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走进On鞋 一家瑞士跑鞋初创企业的跨国公司之路

要想偶遇卡斯帕·科佩蒂(Casper Coppetti),你要么沿着苏黎世的利马特河跑步,要么到瑞士东部地区徒步旅行,或者乘飞机去圣保罗或东京。快速发展的瑞士跑鞋品牌On的联合创始人总在不断前进,在行业逆境中求生存。

走進On鞋 一家瑞士運動鞋初創企業的跨國公司之路

要想偶遇卡斯帕·科佩蒂,你要麼沿著蘇黎世的利馬特河跑步,要麼到瑞士東部地區徒步旅行,或者乘飛機去聖保羅或東京。快速發展的瑞士運動鞋品牌On的聯合創始人總在不斷前進,在行業逆境中求生存。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仕紳化 養老基金令年輕人無力支付房租

面對投資壓力,瑞士國家養老基金瘋狂地投資房地產,因為,投資房地產既安全,又回報豐厚。這就抬升了房價。為了抵制這種現象,瑞士、德國和奧地利的一些絕望的民眾提出了公民動議。

仕绅化 瑞士养老基金令年轻人无力支付房租

面对投资压力,瑞士养老基金疯狂地投资房地产,因为,投资房地产既安全,又回报丰厚。这就抬升了房价。为了抵制这种现象,瑞士、德国和奥地利的一些绝望的居民提出了公民动议。 

瑞士住房(系列) 瑞士人住不惯中国式住房

上世纪80年代末,瑞士建筑师多纳特·凯伯(Donat Kamber)去了中国,中国传统房屋的水平建筑方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他在瑞士建了4所这样的房子,但这样的房屋与瑞士人的现代住房理念格格不入。

蒙蒂马戏团(Circus Monti) 瑞士蒙蒂马戏团:多点支撑,振翅高飞

传统企业如何在现代社会保持活力?瑞士蒙蒂马戏团的盈利不靠空中飞人,也不靠动物跳舞,而是依靠多样的经营模式。

瑞士求職就業 瑞士:謀愛容易,謀生難;安居容易,樂業難

眾所周知,瑞士是各國人心目中適居宜業的“桃花源”。然而,對那些因為愛情移民瑞士的亞洲女性來說,謀愛容易,謀生難;安居容易,樂業難。你為什麼遲遲找不到稱心的工作?該如何從求職“鄙視鏈”的底端重回職場呢?

外國人數據 瑞士移民的人數出現下降

與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從歐盟、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FTA)及第三國來瑞士定居的人數有所下降。聯邦移民局7月23日通過網站公佈,1月至6月間,共有63’333外國人來瑞士定居。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7月25日 上午9:30

外国人数据 瑞士移民的人数出现下降

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从欧盟、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及第三国来瑞士定居的人数有所下降。联邦移民局通过网站公布,1-6月间,共有63’333外国人来瑞士定居。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7月25日 上午9:30

瑞士僱傭關係矛盾 劉醫生在瑞士會被告上法庭嗎?

劉醫生*收到了一封律師函,並附有一張1.5萬瑞郎的帳單。原因是劉醫生的太太在距離他原工作診所5公里的瑞士小鎮開了一家中醫診所,而劉醫生當初與這位老闆簽署了一份帶有限制條款的勞動合約。合約中規定,劉醫生在合約終止後,不得在距離這家診所5公里範圍內從事中醫行業。

瑞士雇佣关系矛盾 刘医生在瑞士会被告上法庭吗?

刘医生收到了一封律师函,并附有一张1.5万瑞郎的账单。原因是刘医生的太太在距离他原工作诊所5公里的瑞士小镇开了一家中医诊所,而刘医生当初与这位老板签署了一份带有限制条款的劳动合同。合同中规定,刘医生在合同终止后,不得在距离这家诊所5公里范围内从事中医行业。

老龄化社会 未来十年瑞士预计有50万个空缺岗位

瑞银预测,婴儿潮一代人退休以及就业市场的结构变化可能意味着未来十年瑞士将有多达500’000个岗位人手短缺。该银行建议,除了通过吸纳移民来填补空缺,还需要鼓励更多的老人和女性参加工作。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7月15日 上午10:15

養老國 瑞士 等你老了,會留在瑞士住養老院嗎?

都說瑞士是一個適合老年人生活的國家,生活在瑞士的2-3萬華人中的50後、60後,年過半百,進入花甲之年,以前還很遙遠的養老問題也被提上人生日程,是葉落歸根,還是留在第二故鄉?瑞士的養老院是否適合華人居住?

养老国瑞士 等你老了,会留在瑞士住养老院吗?

都说瑞士是一个适合老年人生活的国家,生活在瑞士的2-3万华人中的50后、60后,年过半百,进入花甲之年,以前还很遥远的养老问题也被提上人生日程,是叶落归根,还是留在第二故乡?瑞士的养老院是否适合华人居住?

繼續教育 今年瑞士學生選擇了哪些職業方向?

約8.5萬名瑞士年輕人最近必須決定接受哪種職業的培訓。這方面的最新調查結果和以往一樣,顯示了男女之間巨大的選擇職業差異。

继续教育 今年瑞士学生选择了哪些职业方向?

约8.5万名瑞士年轻人最近必须决定接受哪种职业的培训。这方面的最新调查结果和以往一样,显示了男女之间巨大的择业差异。

同工不同酬 瑞士薪资差距依然悬殊

两项最新调研结果显示,就薪酬而言,男女雇员之间依然存在着明显差距;不考虑性别因素,在瑞士规模最大的26家企业内部,高管与普通员工之间的收入差距悬殊如故。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6月28日 上午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