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人际情报 谍报工作中,还是人际关系最重要

尽管间谍工具日益精进,但最重要的依然是人际情报

(Reuters)

在间谍工作中,传统的获取情报的方式,已经部分为电子窃取所取代。然而直接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是所谓的“人际情报”,还依然是最重要的。

在日内瓦,美国中央情报局灌醉了一位银行家,并怂恿他酒驾。于是他被捕了。情报局的间谍帮助了他,并把他收编旗下。

中央情报局的前工作人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应该目睹了这一切。然而Peter Regli,这位自1991年-1999年担任瑞士情报局局长的专家,对此却深表怀疑:“以我的经验来看,斯诺登就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我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没有受过特工专门训练的年轻人,可以得悉这样的消息”。

无论如何,这一事件明确地显示出:人际情报(HUMINT)在全世界的情报工作中,仍然占有重要地位。

“对手在想什么?”

“近几年来,所有的情报机构,无论大小,都在使用社交网络或者谷歌这样的网络搜索引擎,为了搜集信息。但人际情报依然是最重要的工具,”Peter Regli强调说。

“如果情报机关开始进行局势分析,那么首先要考虑的是,对手在做什么计划。为了细知详情,他们当然可以查电子邮件、窃听电话。但要想切实知道,对方是如何策划的,那么还是要靠直接的、人际的联系。所以我们需要特工,”这位瑞士情报局NDB前局长说。

对商业间谍来说,瑞士很重要。NDB的传播科副科长Simon Johner在书面回答记者提问时写道:“瑞士地处欧洲中心,又是联合国和众多国际委员会总部的所在地,既是金融中心,也是能源和原料交易中心”。所以“日内瓦是一块有特权的小地方,”国防部部长毛勒(Ueli Maurer)6月中旬这样表示。

外国情报机构对研究中心、高校、国际研究联合机构、高科技公司,以及“有双重潜力”的企业都充满兴趣。因为他们的产品可能被用于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些外国特工机构,还会监视滞留在瑞士的反对派的行动。

2012年4月,苏黎世警方就曾逮捕2位携有高科技设备的人。他们属于格鲁吉亚内政部,来瑞士为了侦察政府反对派的情况。

斯诺登

前中央情报局工作人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目前正处于情报门的漩涡之中,他记录下了美国情报机关收集的信息。他承认,曾以美国外交人员身份在日内瓦工作。瑞士外交部肯定了这一说法。2007年3月-2009年2月,他任美国驻日内瓦联合国长期工作人员。

他承认曾参与诱使一银行家与美国情报机关合作的项目。

瑞士外交部要求美国澄清此事。如获得具体证据,联邦主席毛勒(Ueli Maurer)建议对这位曾驻日内瓦的美国间谍发起刑事调查。

信息框结尾

接近目标

但是如何建立这种人际关系呢?“首先要发现正确的、有用的人。例如现在瑞士与美国有些问题,如果知道美国国税局(IRS)是怎么打算的,就相当好了。那么谁是负责美国对瑞士政策的人呢?”Egli问道。

特工在确认目标后,开始尝试接近目标。这类行动往往持续数年,但必须极其谨慎行事。“因为一旦被识破,问题往往很严重”。

联邦情报局表示,“披着外交官、记者、商人的外衣,国外的情报官员比较容易在瑞士接近政界及经济界的决策人物。翻译也可以获取可靠的信息,此外实习生、博士生,也会给外国特工提供很有价值的信息”。

Peter Regli

少将Peter Regli(69岁)于1991年担任瑞士情报局局长。之前任空中及空中防卫部队的情报处处长。

1999年9月17日,因为Bellasi事件,Regli被委以他任。2000年底,联邦委员会令他提早退休。Bellasi宣称,Regli曾命他组建特工部队。

届时南非ABC武器项目领导人Wouter Basson宣称,在Regli的帮助下得到了武器。

所有指责没有找到直接证据。

信息框结尾

建立信任

送些小礼物,就可以搭建友谊之桥。之后是建立联系、加深信任。总有一天,会捕捉到重要信息,但有时还要用上敲诈。

“在有些国家,线人是有案底的,情报机构会帮助他们,用来换取信息及合作”。

一些新兴的网络社交工具如Linkedin会简化“找人”的工作。例如要找到较出名的瑞士公司里的卫星技术专业人员,现在就很容易。

如果间谍身份败露,那么瑞士当局可以将其驱逐出境,并限制入境。如果间谍的身份是外交官,那么瑞士可以宣称他为“不受欢迎的人”。

就此,瑞士可以提供的信息相当少。联邦外交部在回答记者问时答到:“只有极少的案例”。只有要发出某种讯号时,这类事情才会向公众披露,NDB确切地表示。

情报局的数据泄露

即使是联邦情报局,也会发生像情报门、维基解密一样的数据泄露情况。

2012年夏,联邦情报局的程序员窃取了一个装有“极为敏感信息”的硬盘,联邦检察官Michael Lauber声明说。该名职员试图将信息卖到国外,但无果。

瑞士联合银行的工作人员首先发现了问题,因为该情报局职员开了一个数字账号。此事件令情报局因缺乏安全检查措施及反应怠慢而备受批评,并累及国防部长毛勒。议会商业监督委员会代表团计划对情报局展开调查,结果将于不久后公开。

信息框结尾

太长时间被动

对瑞士情报局NDB来说,反间行动也受到了法律的限制,特别在预防获取情报时的电话窃听方面。而且在金融方面,NDB可做的也不多。

“早在90年代初,当我任情报局局长时,就向联邦委员会提出,冷战过后,那种不对称的威胁已经消失,我们应该开始为经济和金融界做些什么,”Peter Regli说:“但是什么都没做。我们的国家安全政策都是针对些无关紧要的事。而我们这里,又从来没发生什么重要的事。这令我们的工作变得消极。可一旦乌云密布,压力增大,就会带来问题”。

政府也并非无所作为。新的情报信息法正在等待听证。新法将为情报局借助电讯监听收集情报提供新的可能。

此外,情报收集范畴应扩张到金融领域,特别在斯诺登事件之后,不少观察家都认为这势在必行。“如今的情报工作已经难以对抗高超的反间技巧。我们需要新法,”社会人民党国民院议员Pierre-François Veillon在不久前接受《一瞥》(Blick)报采访时谈到。

对Peter Regli来说,新法也是一种正确的改进,只是步伐还是比较小:“对手已经举起了长矛,我们还只是从军刀进化到了刺刀”。

中小企业处于弱势

大型国际组织,例如联合国位于日内瓦的总部,是情报机关偏爱之所。事实上,近几年发生了多起联合国窃听案。

但Peter Regli表示,他的忧虑却在于:“大公司往往对这些情况比较了解,并且有相应的对策。我比较担心中小型企业。在它们的企业网站上,人们几乎可以发现所有信息,从具体的生产计划到经理的姓名”。

情报局也有同样的担忧。自2004年起,情报局启动了以“Prophylax”命名的预防措施,建议中小企业对可疑的情况进行核查。

不久前,情报局又针对大学和研究机构开展了同样的预防活动。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不愿就其所采取的措施发表言论。

要想探知间谍活动的规模,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情报机关,也难以做到。“许多经济间谍案永远都不会曝光,因为不少企业担心,在诉讼过程中会令名誉受损,”NDB提到。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