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他乡屋檐下

他乡屋檐下的日子--不好过

(swissinfo.ch)

电视里,来自波斯尼亚的难民们在哭诉:“这简直是个灾难,我和我母亲住在十平方米的小屋,这么简陋,还不如波斯尼亚!”“我每个月只有这么一点难民费,怎么生活?”

对难民的哭诉我并不欣赏,人是应该知足的,毕竟瑞士在你们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你们,在这里没有战争的硝烟,你们也有免费的房子和各种生活上的补助,举家和平生活,还有什么抱怨的?

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在中国,在上海,还有老少三代共处一室的情况,我们也唠叨,可我们更奋斗,是靠我们自己的双手,而不是等别人的施舍。他乡屋檐下的日子不仅难民苦,那些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正常移民们也苦。

六十年代初,二次战后的欧洲经济开始复苏,德国,奥地利和瑞士更是走在复苏的前列,复兴的企业急需大批工人。而此时南部的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东部的南斯拉夫和土耳其,希腊经济不景气,于是成千上万的“Gastarbeiter”涌人瑞士,德国和奥地利。他们住在简陋的工地,自己做饭,干的是当地人不愿干的苦力,省下来的钱寄回家乡,这期间他们也介绍亲戚前来干活。六年时间的季节工(工作九个月必须回国三个月〕后,一些人如愿拿到瑞士的B证,这样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得以前来团聚,根也就扎下了。可这其中的心酸和血泪,外人是无法想象得到的。

托尼是来自西西里的意大利人,这位曾获得过意大利全国健美造型赛第四名的年轻人如今干的是临时工。他到瑞士目的简单:为了钱。意大利失业率高,经济不景气,为了能早日盖上属于自己的房子,他放弃了与父亲共同经营的超市来到了瑞士。在与第一任瑞士太太离婚后,移民局下了死命令:他必须离开瑞士。为了免于离开,他匆忙中认识了另一位瑞士女孩,并有了一个女儿。正是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免除了他的险境,他成功留在了瑞士。他如今和女友住在一起,全家人省吃捡用,为的是他一直的梦想:在西西里建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为了这个梦想,他忍受了一次又一次解雇的打击,一次又一次找工的沮丧,一个又一个的白眼,如今离他梦想实现的日子不远了:他的在西西里经营超市的颇为富有的双亲用他的钱帮他在海边盖起了一栋漂亮现代的房子!每次看到他,他总是满怀喜悦地诉说新房子的进展和回家的计划,他说离巢的鸟总是要回家的,他已离开太久,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最近,瑞士西北部德国的右翼极端分子又有抬头的趋势,而瑞士这个中立王国也有人掀起了反外国人的浪潮。一些新纳粹到处滋事,辱骂殴打外国移民。我的在法庭上班的朋友曾说过:“真不可思议,我每天审理的案子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来自巴尔干地区的人犯的,极个别是黑人,可从来没有亚洲人,可我们的人民为什么却要反对所有的外国移民呢?”人有良莠不齐,俗话说:一个死老鼠坏了一锅粥。我不为所有的外国移民骄傲,更不认为所有外国移民都是好的。我只想说,他乡屋檐下,我们更应自觉,更应自强,更应自律。更应活出骨气。反外国人的浪潮不会更高更大,但也不会轻易退去,他乡屋檐下的日子,不好过。

作者:Hanbin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