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事务

中国欲倾全力扩大在联合国的影响

联合国在特朗普政府的粗暴攻击下正日渐削弱,而中国摆出强国之势,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中。增加的不只是中国投入联合国的财政款项,还有中国在联合国各专门机构占据的领导岗位总数。

Philip Schaufelberger (插图)

美国总统对联合国组织表现出敌意后,中国政府利用这一局面加强了自己的国际地位的提升。新冠病毒从中国大都市武汉蔓延到世界各地,引发全球性疫情-这一局面是否将对中国在联合国的“崛起”起到阻碍作用?这次健康危机对经济的破坏性经济影响必将加剧北京和华盛顿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全球第一工业大国,几年来一直占据世界经济增长的30%。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趁着美国从“世界警察”角色的逐步退出,明确而响亮地要求在联合国拥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2019年,中国成了仅次于美国,对联合国维和行动做出最重要财政贡献的国家(2019-2020年65亿美元预算的15.21%),也是维和部队第十大兵力提供国(82863总人数中的2544人)。中国还是联合国财政预算的第二大缴纳国(2020年为3.37亿美元),仍仅次于美国(2020年为6.79亿美元)。

北京方面已获得足够的选票,令15个联合国专门机构中的4个选举中国人作为领导,这四个组织分别是: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国际电信联盟(ITU)、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

通过再次确定共产党在中国的强大领导权,习近平公开对抗尊重公民自由的西方民主自由模式。具体表现在于中国试图改变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工作方向,而这不惜以牺牲人权卫士为代价。

在人权理事会第43届会议上,中国外交部人权事务特别代表刘华曾铿锵有力地阐述过中国政府的信念:“中国的实践表明,保护人权不只存在一种单一方式,现代化也不是西方化。人权保护必须要与符合一个国家国情的发展道路相结合。”

指责中国镇压香港等地异见人士或迫害新疆穆斯林的人,大可以吞下他们的批评之辞。在2020年2月26日发表的同一份声明中,刘华肯定地表示:“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土地上,没有战争,没有流离失所,也没有恐惧,近14亿人口安居乐业、自由幸福-这是就人权而言最伟大的计划,也是这方面最好的实践。”

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在民权与政治权问题上表现得格外不妥协,这进一步强化了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未曾消失的一条路线。在这方面瑞士曾经有过苦涩的体会:1999年江泽民访瑞期间,在到达伯尔尼联邦大厦时被抗议的藏独人士所激怒。“你们失去了一位朋友,”他愤怒地向时任瑞士联邦总统的露特·德莱富斯(Ruth Dreifuss)说道。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