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倢

简介

北京人,祖籍山东。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系。2003年赴瑞深造,获弗里堡大学教育学学士、比较及跨文化教育硕士学位。2011年进入瑞士资讯swissinfo.ch。工作语言:中文、法语、德语、英语。姓名缩写:gj

侧重领域

艺术、跨文化、瑞士政治

混血儿Alex迷恋上的并不是中国表妹本人,而是她身上的东方气息,接近她就仿佛接近了中国。

华裔瑞士导演 看电影:走进华人第二代的世界

作者:
郭倢

混血小伙儿Alex Chen从中国爸爸那里继承了亚洲的眉眼,但却有着法国妈妈那样的深邃眼神,他风平浪静地活在自己的世界,直到有一天,当哥哥神秘离世,他才被命运一把扯进了自己的中国根脉… 电影《虎的灵魂》讲述了一个玄机暗藏、矛盾交织的跨文化家庭故事。而讲故事的人自己也很有故事。

提契诺州Castel San Pietro一间改造成书亭的公用电话亭。

通讯手段 还记得公共电话亭吗?

作者:
郭倢及RTS

"Braggio村仿佛是在瑞士的尽头,寥无人迹,但有一座公用电话亭。想当年,这里可是全村的中心,电话亭知道小山村最多的秘密。"瑞士电讯供应商瑞士电信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引发出一片怀旧情怀。可是谁还在最近两年进过公共电话亭?Braggio村的电话亭每年平均被使用两次,年营业额仅为1.4瑞郎。

“如果瑞士是一座房屋,那它应该是座标准式建筑 ,外观平凡,内部实用整洁,没有奢侈的按摩浴缸。”

这就是瑞士 谁是典型的瑞士人?

作者:
郭倢

怎样才是“典型的瑞士人”?是西装笔挺、精明善算的银行家,还是勤恳耐劳、思想保守的农民?是五大三粗、力大无比的摔跤手,还是细致入微、精益求精的制表师?同一血缘的家人都各有秉性,何况一国之民。“典型”不可说,一说就错。

据统计,瑞士的精英圈子里共有5983名成功人士- 对于一个总人口840万的国家来说,他们真可谓是“人上人”了,一起来看看他们到底是谁?

瑞士精英排行榜 瑞士精英阶层都有谁?

作者:
郭倢及《Allez savoir》杂志

精英(Elite)一词来源于拉丁语的“选择、选拔”(eligere),“被挑选出来的”必然是最优秀的,即在一个社会中拥有过人政治权力、财力和脑力的群体。瑞士有一间精英研究室,专门定义瑞士20世纪以来精英阶层的构成。据统计,瑞士今天的精英圈子里共有5983名成功人士。这些人上人到底是谁?

圣诞老人是否走进了所有瑞士华人的心中?

瑞士华人 你我的圣诞大不同

作者:
郭倢

隆冬带着习习寒气准时降临,圣诞季也五光十色地来了。每年这时,瑞士城市里就会魔术般“长出”一棵棵绚丽的圣诞树,像精致的女人被打扮到指尖儿;大小商家一脚迈入年终冲刺,橱窗里的商品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更不用说人头攒动、有如中国庙会般热闹的圣诞市场了,就算不买东西,喝杯热气腾腾的热红酒,也一样high。

瑞士是一个三权分立、权力制衡的法治国;中国现在也讲依法治国,最近党的十八大还提出一个新的概念- “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

《瑞士民法典》:中国法学家眼中的宝

作者:
郭倢

虽为人口不足千万的小国,瑞士向来令人向往。外人多会夸奖它的经济蓬勃、风光秀丽;但本地人知道:瑞士坚实的法治传统也是百姓安居乐业的保障。在瑞中经济合作愈发密切之时,两国的法制交流也悄然兴起。《瑞士民法典》中文译本就于今年出版成书。译者于海涌教授说,这部瑞士法典对中国民法典的编纂有着特别重要的参考价值。

既想拥有充裕的时间陪伴孩子成长,又不想事业发展受限,这对于瑞士的爸爸们来说可不容易。

理想和现实 瑞士人梦想的生活: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
郭倢

“高工资、好工作、幸福家庭、新汽车、酷手机… 你期冀的是什么?你是否正在过着梦想中的日子?”今年9月,两家瑞士报纸联合发出关于“瑞士人理想生活”的网上调查,引起2.1万名读者的热烈回响。调查结果就一句话:瑞士人什么都想要!孟子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可活在人间天堂的瑞士人偏不知足。

苏黎世州规定,一年级小学生每天的作业量最多10分钟,二年级20分钟,以此类推式递增:小学6年级的学生,每天做作业时间不能超过60分钟。

学业压力 瑞士小学:真能取消作业?

作者:
郭倢

“直到孩子们手疼为止”:近日瑞士《每日导报》一篇文章的题目令人一头雾水。这个手疼的孩子叫安莉,是一名普通的北京5年级小学生。为了赶作业,她的手被磨得生疼,连笔都握不住了。这一幕让瑞士记者惊耳骇目。也难怪,瑞士的义务教育一向被华人形容为“自由宽松”。但就算这样,各界还正吵吵着要取消小学生的作业。

目前,瑞士土地上生活着450对有繁殖能力的白鹳夫妇,这一数字创下了历史纪录。

动物故事 “送子鸟”终于在瑞士子孙满堂

作者:
郭倢

瑞士人所说的“送子鸟”学名欧洲白鹳,它们尖嘴、长颈、细腿,白衣黑翅,动作优雅,颇似中国的“长寿仙禽”丹顶鹤。不过,白鹳没有红色的丹顶,却长着红嘴红足,少了一丝仙风道骨,多了一分活泼俏皮。你肯定见过它叼着布包裹高飞的样子,至少在卡通形象中它常常如此:它包裹里装的可不是便当,而是胖娃儿。

昨天瑞士选民拒绝了提高养老金动议;今天,养老金系统的改革“养老2020”将被提上议会议事日程。

媒体反馈 瑞士不提高养老金,老人也不会喝西北风

“为了不因为养老金犯愁,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得老年痴呆症了”- 在瑞士弗里堡《自由报》(La Liberté)本周一(9月26日)的头版漫画中,三位拄着拐、叼着烟斗的老人坐在街边长椅上一脸的无可奈何。瑞士选民在昨天的投票中否决了增加养老及遗属保险的动议,今日媒体回响中的“不甘”之情若隐若现。

显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