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中国人首次登上艾格北壁

山脚下一片绿荫,脚下却是一片白雪

山脚下一片绿荫,脚下却是一片白雪

瑞士具有传奇色彩的艾格峰北壁素有“杀人坡”之称,其脚下埋葬的60多位登山勇士用生命标记着它的险恶。2010年9月4日-7日,来自中国的登山者孙斌和高清,首次向它发起了挑战,并在6日13时左右成功登顶。

艾格北壁与马特洪峰、大乔拉斯峰比肩,并称为欧洲三大北壁,而艾格峰也因山势险峻而被视为"欧洲第一险峰"。来自中国的登山者,他们为什么选中了艾格北壁?他们的初衷又是什么?

前中国国家登山队教练、曾就职于北京奥组委火炬接力中心的专业登山人士孙斌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的采访。这位如今已自组了“爱巅峰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的小伙子,曾是北大化学系的学生,后因加入名噪一时的北大山鹰社而与登山结下不解之缘。

他个子不高但很敦实健壮,其言简意赅、逻辑清晰的回答中间杂着英文和法文用词,特别是在提及登山的专业词汇时,这大概是缘于他在法国沙木尼接受登山训练的经历,和近些年所长期进行的国际宣传工作。

选择艾格北壁

欧洲险峻的山峰很多,为什么选择瑞士的艾格北壁呢?面对记者的问题,孙斌说:“我在沙木尼受训时,欧洲3大北壁的概念就已进入我的脑海,艾格北壁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我在想,作为登山者早晚要尝试一下”。

而且“今年4月,我们与瑞士国家旅游局共同举办了“瑞士阿尔卑斯山地文化论坛暨《阿尔卑斯:自然的巨人》观影活动,这部关于约翰·哈林三世攀登艾格峰的电影让我们萌生起,中国人应该也试试的念头”。

走在因特拉肯的大街上,孙斌抬头看了看被云雾笼罩的艾格峰继续对记者说:“它的北壁很陡峭,经常有碎石滑落,这是登山者最担心的事情;另外还有天气原因,希望雪已被冻住,这样会减少石块滚落的机会;不过这几天瑞士天暖,看看那山上有云的地方,可能已经下雨了”。

“我们这次选择的是经Ostegghütte到Mittellegihütte再登顶的比较简单的攀登路线,登上艾格峰可能有30多条线路,但我有意识地没有接触这些资料,我希望按自己的经验,攀登一个对我来说全新的线路,”他补充说到。

选择瑞士

“而且艾格峰本身的传奇故事也影响了几代人,我希望感受一下它的历史,并将它介绍给中国人,”孙斌希望带给中国人的,其实不仅是这次登山的经历,他认为瑞士登山事业的发展经验,更是他应该带回中国的。

“这里真的很美,在海拔2000、3000米的地方,就可以看到雪线景色,要是在中国,那是要到5000、6000米才能看到的,”同行的女登山队员邓琳在不停地拍照之余,对记者说道。

孙斌肯定了她的看法:“阿尔卑斯攀登运动为何起源于此而又百年方兴未艾,这是有一定原因的,自然风光无疑是原因之一”。其次还有便利的交通、完备的山间小屋补给和明确清晰的路标。队员们对瑞士的火车赞不绝口,“难以想象,瑞士的火车可以把人运到山脚下,” 邓琳说。“在中国我们要首先乘火车、汽车,然后骑马、徒步,最后才能开始攀登,”另一位队员高清表示,他和孙斌一起结成了二人组,成功经北路登上了艾格峰峰顶。

民间登山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也不过30年,孙斌认为,除了在登山技术、思维和策略上,中国与世界尚有差距外,基础设施建设也有不足之处,“只有方便了,才能唤起普通人对登山的兴趣”。另外因特拉肯地区山腰处的小木屋让中国登山队员们啧啧称赞,“就像三星级酒店,”这些由阿尔卑斯登山俱乐部负责系统管理的散落于山间的木屋,让攀登变成了一种享受。尽管运输补给对这些小屋来说并不容易,但它们也并没有因此漫天要价,每晚75瑞郎包早晚餐的“高山小店”,让人感觉特别温馨舒适。

“瑞士登山事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备的系统,有很多经验我们都可以学习,”孙斌说:“另外,我目前还在进行攀登7大洲最高峰和南北两极的计划,我希望丰富自己的世界登山经历,充实登山线路和技巧的‘数据库’,然后再传授给其他人。而在瑞士攀登艾格,一定能为我的数据库装入不少东西”。

瑞士方面对孙斌这次登山也给予了不少支持,瑞士旅游局、因特拉肯旅游局、少女峰铁路公司都向他提供了相关信息,当地著名登山家Thomas Ulrich还向孙斌介绍了自己攀登艾格的经验:“他已攀登过那么多高山,艾格,估计也没什么问题,”Ulrich对孙斌很有信心,他建议孙斌一定要时刻关注瑞士的当地天气预报。因这两日瑞士天气不利于登山,Ulrich还特意打电话问候孙斌,面对高山,山友之间更容易结成真挚的友谊,无论国籍。

登山的意义

然而登山毕竟是一项冒险的运动,为什么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热爱登山事业呢?“我已经选择登山作为自己的职业,这里面肯定是有适合自己和擅长等原因。我想选择登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

登山是所有运动中与自然结合得最紧密的:进入一座山,动用你所有的姿势、技能,掌握好气候等时机,利用自己最原始的能力克服陡峭的地形,这是一种很深入的接触。我们来自于自然,这个过程也是在回归自然。

另外,我觉得现代社会人的身体在退化,在攀登过程中控制自己的身体,找回身体本身的一种感觉,超越自我对我来说是一种重要体验。”

孙斌继续说道:“登山确实很辛苦,有时会孤独、心理压力大,但现代人获得幸福的难度越来越大,登山可以降低幸福的底线,让你觉得吃个苹果、洗个澡,都会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为了让更多的人体验登山的幸福,孙斌成立了“爱巅峰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希望为热爱登山的人提供专业的知识和技术支持;他的理想便是成立专业的登山学校。他相信在中国有一个热爱登山的高端市场的存在,但愿在他的推动下,中国民间登山事业可以蒸蒸日上,让更多的普通人享受登山的乐趣。

孙斌

孙斌,目前属The North Face运动员,原中国国家登山队教练,大学时曾任北京大学山鹰社攀岩队队长。

13年的高山探险、以及攀岩、攀冰经历,拥有丰富的攀登经验和登山活动组织经验,曾登顶过珠穆朗玛峰、希夏邦玛峰等国内外著名山峰。

2006至2008年在北京奥组委负责火炬接力珠峰传递项目,现创办北京爱巅峰致力于开拓高端登山探险事业。

“7+2”登山活动

“7+2”是指攀登全球七大洲最高峰,且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的极限探险活动,这九个点代表的是地球上各个坐标系的极点,也是全部极限点的概念。

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分别为亚洲的珠穆朗玛峰、北美洲的麦金利峰、南美洲的阿空加瓜峰、非洲的乞力马扎罗峰、南极洲的文森峰、欧洲的厄尔布鲁士峰和大洋洲的查亚峰或科修斯科峰。

对于攀登七大洲最高峰而言,亦是全世界众多登山者的攀登梦想。

在孙斌等队员的带领下,“爱巅峰7+2”2010年度系列活动已完成:

2010年2月,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攀登(全员登顶);

2010年6月,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峰攀登(全员登顶);

计划中:2010年9月29日启程,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攀登;

2010年11月30日启程,南极点徒步+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攀登;

2010年12月29日启程,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攀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