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国家公园


一片没有人类干扰的"净土"




 ()

在发展迅速的现代社会,自然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破坏,像许多国家一样,瑞士也利用国家公园的形式保护自然。在瑞士与意大利接壤处的深山老林中,有一片不受人类干扰的“净土”,那里的动植物可以自由自在地繁殖生长。

作为阿尔卑斯山地区第一个自然保护区,瑞士国家公园在100年前就已经在国外产生了很大影响。现如今要想在一个地区实行如此严格的保护政策,几乎不再可能。

  

“现在你们要决定的是:我们应不应该为动物和植物提供一片自由的天地,不受人类的影响?不砍伐不射杀,禁止宠物入内?”

这是1914年3月25日早上,当时的国民院议员Walter Bissegger向他的议员同事们提出的问题,最后国会通过了这一建议,为建立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国家公园开启了绿灯。同年8月1日,瑞士国家公园在下恩嘎丁地区诞生。

这个位于格劳宾登州的国家公园的一大特点是: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很高的科研级别。国家公园的组建者都是科研人员,这是国家公园成为瑞士最大的天然实验室的有利条件,这里被称为一片“任自然界自由发展的永久用地”。

“最有意义的是,瑞士国家公园在针对自然发展过程的长期科研上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瑞士国家公园在其网站上这样写道。

对于历史学家Patrick Kupper来说,“瑞士国家公园是一个科学试点。”这位历史学家出了一本名为《创造野生环境》的书,书中写道:“这是一个实验,通过这个实验人们会了解到,大自然如果在不受人类影响的情况下会怎样继续发展。”

“旗舰公园”

“瑞士国家公园为整个欧洲树立了榜样,一方面设立了严格的自然保护措施,另一方面对动植物种类加以保护,”阿尔卑斯保护区工作网(ALPARC)负责人Guido Plassmann这样说。在阿尔卑斯地区和欧洲缺少这样的保护区。

联邦环境局负责实施公园政策的人Matthias Stremlow 将这个国家公园称为“瑞士的旗舰公园”,他说:“它为欧洲‘国家公园运动’开辟了先河。”

“随后法国、德国、奥地利和意大利都紧随瑞士之后,建立了国家公园,”Kupper说。总是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代表团来下恩嘎丁地区考察。

国家公园地图

为了纪念瑞士国家公园成立100周年,公园推出了一本书-《瑞士公园地图:首个100年》(Atlas des Schweizerischen Nationalparks. Die ersten 100 Jahre)。

这本书通过丰富的图表材料对这100年来在公园中进行的科学研究工作进行了讲解,并对公园中的空间发展进行了描写。

另外配合这本书,还设立了一个www.atlasnationalpark.ch网站,对书中的题目加以深化并完成与读者之间的互动。

2013年11月瑞士制图协会(SGK)因国家公园地图而获得了瑞士制图金奖“Prix Carto”奖。

严格的保护措施

国家公园的发起者们最看重对自然保护区的全面保护措施,按照世界自然保护协会(IUCN)的标准,瑞士国家公园属于最高级别保护区。

来国家公园观光的人:只能在画着记号的道路上行走;不能带走和乱扔任何东西;不能带狗;不能点火;不能游泳或野营;不能做任何改变自然的事。公园管理员有权对犯规者予以罚款。

100年前就在一个地区实行如此严格的保护措施,与当时的工业化和社会变更有关,但是也与阿尔卑斯地区的旅游业发展有关,历史学家Kupper说。

阻碍和战争

在偏远的下恩嘎丁地区,国家公园发起者们找到了理想的地点-在Val Cluozza山谷侧面无人居住的地区。

但是有一些障碍需要逾越,首先边远而且在意大利边境招致了批评-因为一个国家公园应该在瑞士的中部;另外,对意大利偷猎者的恐慌也是反对的理由;最后还要说服周围地区的居民。

但是幸运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总动员在瑞士国家公园在成立日之后才真正开始。“我估计,如果战争的迹象提前出现,国会不会再同意向国家公园拨款的,”Kupper说。

原本在第一个国家公园建立之后,还应该相继出现更多类似项目,但是最后全部泡汤。“在世界大战和战争时期,自然保护事宜不再被优先考虑,”Kupper这样解释:“因此‘首个瑞士国家公园’变成了‘瑞士国家公园’。”

历史数据

1872年美国黄石公园作为国家公园在怀俄明州开放,这是世界上首家国家公园。

接下来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都将巨大的无人触及的国土设立为国家公园。

1906年瑞士自然科学协会在年会上首次对国家公园计划进行讨论。

1908年由瑞士自然科学协会多名成员组成的瑞士自然保护委员会,在Paul Sarasin的带领下对隘口地区无人居住的Cluozzatal山谷进行了考察。

1909年瑞典将9个地区设定为国家公园,这是欧洲的第一批国家公园。

同一年,Sarasin与其他自然保护委员会成员一起作为“自然保护区”租下了Val Cluozza山谷那片地区。

1911年Sarasin向联邦委员会递交了向自然保护区拨款的申请,1912年又在下恩嘎丁地区签订了更多的自然保护区的租赁协议。

1914年3月国家公园计划才经过联邦各下属各机构的检验正式被递交给国会商讨。

1914年8月1日,瑞士国家公园作为阿尔卑斯山的第一个自然保护区正式开放。

(资料来源:Patrick Kupper“创建野生保护区”)

第二个国家公园

直到今天,国家公园依然是个有意义的话题,Stremlow 强调:“保护自然景观,让自然界存在于没有人类打扰的环境中,还有一个重要意义,那就是保证生物的多样性。”

他提到了两个项目Adula和Locarnese,这两个地区被推荐给联邦作为国家公园的候选地址,联邦、州和地区会在财政上提供支持。国际上也会对瑞士的第二个国家公园计划表示欢迎。

这两个项目都属于“II”级保护区项目,与野生公园不同的是,这些地区以“恢复”和“生成”为主要目的。

尽管瑞士已经有了一个这个级别的公园,但如果还想达到“1A”保护级困难依然很大,Plassmann说:“标准相对较高。”

结合地方

对于自然保护区项目来说,面对的一个难题总是,要被当地居民所接受。“人必须被考虑进来,”Plassmann强调,Stremlow也对此表示同意:“联邦在公园法律中,将地方居民考虑在内。”

完全有可能的是,在未来的几年中,会出现第二个国家公园,用Stremlow的话说,设立国家公园这样的想法有“很好的机会”。


(翻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