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瑞士法律 瑞士禁止代孕生子

作者:

每个人对幸福生活有着不同的想象和定义,有人认为有个相亲相爱的人一起白头偕老就是幸福,有人则想象被孩子承欢膝下才是莫大的幸福。然而因为种种原因现代人生个孩子似乎不再那么容易。 瑞士每六对夫妻中就有一对不是出于自愿原因没有孩 ...

《瑞士不简单》 瑞士孩子当大人养

作者:

瑞士人喜欢孩子,给予他们特殊的关照。无论在大街或火车上,路人或乘客常投以关爱的眼神对小朋友微笑。尤其,老奶奶爱逗弄婴儿,看待他们犹如自己的孙儿般亲昵。我曾陪同友人和她的孩子推娃娃车出游,一路上不少人行注目礼,让我跟着体验了“明星级”的特殊待遇。...

更多内容

下面内容也许对你有帮助。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退休年龄 瑞士女性是否很幸运?

在9月24日诉诸全国公决的议题中,将女性退休年龄由64岁推迟至65岁,成了瑞士养老金体系大换血中最受抨击的措施之一。不过在整个欧洲,目前基本上只有瑞士女性可以比男性早退休。 在女权与性别平等方面,瑞士并不属前卫国家之列。 ...

瑞士空军 瑞士又一架战斗机坠毁,飞行员殉难

2017年9月12日早晨,瑞士空军一架PC-7型飞机在伯尔尼高原的Schreckhorn地区坠毁,9月13日晚,飞行员尸体在飞机坠毁地点找到,9月14日,瑞士军队将飞行员尸体运回。 根据空军指挥官Aldo Schelle ...

铁路事故 瑞士中部列车相撞,33人受伤

作者:

瑞士中部城市安德马特(Andermatt)发生两列火车相撞事故,目前有33人受伤。警方已作出确认,该事故发生在周一上午。

瑞士的女同性恋 “任何人都无法剥夺我们做母亲的权利”

作者: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位母亲,这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即使瑞士法律不允许我将其实现,这也是我的权利。”Gabriela拉过Ornella的手,并将其紧紧攥在自己手中,而后她接着说:“Aaron有两个妈妈,享有无尽关爱,爱是家庭的核心,爱与家庭结构毫无关系。”

《瑞士不简单》 瑞士猫儿当狗养、狗儿当人养

作者:

瑞士人保有赤子之心,毫不掩饰对动物的喜爱。无论在户外碰见牛羊猪马,或在亲友家中看到猫狗,他们的眼神闪烁光芒,展开发自内心的微笑,主动抚抱它们。我先生和婆婆去台湾旅行,看见路边的野猫,每每表露怜惜之心,忍不住伸手抚摸,甚至拍照留念。瑞士人喜欢动物,尤其猫狗是最受欢迎的宠物。...

高山大奖 雪崩控制系统斩获高山促进奖

作者:

一款由驻址于伯尔尼的公司研发的雪崩防护预警软件和应用程序-Wyssen雪崩控制操作系统(Wyssen Avalanche Control),一举在“2017年度高山大奖”(Prix Montagne)中拔得头筹,斩获第一。 ...

甜蜜家园? 移民钟爱瑞士的安全,却不爱这里的百姓

作者:

外侨的天堂当有瑞士的治安、南非的休闲、芬兰的老师和墨西哥邻居,然而,如果作为外侨,你有的是南非的治安、芬兰的休闲、墨西哥老师和瑞士人邻居,那么你就等于是坠入了移民的地狱。

移民故事 解密“边缘移民”往事

作者:

纳粹支持者、妓院老鸨、政治流亡人士、自强不息的年轻女性……他们只是巴塞尔移民警察局封存多年的档案中的一个缩影。他们的故事,揭示了一部历经人生冷暖、看惯世间百态的游子,最终在莱茵河畔这座瑞士老城安家落户的个人史。

艺术基金Legs pro culture 办好身后事:让文化当你的继承人

作者:

瑞士"亲文化遗嘱”基金(Legs pro culture)发起一项颇有创意的计划:它邀请瑞士居民把自己1%的财产捐给文化事业。待承诺人去世之后,基金便会将他的这笔捐款作为遗产提供给新一代艺术家,以支持其艺术创作。

工作签证 非欧盟人才有望拿瑞士工签

作者:

苏黎世、日内瓦和巴塞尔这瑞士三大经济最强州,携手呼吁联邦政府为欧盟境外的外籍雇员颁发更多工签。它们表示,自身经济与科研能力的高低,正是取决于这些来自非欧盟国家的高技能人才。 在瑞士就业的外籍员工人数多寡的限定,长期以来始终 ...

《瑞士不简单》 你的干净对我来说不干净

作者:

瑞士是全球最干净的国家。2014年耶鲁大学在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环境绩效指数”(EPI),瑞士便排名第一位。许多游客对阿尔卑斯山小国干净的环境印象深刻,赞美街道整洁有序,没有任意堆置的杂物,绵延百公里的铁路几乎看不到一张纸屑。...

常见问题 关于瑞士入籍:应该知道的10件事

怎么变成瑞士人?怎样才能满足入籍条件?得在瑞士住多久才行?瑞士资讯swissinfo.ch搜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提问,以下是对10个最常见问题的解答。

在瑞养娃 在瑞士孩子生病从来不输液?

作者:

大人孩子,左依右靠,目光迷离地盯着那瓶高高在上的液体一滴滴流进身体,长夜难熬。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童年记忆。可是在瑞士,绝大多数的小朋友都没见过吊瓶长什么样子。他们是怎么看病的呢?那些“打着点滴长大”的中国妈妈,在瑞士生儿育女之后,如何看待瑞士的儿科医疗系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