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医疗费用


瑞士医院太多让人愁


作者:Clare O’Dea, 于Saanen


自2012年起,著名的旅游胜地格施塔德-Saanen地区不再有医院了,这令当地的村民们大为不满 (swissinfo.ch)

自2012年起,著名的旅游胜地格施塔德-Saanen地区不再有医院了,这令当地的村民们大为不满

(swissinfo.ch)

瑞士的医院太多,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要想解决这一问题,也实属不易。因为瑞士人喜欢在地方医院里就近就医,无论花费多少。如今一项整合医院的计划尚在艰难地进行中…

一个多世纪以来,Saanen医院的患者一直在享受着伯尔尼高原的田园风光。有些人透过医院的窗户,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家。这家医院仿佛是“长在”这一地区的,没有人能够设想,没有它的生活。

然而就在2年前,这家医院关门了。在经历了一场历时10年的政治和宣传大战之后,并入了邻近的Simmental医院。

现在,整幢大楼呈现出一派颓废景象,这一位于小镇西部的建筑,弥漫出一股被遗弃的味道,停车场空空如也,周围的绿地似乎已被忽略。大楼原来的入口处,里面贴着告示,直接告诉人们,要想就医,请去Zweisimmen,17公里以外。

失去医院的痛苦是长期的,在小镇中心的Doris咖啡馆里,提起这话题依然有不少人义愤填膺:

“在像Saanenland这样的旅游区,还包括格施塔德(Gstaad)这样的旅游胜地,关掉当地医院是一种耻辱,”一位来吃午饭的客人抱怨道。“它服务于地区,运转得很好,赤字也在控制之中,我在Saanenland住了一辈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发生这种事”。

当地人担心遇到紧急情况,难以及时地抵达医院,何况按计划,不久之后Zweisimmen的产科也要关闭。

 “对我们来说,无论医院是在Zweisimmen还是Chateau D’Oex,又有什么用呢?一旦发生什么事,特别在冬季,交通繁忙,你根本就不能很快地出镇,”一位年老的妇人说。

规模效益

医院花费占所有健康医疗支出的44%,2012年瑞士的健康支出是6800万瑞郎。

Saanen是2002-2012年间,65所被关闭或合并的急救医院之一,这令瑞士的医院规模从363所,下降到298所。

 “不要只看到医院被关闭,”医院联合组织H+的Nicole Fivaz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有些只是被合并,一起工作而已。例如以前5家独立的医院,现在并成了一家实体,统称为索罗图恩医院公司,”她说。

还有一些医院可以焕发新的生机,例如Saanen医院,就可以成为一座新的健康护理中心。

虽然一些州的医院已经合并了,但规模依然很小,这就意味着在质量和花销上难以保障。

 “医院保持一定的规模-300-400个床位,这很重要。瑞士的大部分医院都比较小,这也是之所以昂贵的原因,”巴塞尔大学健康经济学家Stefan Felder这样告诉swissinfo.ch。

2009年他退休之后,前卫生部长帕斯卡尔·库什潘(Pascal Couchepin)批准了著名的裁减瑞士1/3医院的决议,力图将健康医疗费用降到可控范围之内,其他医院将向专业化方向发展。当时刚离职的联邦卫生局长也表达过同样意见。

但这种分析很少出自于政治家之口,特别是州一级起决策作用的人,因为他们要参加竞选,而选民不愿意听到这样的意见。gfs.ch最近所作民意调查显示,4/5的消费者在被问及期待医院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时回答,他们希望在“每个地区”都能享受到专业治疗。而依照州的大小,一个州是要有好几个“地区”。

 “人们对我们的现行体系挺满意,他们希望能就近就医,”Fivaz说。

僵局

而在巴塞尔,局面陷入了僵持阶段,两个州-巴塞尔乡村和巴塞尔城市半州,到底哪个州的大医院要关闭?2个州的人都认同,该地区的医院过多,但他们都不愿关闭自己家门口的医院。

巴塞尔乡村半州的州长Isaac Reber向瑞士媒体表示:“我们知道,这一地区的医院数量过剩了”。明年全国的保险金都将上涨,金额依据居住州的不同而各异,但最高的涨幅将出现在两个巴塞尔州。

甚至位于Bruderholz巴塞尔乡村州医院的CEO也承认,该地区的医院过多。不过他还是于今年9月宣布,计划扩张该医院。

 “如果当地的医疗能力已然过剩,而且对这家医院没有那么多的真正需要,那么就不应该继续向它拨款,”医疗保险联合组织Santésuisse的Paul Rhyn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这是一个政策问题。有些医院据我们所知确实在质量和效益上难以保障,如果我们可以改变医院的整体布局的话,那么早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但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有许多政策禁令,而且公众也不希望这样做,”Rhyn补充道。

名单系统

各州负责各自的健康医疗预算,并自行拟定纳入强制性医保系统的医院名单。

Felder将这一体系描绘成“卡特尔”。“每个州都有一份医院名单,名单上的医院可以对患者进行治疗,并且把账单寄到法律规定必须要给付医疗款的保险公司”。

 “保险公司不能自由选择合作医院。如果允许鼓励投保人选择指定医院就医的话,那现在的体系就会完全不同,”这位经济学家说。

有些州,例如伯尔尼州正在考虑改变目前的医院格局,朝向专业化发展,但医院的“受托区”理论上要延伸至本州区域以外,这是比较难以实现的。

这也是各州卫生局长联席会议组织要负责的难题。据瑞士资讯了解,该组织将医院费用不断攀升,归咎于医学的进步,以及人口结构的变化,年老体弱、患有慢性病的人在不停增多。

目前没有找到合适的政策或改革可以改变现在的状况。

 “在卫生局长联席会议的支持下,已经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合并。这并不是为了改变医院的分布密度,而是为了改变治疗效果,”该会议组织在一份书面回答中这样写道。

会议组织提到了3个成功案例,并已批准一项跨州的高专业化医疗协议。

 “可以想象,今后有更多的地方性医院将会停业,这不是一个政治决策,而更多的是一种商业选择,”它补充写到。

而Saanen的故事则显示出,合并不会进行得那么简单。Saanen是那种“可以”被关掉的医院:它与另一家医院邻近、已陷入赤字,就诊率不高,经济效益过低,没有专长。尽管如此,关掉它,也不是件容易事。

质量与数量有关 

一些医院每年做的手术过少,因此难以对医疗的质量和安全做出保障,专家解释说。

以摘除胰腺为例,这是一个大手术,在确诊为癌症或严重发炎后必须实施。2010年共有50多家瑞士医院做了740台这样的手术。

这类手术性命攸关,且可能伴有严重并发症,所以最好在每年进行过20-30台类似手术的医院实施。

然而依据联邦卫生局数据,2010年所进行的38台摘除胰腺手术,是在每年进行类似手术不足10台的医院内进行的。其中18台在瑞士德语区、16台在法语区、4台在意大利语区。另外20台手术在经验较丰富的医院进行,它们每年至少做20台类似的手术。

(数据:Santésuisse)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