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滑雪教练 从"东方达沃斯"到瑞士阿尔卑斯

即将赴瑞实习的中国滑雪教练徐忠星和刘金玉

(swissinfo.ch)

今冬,应瑞士国家旅游局之邀,8位中国滑雪教练即将来到瑞士,在阿尔卑斯滑雪道上一展风姿。通过这项活动,瑞士国家旅游局有意激发中国游客对冬季旅游的兴趣。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两位教练出发前往阿尔卑斯山之前,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我们第一次见面,相约吃蒙古火锅。这里是崇礼县县政府驻地西湾子镇,一个距北京西北250公里的地方-它依偎着阴山山脉,而这条巨大山脉横贯华北大平原和蒙古高原之间,将两地分割开来。当年,成吉思汗的骑兵在远征中国时,就曾踏进这里的峡谷隘口。

如今,崇礼县正用“东方达沃斯”的广告语对其滑雪场做着推广。在这里长大的、25岁的徐忠星是被选中参加瑞士阿尔卑斯今冬培训活动的8名教练之一。和他一起接受我们采访的还有23岁的刘金玉,在等待飞往瑞士的日子里,他来到崇礼滑雪场,帮忙培训滑雪教练。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出发了,我们的两位教练朋友都从未迈出过国门,他们并不掩饰自己期待的心情,都急切地想要体验从阿尔卑斯山俯冲而下的快感。当然,疑问也还是有的。比如,需不需要带电饭煲?他们两人既没品尝过奶酪火锅,也没吃过奶酪铁板烧(raclette),但都很高兴能够尝试一下。金玉希望能够适应当地的饮食。

滑雪在中国

据瑞士旅游总局估算,在中国,经常滑雪的游客数量约为500-1000万人。近几年,滑雪场数量剧增,新的滑雪度假村不断出现。而最主要的滑雪场所集中在北京以北、黑龙江和新疆自治区的天山山脉。喜马拉雅的滑雪旅游并没有得到很多开发。

总体来说,中国的滑雪场多是处在中、低海拔地区。亚布力镇制高点的海拔达到1374米。崇礼镇万龙滑雪场的最高海拔达到2110米。北京北部的滑雪场则要普遍求助于人工降雪的方法来制造雪场。

中国适宜滑雪的地理区域并不广阔,而相邻的各个滑雪场也没有共同合作。结果就是,滑雪客很少逗留两天以上。

通过观察万龙滑雪场的雪道,我们可以发现滑雪者的平均滑雪水平相对较低,同他们的“高端行头”形成鲜明反差。最时髦的滑雪服、步话机、带有摄像头的头盔-对于优越的北京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幸福是不能拥有的。

亚布力的滑雪教练刘金玉证实道,滑雪课上,中国学生的期待通常有别于外国学生。中国人首先是想在不受伤的前提下娱乐一下,仅此而已;但外国学生更重视技术的提高。在中国滑雪场经常出现的情况是:滑雪教练看护中国客人的祖父母们,而其他家庭成员则在一旁按照自己的节奏滑雪。

信息框结尾

起步较晚

和忠星一样,金玉同滑雪结缘也是因为他的出生地。他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深处的亚布力镇长大,那里是中国有名的滑雪胜地。2008年,地中海度假俱乐部在亚布力建立了中国第一家滑雪度假村,金玉就在那里当教练。

忠星的父亲是一位建筑工程师,他还有个妹妹。而金玉出身于农民家庭,他父母主要种植草莓、葡萄,还有一块小苗圃。金玉和他的两个妹妹当然也干农活儿。这两个家庭都没有遵循独生子女政策,这在乡村并不少见。

如果说,命运让忠星和金玉生在了滑雪之地,他们身边的亲朋却并没有鼓励他们从事这项冬季运动。金玉15岁时第一次踏上了滑雪板,而他的父母当时并不知情。他的表兄为他找来一套旧的滑雪装备,他便扛着滑雪板,爬上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山丘。

“无用之事”

尽管在亚布力的冬天,除了玩儿雪,无事可做,但是在家长眼里,滑雪是一件既无用、又花钱的事,无异于虚度光阴。什么都无法代替学业和勤奋读书。金玉自己偷偷训练了两年,17岁时成了一名教练,直到这时,他的父母才意识到,原来滑雪也可以挣钱。

忠星21岁时才开始第一次接触滑雪。虽然早在90年代,崇礼就有了第一家滑雪场,但是,滑雪在当时被视为一种奢侈运动,专供北京那些有钱又有闲的周末度假客来消费。忠星和他的同学们玩玩儿简易的雪橇就很满足了。

忠星在河北省沉闷的工业城市秦皇岛攻读了旅游英语专业。当人们问起他的家乡时,他将崇礼形容为滑雪之城,而同时也意识到:自己还从未滑过雪。直到2009年的春节假期,他的朋友送了他一张滑雪场升降机的票,他这才有了初试身手的机会。

瑞士国家旅游局推广活动

应瑞士国家旅游局的邀请,8位中国滑雪教练将于2013年12月8日-2014年3月31日期间访问瑞士。他们将分别驻留于瑞士8个不同的滑雪场,并在当地滑雪学校实习。此外,他们将共同在圣莫里茨接受为期一周的滑雪技巧及教学方法培训。

为了选择接待中国教练的滑雪场,旅游局以2012/13年度中国冬季游客的访问数量为衡量标准。选定的8个滑雪场分别位于:达沃斯(Davos)、恩格尔贝格(Engelberg)、和格林德瓦(Grindelwald)、格施塔德(Gstaad)、圣莫里茨(Saint-Moritz)、韦尔比耶(Verbier)、维拉斯(Villars)和采尔马特(Zermatt)。

关于举办活动的初衷,瑞士国家旅游局中国市场负责人Batiste Pilet介绍道,一是让中国游客更加了解这项冬季运动,因为人们对滑雪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但同时也存在很多盲点;二是将滑雪同瑞士联系起来,推广瑞士作为滑雪目的地的形象。

瑞士国家旅游局预计,在未来的几年里,中国赴瑞进行冬季滑雪旅游的游客数将每年增长1000名。瑞方并不期望游客数的激增,因为中国游客有时会有特殊的需求,滑雪场还需要时间去适应,Batiste Pilet如是说。

信息框结尾

酸痛但快乐着

在初学者滑道稳健地试滑了几次之后,忠星就坐着升降机去了滑道高处。一个很具挑战的向下滑冲就这样开始了。跤摔了无数次,酸痛持续了几天,滑雪瘾也“染”上了。2010年,大学放假时,他还参加了一个月的滑雪教练集中培训。

金玉曾是个叛逆的学生,顺其自然地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英语是他读书时的恶梦-他不明白这门课的用处,他之所以放弃了学业主要也是因为英语。直到在地中海度假俱乐部工作后,他才明白莎翁语言的重要性,于是赶紧补习沟通基础用语-因为无论是俱乐部的同事还是客人们,都来自世界各地。

当一名滑雪教练-作出这个抉择对忠星来说更为艰难,因为他的大学同学都入了公职。直到今天,他的父母还认为最好的工作就是当公务员。对于他选择的道路,忠星解释说:“我有自己的价值观,我很想证明:走自己的路,也可以成功。”一份公职、一套公寓、一部汽车,这并不是唯一的阳关大道。

“看看世界”

忠星和金玉都是通过朋友了解到这次去瑞士实习培训的可能。这是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在阿尔卑斯山上滑雪、在国外过上几个月、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们毫不迟疑地报了名,并同其他6位教练一起被选中参加活动。其中还有一个女孩儿,很快就被同伴们戏称为白雪公主。他们的成功显然要归功于他们从始至终坚持不懈的精神。

金玉和忠星要分别在圣莫里茨(Saint-Moritz)和格林德瓦(Grindelwald)度过这个冬天。他们说好在节假日互相探访。金玉很期待乘坐冰河快车,而忠星想捎回国几块手表和几把瑞士军刀。不过,最让他们翘首以待的,当然还是那雪道上的滑行。


(译自法文: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