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依靠当前援助措施,瑞士艺术家能否在疫情中生存?

疫情期间戴着口罩训练的芭蕾舞演员,2021年2月。 Westend61 / Ezequiel Giménez

新冠疫情对瑞士艺术舞台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政府已经引入援助措施以“保护文化多样性”,有些州甚至为艺术从业者启动了月薪补助计划。但仅靠这些措施就足够吗?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4月02日 - 09:00
Benjamin von Wyl

受新冠病毒抗疫限制规定的影响,各种文化活动或被取消,或被推迟。对瑞士的许多独立艺术从业者与活动组织者来说,这是一段非常严峻的时期,他们提醒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国家之一。

瑞士拥有丰富而广阔的文化舞台。但只要剧院与音乐厅的门仍旧关闭,那么隶属文化领域的艺术从业者及其他相关人员看似只能依赖政府的援助。遗憾的是,为了申领到援助款项,艺术从业者就必须穿越极其浓密的“官僚主义丛林”。

对于怎样援助经济困难的艺术从业者,瑞士的26个州各有各的一套实施细则与做法,而其他的联邦纾困款项也已到位。但各文化协会已被亟需紧急援助的艺术从业者打去的电话湮没了。

“要理解不同援助措施的复杂性真的非常困难,尤其是这些措施隔几周就变一变,”瑞士演艺独立从业者协会(Theaterschaffende Schweiz,多语外部链接)会长Sandra Künzi解释道。

“‘发明’与实施这些措施的官员们无法提供所有选项的综合概述,更不要说解释各项条件与申请程序了。有些申请被驳回,只因为有关部门对艺术从业者的工作没有清晰的概念。”

这个问题并不是瑞士独有,全世界的艺术领域都受到新冠疫情重击。2020年6月,经合组织(OECD)表示,预计封城期间的文化消费下降了75%。

诸多不同措施

据说截至2020年底,美国所有演员与舞蹈演员中逾半数无工可做。像在瑞士与欧盟一样,许多美国艺术从业者或是自雇,或是只签有短期合同。由于国家补助姗姗来迟甚至迟迟不来,对新冠疫情之前经济状况就已岌岌可危的艺术从业者来说,此次疫情导致他们质疑自己的职业轨迹选择,并寻找其他的解决办法。

疫情开始之初,瑞士的众多独立艺术从业者或者得不到援助,或者只领到每天1.6瑞郎(约合11.65元人民币)的微薄经济补助。后来推出了新的援助形式,有的人还不得不返还国家补助。

新冠疫情国家补助体系如此令人费解,有些文化协会甚至制作了动画电影来告知艺术从业者,他们都能申领什么样的补助。

Hanna von Goeler,“我的钱,我的货币”(2012年) Hanna von Goeler

官僚主义的“囚犯”

去年计划的诗歌朗诵、演出和演奏会统统被取消,少数则被推迟到2021年。今年计划的文化活动也大大少于往年,但大多数州都已基于艺术从业者疫情前的同月平均收入,向他们支付了假定损失的补偿。

对无穷无尽的官僚主义感到苦不堪言的艺术从业者可能会觉得,无条件但有保证的基本收入概念很吸引人。若能实施这种方案,那么艺术从业者将无需上报自己的经济损失或澄清自己的职业经济状况,就能在疫情期间获得固定月薪。从理论上讲,有关部门的工作量会减轻,艺术从业者也能更快领到补助。

2021年1月苏黎世州文化部部长Jacquelin Fehr宣布向艺术从业者发放临时性“替代收入”时,这可能也是许多人所希望的。苏黎世州不想再让补助款同虚构的预订或演出挂钩,而是保证每月3840瑞郎(约合2.8万元人民币)的固定收入。

然而Fehr的提案引发了苏黎世州与联邦有关部门的争论,结果拖延了提案的实施。巴塞尔城市州的行动则要快得多,他们也引入了类似的待遇政策,但未伴随联邦援助计划。

设有附加条件

不过,并非人人都对这种政府援助感到满意。巴塞尔城市州每月支付的补助款以3000瑞郎封顶,也就刚过贫困线,而申请人还必须上报从其他来源获得的每一分钱,再按数从补助款中扣除。只有有孩子的人才能破例。

对独立收入要从政府补助中扣除这一点,苏黎世州也有些艺术从业者抱怨有加。让其他人感到沮丧的,则是在去年困难时期,因他们的收入被认为过高而不能享受经济补助。

只有独立记账的艺术从业者才有权领取补助款一事,在苏黎世州引起了有组织的抗议。据瑞士舞台艺术从业者协会(SBKV)透露,这条规定排除了95%的独立表演艺术从业者。幸亏有瑞士议会的一项决议,这种情况有望改变。

手续的重要性

发生疫情之前,艺术从业者是否独立记账根本没什么两样。他们几乎从未注意过此类法定手续,但对许多人来说,如今这些手续成了生存攸关的问题。

巴塞尔城市州表示,宣布生计补助后的两周半时间内就已收到130多份申请。若按封顶金额给付,则该州要支付250万瑞郎。2020年年底巴塞尔城市州取得3亿瑞郎财政盈余,而苏黎世州则预测5亿瑞郎的盈余。

联邦委员会在去年秋季颁布的法令中声明,针对艺术从业者的援助措施旨在“预防瑞士文化舞台遭受持久损害”及“保护文化多样性”。根据最近在瑞士法语区进行的一项调研,该地区43%的艺术从业者担心自己可能不得不因经济所迫放弃工作。出于这个原因,日内瓦州目前也在研究苏黎世州的财政补偿计划。

苏黎世与巴塞尔提出的新援助措施会不会加速财政补助,使之少些官僚主义、让人少点心塞?

“我现在还不敢肯定,”Sandra Künzi表示。现在才刚刚开始,各州也需要更多经验。但她对此保持乐观:“这将会是双赢局面。”

(译自英语:小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