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主题

以下内容为与主题相关的头条文章

辅助自杀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会来瑞士安乐死吗?

Vivi是个孝顺女儿,这位在瑞士生活了30年的上海女性,从母亲查出肝癌晚期直到去世的11个月期间,往返中国16次服侍于病榻之前,亲身经历了母亲在医疗极限之外,生命线上的无奈挣扎。母亲去世后,Vivi回到瑞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入了瑞士安乐死机构“解脱”(Exit)成为会员。 ...

费德勒在瑞士人心目中的地位 在瑞士,不爱费德勒的后果很严重!

这个搞笑视频告诉你,费德勒在瑞士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高大上,你光知道他还不行,你还要由衷地赞许他,至少要呼应别人对他的赞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所以作为外国人,要想被瑞士人接受,一定要像热爱瑞士一样热爱费德勒。

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参阅

以下内容为与该主题相关的其他文章

融入瑞士社会+瑞士双轨制教育 “我在瑞士当学徒” - 不上大学的另一条出路

13岁的孙浩男2011年随父母来到瑞士定居,新的环境,新的教育体制,语言不通。对于重视教育的中国人来说,如何在瑞士开始学业算是头等大事。最终他为什么没有选择读大学?其中的深意只有在瑞士生活过的人才懂。来一起听听孙浩男的故事,了解融入瑞士的年轻人对读书、对生活、对成功的理解。 ...

他,她,还是两者皆非? 其他国家正强化对跨性别人士的保护,瑞士会怎么做?

鉴于很多国家已相继出台了对跨性别人士的法律保护条文,因此目前,瑞士政府业已着手研究是否该采取类似的措施。如果获得批准,这将是跨性别群体人权组织的胜利,但实施起来可能并不容易。 ...

罪恶之人 瑞士法庭打击动物虐待

瑞士报章于6月24日报道,近10年来瑞士因虐待动物被定罪的人数增长了两倍。 据瑞士联邦统计局(多语)透露,2017年瑞士各法庭共做出474次定罪裁决。2007年这个数字仅为166次。 《周日报》(SonntagsZeitung)与《晨报周日版》(Le Matin ...

“支持青年”(Pro Juventute) 当朋友谈及自杀,你该怎么做?

在瑞士,平均每三天就有一名年轻人自寻短见、寻求轻生。现如今,一项颇具创意的自杀预防宣传活动期冀鼓励有自杀倾向的年轻人寻求帮助。(瑞士电视台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

安全驾驶 瑞士将开车者的强制体检年龄上调为75岁

老年驾车者必须接受体检的年龄将上调五年,改为75岁。政府已宣布这一修改将从2019年1月1日起生效。 6月15日公布的一份政府声明(德、法、意)表示,75岁(含)以上老年驾车人必须每两年做一次体检。与此同时,受各州正式认可、能够做这类检查的医生的最高年龄也由70岁上调至75岁。 ...

宠物义务 在瑞士养猫,将必须给猫做绝育

瑞士动物保护组织收集了11.5万个签名,呼吁今后养猫者必须为猫做绝育。并将这一请愿上交联邦,目的在于减少瑞士流浪猫的数量及减轻它们没必要的痛苦。 ...

毛茸茸的朋友 瑞士人最喜爱什么动物?

长颈鹿、长鼻浣熊、骆驼-瑞士人喜爱的动物可谓多种多样。2017年登记在册的宠物总数超过100万只,绝大多数人仍然选择猫和狗来陪伴自己。 截至去年年底,全国狗类数据库Amicus登记了55.1万只狗,比2016年多了1.88万只。在瑞士要养狗必须去登记,所以这个数字应该比较靠谱。 ...

领养丑闻 瑞士人早年收养的斯里兰卡孤儿有些是被拐儿童

上个世纪80年代,西方国家的配偶们相继收养了1.1万余名斯里兰卡儿童,而其中有些孩子的身份却扑朔迷离、疑窦丛生。时过境迁,现如今,数百名当年被瑞士夫妇领养、自此定居于瑞士的斯里兰卡人,正设法追根溯源,弄清自己究竟是被合法收养的孤儿、还是非法贩卖的被拐儿童。 ...

瑞士安乐死 安乐死,主教怎么看?“损人利已,见利忘义!”

巴塞尔主教菲利克斯·格密尔(Felix Gmür)对围绕近期无病无灾、104岁高龄的澳大利亚科学家赴瑞寻求安乐死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与轰炸式的报道予以严词批评,认为安乐死日趋商业化无异于“唯利是图、自私自利”之举。 继近日104岁的澳大利亚知名植物学家及生态学家大卫·古道尔(David ...

动物园惨案 瑞士熊孩子云云死在熊妈妈掌下

云云(Nuage)是位于瑞士沃州Vallorbe野生动物园Juraparc里的一只4个月大的小熊。本周一(5月21日)它死在了妈妈的掌下。 “起初我们以为只是妈妈Zoé 和云云在嬉戏。后来则像是妈妈要给孩子一点儿教训,” ...

嘘,这是瑞士社会忌讳的话题 中国孩子“葛优躺”?瑞士孩子照顾爹妈

当父母或亲属生病时,儿童可能要充当起私人护理员的角色。瑞士有史以来首次相关数据调查显示,在10-15岁的青少年群体里,将近8%的儿童是尚未成年的少年护理者-这个比例之高甚至远远超过调研者此前的预期。 ...

Gaétan Girardin,前青少年护理者

Gaétan Girardin的妈妈患有精神类疾病。对他而言,支持小组会有所帮助。

Giulia Brändli,青少年护理者

Giulia Brändli讲述了她照顾身患癌症的母亲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