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人工智能向投票箱邁進

倘若投票選舉流程被外包給人工智能,那麼投票箱或將成為歷史遺留物。 Keystone / David Goldman

日內瓦大學的一支研究團隊目前正在探索以人工智能為動力來驅動民主進程的構想。這一理念則要求瑞士公民設定個人界限。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29日 - 09:00
RTS/dbu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要求把自己所享有的投票表決權交付於人工智能,無疑是一項難以企及的艱鉅任務,尤其是在瑞士這麼一個秉持直接民主制度的國家,國民往往每年要經歷數次投票,且每每都涉及到複雜的議題。

而日內瓦大學的這支研究小組已開始著手解決的,正是關於人工智能在民主進程中所發揮作用的諸多敏感話題。

“我們已經擁有了當前可用於模擬現實的多套人工智能系統。然而,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在未來數年內能為我們的思維方式打造出相同的製造人工智能模型的方法-也就是一套整體的人工智能表示法,”參與該項目的研究人員及講師杰羅姆·杜伯里(Jérôme Duberry)解釋道。他於4月初接受了瑞士法語廣播電視台RTS的採訪。

公民依靠“數位映射”(編者註:digital twins,或稱“數位孿生”、“數位分身”,意指在資訊化平台內模擬物理實體、流程或系統,類似實體系統在資訊化平台中的孿生兄弟。該技術通過物理回覆數據,輔助以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和軟件分析,在資訊化平台內建立一套數位化模擬,該模擬會隨著物理實體的變化而自動作出相應的變化,從而近乎實時地在數位世界裡呈現物理實體的真實狀況)來幫助實現民主決策過程中“增強民主”(編者註:augmented democracy,即使用數位映射來拓展人們直接參與更廣泛民主決策的能力)的理念,這一構想並非新鮮事物。此前,學者兼企業家凱撒·伊達爾戈(César Hidalgo)在TED演講外部链接中曾提出了這一構想。

在伊達爾戈看來,如果今天人們對行車駕駛路線或音樂推薦背後的演算法深信不疑,那麼明天他們就可能會依賴這些演算法去給民選立法者所制定的法律投票。他辯駁稱,最終有朝一日,人們會相信演算法能直接自行編撰法律。

“倘若我們擁有完全可靠、且忠於我們思維方式和投票方式的人工智能,那麼我們就該捫心自問,是否真的還需要議會,”伊達爾戈表示。

人工智能為選民下指導棋,已然成為不爭的現實。正如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外部链接的那樣,2019年,曾有數十萬名歐盟選民通過使用由智庫“歐洲投票觀察”(Vote Watch Europe)開發的一款工具來為自己與參與歐洲議會選舉的候選人進行政見配對。為了給該演算法提供背景資訊 ,用戶們需要回答與歐洲議會往年作出的立法決議相關的一系列問題。另一款類似的演算法工具應用實例,則是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幫助選民選出各自心儀的候選人。

杜伯里則表達出對應用過程中存在的歧視和偏見的擔憂。 “人工智能程序是基於演算法而誕生的。這些演算法皆由人來編寫,而編寫者往往是來自發達國家的白人男性,”他介紹稱。

在與人工智能和民主程序領域的多位專家進行諮詢磋商後,該項目已於本月初向公眾公佈,公眾也受邀就人工智能在投票議程中應該扮演的角色發表意見外部链接

各方意見從極端保守的“幫助公民做決定”、到飽受爭議的“直接(代替選民)投票”,可謂包羅萬象。這項學術研究假定所有人的個人資訊都將會由某家公共實體機構所開發的人工智能系統來收集和處理。研究結果預計將於2021年9月發布。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