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瑞交流 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害怕中国?”

直播中的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的《红外线》(Infrarouge)辩论节目

直播中的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的《红外线》(Infrarouge)辩论节目

(RTS-SWI)

随着瑞士5G频段日前做出分配,“HUAWEI”(华为)这个名字频频出现在瑞士媒体上。中国作为世界强国的崛起,令一些人兴奋,也让另一些人“谈华色变”。为此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的辩论节目《红外线》(Infrarouge)于2月13日就“应不应该害怕中国(Faut-il avoir peur de la Chine?,法)外部链接”展开讨论。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参加当天辩论的各位嘉宾都一致承认中国在未来不可低估的地位,但在某些敏感问题上有着各自的看法。

在被问及到底要不要害怕中国时,日内瓦的右翼保守人民党国民院议员Yves Nidegger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建国70年的马克思主义国家。由于已经错过前几次工业革命,中国决定不再错过第四次工业革命,而这种马克思主义4.0-即用人脸识别取代小区派出所-的模式也同华为手机等其他产品一起出口海外。就这一点而言,我们这些略显疲惫的自由主义者有必要保持谨慎。”

辩论节目嘉宾

  • 日内瓦的右翼保守人民党国民院议员Yves Nidegger。
  • 瑞士西部经济促进会前总裁Philippe Monnier(现任伟雷WayRay外部链接理事)。
  • Heidi.news主编的记者Serge Michel。
  • 日内瓦华文教育基金会副校长孙志敏。
  • 国际特赦组织瑞士分会会长Manon Schick。
  • 在中国落户的Steiger Participations公司总裁Pierre-Yves Bonvin。
  • RTS经济科技板块主管的记者Gaspard Kühn,数周前他刚刚前往中国制作了一套系列报道。
信息框结尾

习近平眼中的世界?

在欧洲倍受争议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在一些欧洲人眼里非洲与欧洲的某些港口与国家已经“陷落”,受所谓“中国模式”的控制。辩论中主持人Alexis Favre播放了一段法国拍摄的纪录片《习近平眼中的世界》(Le Monde Selon Xi Jinping,法)外部链接片断,片中指出债务危机令希腊在经济上极度依赖中国,从而成为习近平安插在欧盟内部的第一匹“特洛伊木马”;匈牙利、塞尔维亚等其他几个依靠中国发展经济与基建的东欧国家,亦打破了欧盟在人权、台湾、达赖喇嘛等问题上所持的一贯态度。

谈到人权,国际特赦组织瑞士分会会长Manon Schick指出瑞士与不少欧洲国家为了经济利益,牺牲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公开批评,她特别提到新疆针对维吾尔族人的劳改营:“去年11月国际特赦组织发表了一份关于新疆劳改营的报告,一百万维吾尔族人未经审判就受到关押,只因为某个机关认为你的胡子太长、履行斋月习俗或者禁酒,这就足以把你关进去接受几个月的劳动改造,每餐饭前还得为习近平祈祷。我们屈服的是这样一种模式,我认为不单是希腊,西方政府都屈服于中国的威权。”

而瑞士西部经济促进会前总裁Philippe Monnier则相信,两国政府要员间私下而真诚的会谈,会比公开的批评更能推动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

不了解是恐惧之源

当主持人问日内瓦华文教育基金会副校长孙志敏女士 “到底该不该害怕中国”时,她不禁哑然失笑:“只有面对不了解的事物人们才会心生恐惧。”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199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尚排世界第十位,世纪之交时已上升至第五位,自2010年至今一直处于世界第二的位置,据世界银行推测,到203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世界第一位。

近年来中国不断向全球伸出经济的触角,在非洲发展基建、建设港口,在欧洲兼并企业,以致一些欧洲国家试图立法禁止中国企业收购本国企业。在孙女士看来,欧洲的这种焦虑是毫无道理的,毕竟中国人与欧洲人的思维方式不尽相同。

已在中国经营多年的专业纺织机生产商Steiger公司的总裁Bonvin也坦言:“如果没有来自中国股东的支持,我们这家中小企业在瓦莱州(Valais)的生产基地将不复存在。”借助中国股东,该企业不但顺利在中国扎根,还得以享受与本地企业同等的原材料采购价格等优势。

崛起中的世界强国 瑞士正在寻找中国方案

中国正在迅速崛起为头号世界强国。大国的崛起对其他国家产生了影响,包括小伙伴瑞士。因此,瑞士必须要找到办法应对新局势。在瑞士,批评政府在内政、经济和外交方面对中国做出太多妥协的声音愈加强烈。

网络监控喜忧谈

辩论的焦点话题无疑是海外面对中国科技进步而产生的焦虑。中国在电子监控、人脸识别、人工智能、5G技术等诸多科技领域都处于世界前列,RTS经济科技板块主管兼记者Gaspard Kühn在中国做报道时有过亲身体验。科技的进步一方面方便了百姓的生活,但同时也增强了对民众的监控。

Kühn的中国系列报道中,异见人士胡佳曾在采访中说:“中国政府所有的资源首先是为中央政府服务,这是他们公开讲的,我们都要为党服务,是党的刀把子,所以监控探头已经超出了维护安全的需要。”Kühn也透露,采访中有不少人不愿就此表达自己的看法。

Nidegger等几位嘉宾表示对中国的网络监控感到担忧。Schick指出中国新近生效了一部法律,要求向中国提供云存储服务的海外企业把服务器设在中国,连Apple都已经向中国政府低头,谷歌甚至曾秘密开发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审查版搜索引擎外部链接(已放弃)。

欧洲向来更为关注个人信息的保护,而中国似乎不存在保护个人信息的问题。Nidegger就此提出一个问题,现在欧洲开始购入中国的技术,但这些技术的开发并没有将个人隐私的保护纳入考虑,那么将来在欧亚大陆占上风的会是欧洲考虑到个人隐私的技术,还是某种“无耻的”技术?

Bonvin也透露:“直到一年多前,本公司同中国分公司还能使用Skype进行视频,后来受到屏蔽,如今我们也不得不使用微信等中国自产的视频通讯工具。不过,即使沟通渠道变得更有限,也不会影响工作的正常进行。”

整场辩论在和谐与彬彬有礼的气氛中进行。各位嘉宾都不约而同提到一个词--“实用主义”。用Heidi.news主编记者Michel的话说,就是“要以实用主义的方式同中国打交道,我们虽有自己的价值观,但不能将其强加于他人,长久以来我们以为自己的价值观是普世价值观,但其实它不是。”

到底应不应该害怕中国?还要留待观众自己去思考。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