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男女平等 “女人就是应该留在厨房里,而不是去投票”

1972年,瑞士国会中第一批女议员。

1972年,瑞士国会中第一批女议员。

(Keystone)

“他们就是不同意,真没办法”,1982年内阿彭策尔州男性否决了赋予女性投票权之后,一位当地女性在接受瑞士电视台采访时,失望地说。

瑞士男性的确很长时间都不愿意让女性参与投票。对比1893年就拥有了投票权的新西兰女性,瑞士女性实在是抬不起头来,直至1971年她们才终于得到了投票和选举权。而内阿彭策尔州的女性则直到1990年瑞士联邦法院一锤定音:“女性必须拥有投票权”之后,才在州层面允许参与投票。

难道瑞士在这方面是一个如此落后的国家吗?放眼世界,几千年来几乎都是男性大权在握,并拥有参与决策的权力。男性可以作为国王、独裁者、总统、国会主席或者大法官来决定一切。而女性在许多国家都没有政治参与权。瑞士也只是不例外而已,对女性的压抑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可怕的现象。

三八妇女节 瑞士女性很晚才拥有投票权

瑞士是实行直接民主的国家,全民投票的民主形式一向是各国效仿的榜样,但是谁曾想到,瑞士女性直至1971年才获得国家层面的投票和选举权,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开怀的事,而一部令人忍俊不住、以女性投票权为题材的喜剧片《上帝的安排》借三八妇女节之际在瑞士大小电影院上映。 ...

而瑞士的特殊性体现在,它是一个直接民主国家,女性是否拥有投票权并不由国家决定,而是完全取决于瑞士男性的一念之差。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瑞士的直接民主实际上是“男性民主”,因而压抑了女性的民主。

谁也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和优越感,如果其他国家的男性也有机会投票决定,是否愿意将投票权与女性分享,那么结果一定也不会令人吃惊。

再观察一下其他的特别之处不难发现,瑞士在20世纪的两场世界大战中,一直“洁身自好”,因而也未受到任何动荡,而其他西方国家则不同,都不同程度地卷进了战争的漩涡,这在某种程度上为女性投票权赋予了有利的条件。

在这里兵役制度也起了重要的影响作用。历史上,一直实行这样的不成文规定,服兵役的人有权决定是否发起一场战争,因为要参战的是这些当兵的人。因此不服兵役的女性也自然在投票权问题上受到了忽略。

当然瑞士人的保守也在女性投票权上附上了一层浓重的色彩。这一点从瑞士电视台采访民众时,他们的言论中可见一斑,比如一名阿彭策尔州女性在1982年说过这样的话:“女人就是应该留在厨房里,而不是去投票。”

因此突破这样的重重障碍,让瑞士男性最后同意女性拥有投票权,其实已经是个奇迹了。何况,男性付出的代价还是将参与决策权与女性平分秋色。许多男性可以公正、平和地对待自己的优势,在现代社会这样的男性就更多了。那么,有朝一日,瑞士能够在经济界及社会其他层面都做到男女平等,也就指日可待了。

你能想象瑞士是一个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吗? 欢迎发表言论,请在下方留言。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