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直接民主 第一任邦女郎家乡的民主之道




奥斯特蒙地根投票点的车站上摆着今日投票的牌子。

奥斯特蒙地根投票点的车站上摆着今日投票的牌子。

(邵大海,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大多数人知道瑞士,是因为它如画的风景;优质的产品;美味的奶制品;发达的金融业;出色的教育体制,然而要问瑞士人最引以为荣的是什么,答案一定令人出乎意外:直接民主!“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拥有象我们这样可以针对任何事发起全民投票,”紧挨着伯尔尼的奥斯特蒙地根镇镇长Thomas Iten骄傲地说。

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人不能想象,瑞士任何一位公民都可以针对具体事项通过全民动议发起全民投票,如果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便可制定出相关新法,甚至更改宪法。人民的确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民主体现在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在这个区区41285平方公里的国土上,瑞士人讲4种语言;分为26个州,2294个城镇(Gemeinde)。这样的情形就算是中国的秦始皇驾到,恐怕也无“用武之地”,因为瑞士人自古就遵从国民的自主。

一城一镇一小国

奥斯特蒙第根(Ostermundigen)是与瑞士首都伯尔尼紧密相连的一个小城镇,这个面积为6平方公里的城镇是伯尔尼州第四“大”城镇,也是第一任邦女郎乌苏拉·安德丝(Ursula Andress)出生的地方,镇长Iten先生不无骄傲地介绍。他的确有骄傲的理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象所有其他地区一样奥斯特蒙第根也有着自己的议会、镇政府,堪称是一个“小国”。

奥斯特蒙地根镇长在投票箱中投下了自己的一票。

(邵大海,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那么一镇之长,也堪称是一位“小国王”。40岁出头的Iten先生看起来干练不失亲和,从他办公室墙上挂的儿童随笔上不难看出他也是位好父亲。有国王之位,却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Iten镇长讲起本镇的民主之道,堪称如数家珍。

镇里的大事小情都可以通过直接民主的形式-投票决定,比如选举镇长;镇办工作人员的养老金改革,或者镇中心要拆掉一座饭店老建筑,建一座高楼;主街上要开通有轨电车,这些事都曾成为投票的议题。

Ite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镇内如果有人想针对一件事发起公民投票,只要收集到400个(联邦层面是5万-10万个)有效签名,就可以把全镇公民聚集到投票箱前。

他从十岁起就生活在奥斯特蒙第根,“我认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Iten已经是第二次连任镇长,对这里充满感情。至于他为什么从政,他引用了一句中国箴言:“不怕慢就怕站”,他年轻的时候曾被选入奥斯特蒙第根的议会,从此开始了政治生涯。

后来无论是在议会中还是作为镇长,他都是本着那句中国箴言行事,他说:“直接民主是我们的一个特权,要想保住它我们必须保持前进的状态,因为社会在变化,我每天都在努力让奥斯特蒙地根变起来,因为如果我们不做,就要等着别人来替我们做。这就是我从政的动机。”

奥斯特蒙地根的确发生着变化,这里兴建了许多新的现代住宅区,其中一些是环保的无车区,这样做也是为了吸引中产阶级的迁入。有轨电车的议案得到通过,这里通往伯尔尼的交通将更加便利发达。

在这个小城镇中,处处可以感受到民主形式的存在:作为奥斯特蒙第根的公民,每个人都可以参加议会的会议;镇政府还常常组织各种开放的讨论会,比如2016年11月20日公民就参加了一个关于新建高楼,外面花园建设的讨论。

镇长本人也为公民开放一对一谈话时间,任何人都可以受到镇长的“接见”。“当然也不乏有人以为找我‘好办事’,这种情况也要区别对待,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向人们敞开大门。”

外国人投票权

在奥斯特蒙第根的居民中,外国人的比例是28%,当年邦女郎乌苏拉·安德丝的父亲也是德国人。目前外国人在瑞士没有投票权,唯一一个在法语区沃州某个小城的外国人针对个别事务拥有投票权。对此Iten镇长表示:“我认为外国人应该首先完成入籍,再拥有投票权,因为入籍也是融入的结果,之后再参加选举和投票就顺理成章了。”

在奥斯特蒙地根外国人虽然没有投票权,但是在议会的每个委员会中都会留一个位置给外国人代表,表达外国人的心愿。

这位镇长说,就像外国人希望我们接纳他们一样,我们也对外国人有所期待,“我不能理解的是,有的人来瑞士30多年了,居然还不会讲德语。”融入是双方的事,“我们期待外国人能尊重我们的法律,尊重我们的文化、习惯,如果外国人走在大街上与人问好,这是一种接受我们文化的标志。”(瑞士人有向路人示意问好的习惯,大城市除外)。

有孩子的外国人似乎更容易融入。“我们的学校在外国人融入问题上做了很多,无论是家长会、电影之夜和各种活动,不仅帮助外国孩子融入,对家长也是很大的帮助,”Iten镇长说。

骨子里的民主

瑞士人的直接民主可谓流淌在血液之中,代代相传。Iten镇长每年会前往学校与孩子们见1-2次面。“我并不是去告诉他们直接民主的好与坏,而是鼓励他们以后一定要参加投票。”

家长对孩子的影响也很大,T. Thoman是一个20几岁的小伙子,一个地地道道的黑人,一开口却说一口流利的瑞士德语。他是奥斯特蒙地根投票事务负责人Peter Rutschi的副手,他告诉swissinfo.ch:“我的父亲是瑞士人,母亲来自津巴布韦,我8个月的时候来到瑞士,在这里上的学。我父亲就很热衷于政治,所以我也受到了影响。”他已经被选为奥斯特蒙地根议会的代表。

直接民主在瑞士人心目中几乎是一种义务。2016年11月27日是瑞士的全民投票日,瑞士国民针对是否放弃核能进行投票。镇中心小学的教学楼临时成为投票处。两位临时被招来的义工前来帮忙在选票上盖章和核实身份。

Rutschi先生告诉swissinfo.ch:“我们一般是按照字母的顺序,在新搬来奥斯特蒙地根的人和刚刚拥有投票的年轻人中随意找出几个人来当投票日的义工。”问他们是否喜欢做这份工作,在周日来当义工,他们表示:“喜欢可能有点夸张,但这是我们的义务,就像服兵役一样,是不容逃脱的职责。”

“被轮到而不能来的人有义务做出合理的解释,否则要缴纳约150瑞郎的罚款,”Rutschi表示。

独立却融合

虽然瑞士人追求独立,每个人州、每个地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是他们非常以他们的国家感到骄傲,“美国人也说他们是联邦制的代表,但是他们的公民却不能针对具体事宜进行投票,瑞士的直接民主是独一无二的!”Iten镇长最后掷地有声地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