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是保是杀?


瑞士与狼:20年爱恨情仇


作者:Ariane Gigon , 于乌里州Isenthal


1998年以来,在瑞士登记在册的野狼共计57只。在格劳宾登州居住着瑞士唯一一支狼群;目前,瓦莱州也疑似有狼群生活的痕迹。 (wolf.ch)

1998年以来,在瑞士登记在册的野狼共计57只。在格劳宾登州居住着瑞士唯一一支狼群;目前,瓦莱州也疑似有狼群生活的痕迹。

(wolf.ch)

在瑞士,“保狼”和“反狼”的阵营可谓势不两立。狼群已经重返瑞士土地20年了,尽管这种食肉动物受一项国际公约的保护,但其实际处境一直十分微妙。

全国唯一一支狼群住在格劳宾登州,它们今年究竟生了几只小崽儿?出生公告已经写好,照片也已拍到:8月中旬,瑞士终于见到了今年新生狼崽儿中的3只。该州野生动物办公室的负责人表示:“从2012年开始,每年狼群都添丁进口,今年也不例外。”

从2012年到现在,这已经是该狼群繁衍的第四代幼崽了。不久前,山间自动摄像机拍摄的照片证实了它们的存在。这窝小狼很可能不止3只:以往几年,它们每窝都是5、6只。

反对狼群的人还将目光投向瓦莱州的Augstbord地区:公狼M46和母狼F14是否也繁殖了后代,形成了瑞士境内的第二支狼群?等到夏末,答案就可以揭晓了。

这边儿,人们喜悦地观察着狼的动静;那边儿,人们却心怀恐惧和不满。在瓦莱州,人们刚刚获准射杀了一只咬死了38只绵羊的无名野狼。自从1995年重返瑞士国境之后,野狼们已经制造了一连串的“血腥事件”。

目前状况

据估算,在卡拉布里亚(意大利南部)和阿尔卑斯山脉之间生活着大约800至1000只野狼。而阿尔卑斯地区的狼也达到200-300只。

在瑞士各个地区都曾发现野狼的踪迹:2001年在提契诺和格劳宾登州,2006年在伯尔尼州,2007年沃州,2009年卢塞恩州等。2014年底,在瑞士人口最多的苏黎世州,也发现有狼出没:一只狼不巧葬身火车车轮之下。今年6月,在瑞士中部的上瓦尔登和乌里两个州均发生绵羊遇袭遭害事件。目前估计,在相关地区的野狼数量为27只:动物保护协会认为这一数量“微不足道”。瑞士狼之友协会(德、法, Groupe Loup Suisse)认为,瑞士境内的自然环境有容纳200只野狼的潜力。

Calanda的狼群今年生出几只小狼还不得而知。食肉动物和野生动物生态协会(多语,KORA)的Fridolin Zimmermann透露,今年6月,当地狩猎协会安设的摄影机拍摄到一只乳房充盈的母狼。

自1998年以来,协会登记在册的狼包括57只公狼(编号为M01至M57)和15只母狼(编号为F01至F15),共计72只。其中,确定死亡的有15只,其他狼匹或离开瑞士境内,或自行死去,未被发现。

调控作用

今年7月,野狼保护者公布了一份报告,其中关于狼群在瑞士繁衍状况的信息不甚明了。世界自然基金会(多语,WWF)则“旗帜鲜明”地对狼群表达感谢:“森林和大自然对你们说谢谢。”因为狼群对森林的生态平衡起到重要的调控作用。

因为狼的存在,农民需要更用心地去保护夏天上山吃草的羊群。“放养意味着羊群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从历史上来看,这是一种很新的放牧方式,对绵羊群来说并非很有利:20万只羊中,每年能死掉4000只,大多数是因病或摔伤致死的,而被食肉动物袭杀而死的比例不过占10%,”自然基金会代表表示。

因为有狼的威胁,畜牧者必须要给羊群配备牧羊犬“护驾”。而保镖犬的品种通常有比利牛斯牧羊犬或马雷马牧羊犬两种。自然基金会代表笑道:“听起来可能很荒谬,但狼可以说间接地保护了成百上千只绵羊的生命。”

捕杀的本性

在乌里州,绵羊遇袭事件愈演愈烈。Daniel Imholz和Werner Herger两位牧民都遭受了损失。他们所在的Isenthal小镇只有经过一条蜿蜒向上的小路才能到达,而道路下方就是四森林州湖在乌里的湖界。夏季散养时,要想去看高山牧场里的羊群,还得从小镇出发坐一段缆车,再步行2个小时才可以。

但今年,因为狼已经在该地区咬死了50多只羊,所以农民纷纷把羊赶回山下。光Daniel Imholz和Werner Herger两位牧民就损失了20多只羊。

“这只狼杀生成性,”Herger愤慨地说。它袭击羊并非为了裹腹,因为它一次就会咬死很多只羊。“惨剧发生后,专家来做过鉴定,他们也说,设置牧羊犬并非易事,” Imholz补充道。

“其实在哪儿都能保护羊群,”瑞士狼协会(德,CHWolf)主席、兽医Christina Steiner说道。该协会的使命之一就是帮助农民加强羊群的防护措施。确实,引入牧羊犬,让它适应羊群,让羊不再惊恐,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如果因为草地过于不规整,或者地面石子过多而需要巨大的投入,那么最简便的还是放弃使用一些高山牧区。

拯救山谷

Daniel Imholz想要强调的正是这个“地点”问题:“是我们保障了山谷的生机。饲养绵羊是我们重要的收入来源。一旦我们离开,学校将会关门,山里也留不住人了。另外,山猫逞凶也不算新鲜事儿了,山里的野鹿的数量也在大幅减少。可以说,狼有可能把我们整个山谷都‘毁掉’。”

“确实如此,”Daniel Imholz接着说:“但是狼只是各种问题中的一个,不管怎样,我们都要保证这里农业的继续发展。如果把狼杀死,也并不能解决问题。” Imholz打算养几只牧羊犬,他知道自己也“别无选择”。

20年前的那只狼

1995年7月16日,发生狼袭羊事件,四只绵羊葬身狼口。到了9月,受害绵羊数量已经上升到22只。另一位牧民也同样损失了65只羊。

这一事件成为狼匹重返瑞士国土的标志。据官方资料的记载,最后一只“瑞士狼”于1871年在提契诺州的Iragna被射杀。1972年,意大利狼群因为保护政策的出台而开始大量繁衍。1987年,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区出现狼的踪迹,1992年,狼群开始出没于法国Mercantour。

另一种食肉动物棕熊也于2005年重返瑞士。

在瑞士唯一有狼群出没的格劳宾登州,牧羊犬在近几年已经成为普遍措施。该州的渔猎监管办公室主任Georg Brosi透露,当地的情势还比较稳定,他说:“狼群带来的问题相对较少。当然,我们的地形也相对简单。”

1995年,瓦莱州也重新出现狼的踪影。那时,牧羊犬还很少见,时常有羊遭到狼的残忍袭击。农民、猎人和政客要求放宽狩猎许可。当时,由于1979年签署的一部野生动物保护政策伯尔尼协定(英、法),瑞士对捕猎的规定非常严格。

可行的方案

自7月中旬以来,各州获得了治理狼群的新途径。规范(多语)得到了修改:在损害严重、或人类安全受到威胁时,允许射杀野狼。

“狼本身对人并无威胁,”Christina Steiner解释道:“它们其实是想躲着人的,但又无意远离人类居住区。如果一只狼与人混熟,那它会变得很危险,尤其是为了吃的。”

根据新的规定,只要联邦环境局批准,狼群最后一窝小崽的一半都可以杀灭。但若是孤狼一只,那它的生杀大权则掌握在州政府的手中。目前,各州射狼之前要征求一个跨州委员会的批准。

“新规定给各州自由诠释的空间太大,”Christina Steiner批评道:“有时候,很难区分成年和未成年野狼。如果老狼被杀,那狼群就有四分五裂的危险。年轻的狼会自己四处搜寻易捕的猎物,给人类造成更大的损失。” 

联邦环境局的发言人Rebekka Reichlin对此回应道:“新规范中明确指出,禁止猎杀育有幼崽的成年狼。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不能开枪。”也正因如此,瓦莱州居民认为新规定过于保守。渔猎办公室的Peter Scheibler认为新政策“本应让猎杀野狼的程序得到简化。”

关于狼的争论绝好地映射出瑞士的“城乡差异”:城里人更倾向于“爱狼”。但在格劳宾登人Georg Brosi眼里,爱也好,怕也罢,强烈的情绪总有平静的一天。

在Isenthal,Daniel Imholz却不想让步,他说:“‘狼回来是好事‘,这说起来倒挺轻巧,特别是如果你住在城里。但城里人还老说要治理狐狸呢。在我们乡下,狐狸一点儿都不是问题。”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