的证件和健康状况”。

Werner B.*那时24岁,受雇于瑞士,为了帮助那些在古巴首都忙得团团转的人减轻点压力。“每天都有人问我们上百个问题,他们想知道出境许可是否得到了批准,或者想打听如何申请。我们会回答所有人的问题,有时用一封标准信件。那时的工作真的很多”。

随后,他开始从事外交工作,并在多个国家任职。现在他退休了,满怀激情地回忆起在古巴岛国的最后一年,特别是在申请点所遭遇的恐惧和忧虑,痛苦的离别(兵役年龄段的男子禁止离境),以及古巴人的慷慨大方-尽管他们拥有的很少,但依然热衷于分享。“在古巴我真正理解了什么叫‘人类生存条件’”。

1991年东欧解体后,瑞士从捷克斯洛伐克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古巴在美国的利益代表方。不过早在1977年卡特和菲德尔·卡斯特罗就本着双边利益,协商设立了沟通部门,这减轻了瑞士肩上的重担。

历史里程碑

7月20日,古巴和美国的大使馆将在对方国家重新设立。顺带说一句,多亏了瑞士的帮助,古巴才没有把渔业部办公室给美国设为大使馆。现在,是降下瑞士国旗的时候了。瑞士议会和企业表示,这也是促进商贸交流的时刻。

1998年5月13日:菲德尔·卡斯特罗借世卫组织50岁生日时访问了伯尔尼。右为瑞士当时的联邦总统Flavio Cotti (Keystone)

1998年5月13日:菲德尔·卡斯特罗借世卫组织50岁生日时访问了伯尔尼。右为瑞士当时的联邦总统Flavio Cotti

(Keystone)

“首先建立的是银行关系,”Andreas Winkler强调说。这位瑞士-古巴商贸-工业行会(CHAM)主席与瑞士资讯谈到,瑞士的银行体系拥有良好声誉,但如果在古巴却看不到任何一家瑞士银行,那该是多么的可惜啊。

因为封锁?

这并非因为封锁,更多的则是瑞士银行因与美国的税务纠纷而产生的过激反应;瑞士银行不必设立分支机构,只需代理机构、协助企业发展业务即可,Winkler这样认为。

自由民主党议员、跨党派瑞士古巴团体的创建人Hans-Peter Portmann认为,瑞士享有古巴的信任,古巴拥有着丰富的人力及自然资源,因此两国应进行更多的商贸交换。自美古两国关系解冻后,去年12月已有美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代表团访问过这颗加勒比海的明珠。

“现在我们不再是恐怖主义者了,”Winkler略带嘲讽地说。这位瑞士企业家强调,古巴和它强大的邻居美国重新恢复邦交,是他在古巴居留的这22年里发生的“最伟大的事”。他确信,自古巴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他认为这是一种从未被认作是有理有据的措施)中被去掉后, 自从两国重新建立外交关系后,一切将会变得理智,而且封锁制裁也将被取消。制裁给古巴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议会提案

今年5月4日,Portmann曾呈上一份议会提案,要求加深两国在经济、科研、教育领域的合作。他甚至提出应签订双边贸易协议。他对瑞士资讯表示,“这是为了协助改善古巴的经济状况,并且争取让瑞士减小对美国和欧盟的依赖”。

瑞士驳回了该提案,因为去年两国间的双边贸易额很小,2014年瑞士自古巴进口3120万瑞郎的物资;出口仅1780万。

外交部也认为,发展资金每年1000万瑞郎足矣,瑞士的科技合作对古巴具有榜样作用。

“今后应加强合作。因为随着经济改革和政治破冰,古巴民众间的社会不平等状况会加剧”。

目前,女大使也就是瑞士经济国务秘书处(Seco)双边经济关系处处长Livia Leu将于11月以客人身份参加在哈瓦那举办的国际博览会(FIHAV)。

瑞士没有说:“不,我们不希望这样”,而是说:“暂时还不需要”。这是正确的,“因为目前还无法作大生意,只是建立联系,为今后开展业务探路。瑞士现在就要定好位,这很重要”。

“为什么不呢?”Winkler反问道:“12年前当我们的商贸行会成立时,很多人认为,我们不会成功,因为没法与古巴做生意。然而今天我们已经有会员61个,而其中10个都是在纽约上市的”。

*考虑到受访者的愿望,本编辑部不公开受访者全名

古美关系

1961年1月3日:美国和古巴中断外交关系。

自此,直至7月20日,由瑞士代表美国在古巴的利益。

自1991年至7月20日,瑞士也代表着古巴在华盛顿的外交利益。

1977年:美国和古巴协议建立维护本方利益的代表处。

2014年12月17日:劳尔·卡斯特罗和奥巴马宣布两国重新建立外交联系。

2015年5月29日:美国将古巴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名单中剔除。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