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乐观而踌躇满志的瑞士摆脱封锁,聚焦经济

Keystone / Gian Ehrenzeller

面对新冠病毒疫情,瑞士在设法成功遏制疫情在境内传播蔓延的同时,也做到了保护其经济避免遭受停产歇业而引发的最严重恶果,这无疑令瑞士引以为豪。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10日 - 09:30
Sam Jones于苏黎世

尽管近日以来瑞士国内新增确诊病例数量有所回升,但随着欧洲范围内各国经济刺激配套方案逐渐降级,瑞士政府已表明,未来数月必须将经济视为优先考虑的首要任务。

为了彰显这个富裕的阿尔卑斯高山国家的景气形势和繁荣景象,按照目前的计划,瑞士将于10月1日起放开社交集会人数限制,准许在公众场所举办聚集人数在1000人以上的大规模公众活动。此外,部长们还花费了整整一周的时间,与旅游业和酒店餐饮业的业界代表们商议该以何种策略来最大程度地促进瑞士冬季旅游消费增长。

“我们面临的是此前我们毫无头绪、一无所知的局面,”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生物伦理学教授Effy Vayena曾在谈及新冠疫情暴发时感慨道:“(疫情暴发之初,)我们迫切需要争取时间,从而搞清楚到底发生了。”

和最初的猝不及防相比,自瑞士本土疫情暴发5个月以来,瑞士联邦公共卫生部门已逐步更好地了解和掌握了疫情动态。“封锁隔离是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的,”Vayena教授表示:“关注的焦点已发生了很大的转移。我们目前观察到的瑞士现状是,人们已经习惯和接纳了‘需要不可避免地生活在风险社会’的理念。我们现在真正要问的是:‘我们该如何与风险共处?’"

自从瑞士为减缓疫情扩散而采取的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应对措施于6月中旬解除之后,26个州/半州便随即拥有了自行制定防疫对策的权限。和此前联邦政府一样,各州在制定和落实防疫措施时均持乐观态度。瑞士联邦最大的城市-苏黎世,直到8月底才终于施行顾客在商店和商业场所需强制戴口罩的措施,而其他欧洲国家早在数月之前就已经颁布了类似的条例。

Vayena认为,无论是对经济运转,还是对社会整体来说,明智的做法是将重点聚焦于让国家的经济社会生活逐渐恢复常态,总而言之,“瑞士人崇尚(各方利益与诉求的)平衡”。

对瑞士政府的决策者而言,想要在经济和公共卫生健康两者之间进行利弊权衡、竭力让轻重得失达到平衡状态的整体思路,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联邦政府的一位高级科学顾问称,我们采取的战略,绝不是动用公共政策工具来消灭病毒,而是应对病毒。

“重要的是,我们有能力控制疫情事态的发展。当我观察其他国家时,我认为,它们在控制疫情局势上有些信心不足,”这位高级科学顾问表示:“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发现,采取边境封闭和其他各种强硬措施的国家比之前有增无减,而且不少国家仍在讨论要不要效仿采纳。”

无论是在哪个国家,此次疫情都可谓是一场与本国现存的政治分歧和社会分歧的对抗:瑞士也不例外。瑞士的现行体系,由虽然强大、却聚焦于应对处理地方或区域事务的各社区,以及秉持“无为而治、自由放任”(laissez-faire)治理方式的联邦政府所共同组成。

瑞士于3月便先于许多国家提前作出决策,宣布即刻进入封锁状态,举国上下停工停课;但它同时也是欧洲范围内最早批准酒店业全面复工、重新开门迎客的国家之一。自5月中旬迄今,瑞士的餐馆和酒吧宾客盈门,一片繁荣熙攘景象;而今夏的商店也顾客爆满。

瑞士联邦委员兼内政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于8月底公开声明,瑞士新冠病毒疫情形势发展“虽风雨飘摇……但在可控范围内”。负责协调联邦卫生政策的瑞士州级卫生局局长联席会议主席卢卡斯·恩格尔贝格(Lukas Engelberger)则在同一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各州及联邦政府将竭尽所能,避免让公众再度面临第二轮封锁局面。

瑞士民众普遍对这一做法持赞成和支持态度。就在一个月之前,数位公共卫生部门官员犯下的一次微不足道的过失,骤然间引发民众强烈质疑和社会舆论压力,进而突显了很多瑞士人对个人社交生活是否会重新受到限制心存疑虑。

7月31日发布的一份官方报告错误地指出,近期瑞士三分之二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感染来源,可追溯到酒吧、夜总会和餐馆。然而事实上,政府在短短数日之后便对官方数据进行了更正,最终显示:只有1.9%的新增确诊者是在夜总会内感染上了2019冠状病毒病,1.6%的确诊患者感染于酒吧和餐馆;而最高比例的确诊感染病例(27.2%)发生在家庭范围内。

然而近期,瑞士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始终保持稳步上升。联邦公共卫生局(BAG)于9月1日通报单日新增216起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与此同时,此前7天每10万名瑞士居民中新增确诊病例达到了22例。英国政府亦于8月27日宣布,来自瑞士的所有入境旅客必须接受为期14天的自觉隔离。

批评人士警告称,目前,瑞士正玩弄于骄傲自满情绪。在时日漫长而气候干燥的夏季,瑞士人期盼已久的社交生活的回归,几乎完全以露天户外活动的方式进行。而随着气温下降,人们会更多地在室内聚集,届时到底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数是否会出现进一步的增长,目前还尚属未知数。

瑞士政府始终坚持认为,其“疫情可控”的信心背后,是有坚实的科学依据支持的。虽然感染率在夏季有所回升和反弹,不过,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中的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自封锁后最低数据相比几乎并未出现上升。近期,瑞士平均每周仅有3例病患死于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

除此以外,迄今为止,瑞士所采用的密切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以及追踪项目,也被证明是有效果的。这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下载量已突破200万,这意味着,瑞士全国约四分之一的人口已下载安装了这款追踪程序。虽然要使其充分发挥效力,还尚需努力,但联邦卫生部门官员坚信未来可期。

“瑞士(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死亡率低于其他国家,这得归功于我们强大的医疗体系,”在瑞士意大利语区大学(也被称为“卢加诺大学”,Università della Svizzera italiana)任教、同时担任瑞士公共卫生研究所(Swiss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副院长的Suzanne Suggs教授称。“(即便是)被逼到(医疗系统濒临崩溃的)边缘,我们也能比很多国家处理得更好。”

尽管如此,她也提出警示,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充满变数。因此,有效的沟通是成败关键。“每个人都厌倦了这场疫情,并且迫切希望这种病毒能够消失,”她坦言:“但它可并没有对我们感到厌烦。”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20年版权所有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