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圣哥达铁路隧道—直接民主的奇迹




这些是修建1882年开放的圣哥达铁路隧道的矿工们,在1875年的一次罢工中,他们中的四个被击毙。

这些是修建1882年开放的圣哥达铁路隧道的矿工们,在1875年的一次罢工中,他们中的四个被击毙。

(sbb)

新圣哥达铁路隧道,不仅是世界最长也是耗资最巨大的一条铁路隧道。1211日圣哥达铁路正式按照正常的发车计划开始行车,瑞士公民曾就是否修建这条造价上百亿的宏伟工程,多次进行全民投票,因此圣哥达铁路隧道也堪称是一个直接民主的奇迹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在像瑞士这样实行直接民主的国家,要想实行这样庞大的项目可谓难上加难。因为瑞士公民可以利用全民复决的形式终止这样的巨大工程。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去年6月,联邦总统施耐德-阿曼为这条崭新的长达57公里的圣哥达铁路隧道开通剪彩的时候,那种喜悦也就愈发强烈。不少欧洲国家的领导人出席了开幕仪式,媒体更是蜂拥而至。这条隧道的开通带来了非常正面的国际反响,多家媒体异口同声地将其赞为“直接民主结出的硕果”。

对于巴塞尔大学的历史学家Georg Kreis,德外部链接来说,这一世纪工程的完工不仅是“奇迹”和“胜利”,也是一种“幸运”,因为瑞士选民曾以64%的大多数票赞同修建这条世界最长的铁路隧道。一般情况下,瑞士公民对于这种受到政府支持的高大上“科技”和“巨额”工程,有一种天生的“抵触”。

圣哥达基础隧道

圣哥达铁路基础隧道是第一条横穿阿尔卑斯山脉不需要爬越明显的高度的铁路。它缩短了苏黎世到米兰之间的行车时间。2016年6月,这条57公里长的隧道剪彩开通。修建这条隧道历时17年,花费120亿瑞郎。这条基础隧道是新阿尔卑斯铁路干线(Neat)的一部分,2016年12月11日正式按照行车计划通车。

但是圣哥达铁路隧道却打破了这一陈规:1992年瑞士公民就为这一预算高达100亿瑞郎的宏伟计划开了绿灯,这一项目被命名为“Neat”,是新阿尔卑斯铁路干线的德文缩写。这条干线的核心部分是穿越阿尔卑斯的一条铁路隧道,1998年选民们再次投票赞成将预算增至155亿瑞郎。如今修建这条干线的费用已经达到了240亿瑞郎,其中120亿用于圣哥达铁路隧道。

圣哥达铁路隧道计划之所以在直接民主的框架下得以完成,还要归功于瑞士各州之间的相互协调一致的精神。圣哥达项目得到了八方支援,瑞士西部地区勒奇山线路和瑞士东部地区为配合中轴项目对一些较小切入口都进行了改善。

另一个实例:乌里州曾经提出将圣哥达隧道延长至乌里湖,但未能如愿,但是在修建隧道的时候,还是建了一个预备接口,以备不时之需。

成功的秘诀:团结反对派

从整体上看,因为担心公民会利用全民复决的形式来终止这项大计划,从一开始圣哥达铁路隧道计划就本着共同合作的心态进行。“虽然官方机构花费大量精力准备制定全民投票的议案,将修建过程搞得十分繁复,但是这样做却大大冲淡了反对的呼声,”瑞士政治家Claude Longchamp这样说:“如果没有全民投票,新阿尔卑斯铁路干线计划实行起来应该更加简捷和省钱,但是会像所有类似的大项目一样受到潮涌般的反对。”

这对我们实行圣哥达铁路隧道计划时是一个良好的经验,团结反对派是我们的第二大秘密武器。“直接民主的好处是可以把可以预期的反对意见考虑在内,从而防止出现有威胁性的反对行为。”

反对铁路国有化的律师Josef_Zemp被选入了联邦委员会

(wikipedia)

瑞士铁路建设史上的另一个成功实例是瑞士铁路的国有化。1891年该项计划在第一次全民投票中以失败告吹,当时的铁道部长不得不辞职。为了避免政府内出现危机,反对铁路国有化的律师Josef_Zemp (德)外部链接被选入了联邦委员会,1898年在他的任期内,瑞士选民通过了五大铁路集团的国有化。“政治家们认为直接民主团结反对派的做法,在这里起了很大的作用,”Longchamp这样说。

这位政治家兼历史学家表示,19世纪瑞士发生了许多铁路与直接民主相关的逸事。作为其他的例子他举了1860年左右的民主运动,“这是请愿权带来的不良经验造成的结果。”

换句话说,请愿权不再能满足公民的需要,全民复决的时期到了。“当时伯尔尼到比尔之间的铁路计划正遭非议,于是1862年反对者发起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全民复决,”Longchamp说。

1874年全民投票被纳入了联邦宪法。按照Longchamp的说法,这改变了议会的民主规则。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