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富豪僱黑工打掃自己的日內瓦豪宅

日內瓦科隆日-貝勒里夫鎮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富豪。 Google Earth

因多年廉價僱傭未登記身份的俄羅斯人,靠石油發家致富的億萬富豪里沙特·薩芬(Rishat Safin)日前被日內瓦檢察官辦公室判刑。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11日 - 09:00
Marie Maurisse, Gotham City*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用房產經紀人的話說,2005年里沙特·薩芬訪問維塞納(Vésenaz)時“動了心”。科隆日-貝勒里夫(Collonges-Bellerive,多語)這座優雅小鎮上的一所華麗別墅令他立時傾心不已。也許吸引他的是俯瞰日內瓦湖的視野,也許是當地的寧靜……無論如何,《日內瓦論壇報》(La Tribune de Genève)當時的報導稱,他以2000萬瑞郎(約合美金2170.4萬)的價格買下了那座別墅。

這筆錢對這位俄羅斯石油巨富來說數額並不巨大。他是盧克石油公司(Lukoil)前副總裁拉里夫·薩芬(Ralif Safin)的弟弟(根據維基百科俄文版),本人似乎也管理著盧克石油的一家子公司,還成立了Artoil汽油經銷公司。擁有數億身家的他儘管很低調,但既然選擇在瑞士定居,也因此登上了《Bilan》周刊(法)的《瑞士富豪300強》排行榜。

但里沙特·薩芬的豪宅居住面積近600平米,佔地逾1萬平米,靠他自己無法獨自維護新家。於是在2011年,他決定到俄羅斯發招工廣告尋找家政人員。招工程序始終如一:用Skype進行快速面試後,他掏錢給入選人員--多為女性--購買機票,把他們弄到維塞納。

 每週工作78至89個小時 

他們的任務多種多樣:打掃宅院、照顧主人的小女兒、準備主人愛吃的玉米粥、擦亮銀器……然而有一點:工作條件特別惡劣。每週工作時間在70到89小時之間,薪酬低於同業最低工資,還不得不忍受里沙特·薩芬母親的刁難,而她似乎不喜歡俄羅斯人的工作。若有人抱怨,那麼此人的護照有時會被沒收,然後抱怨的人就被會送回俄羅斯。

就這樣,在2011年11月至2015年6月期間,Botterel路18號的僱員絡繹不絕。這種節奏持續數月後,事情最終傳到跨行業勞動者工會(SIT,法)耳中,被舉報給州監察和勞動關係辦公室 (OCIRT)。 《哥譚市通訊》(Gotham City)查閱的已經生效的刑事命令顯示,該辦公室就此展開調查並確證屬實,而里沙特·薩芬“故意拒絕向本辦公室提供確切信息,以逃避檢查和阻礙對違法行為的調查”。州監察和勞動關係辦公室隨後向日內瓦檢察官辦公室提出檢舉。與此同時,僱員們向勞資調解委員會提起訴訟。

部分判刑

面對日內瓦檢察官,里沙特·薩芬打破了沉默:“除了涉及不當剝削僱員的指控外,被告承認他被控的所有罪行,”檢察官塞德里克·根頓(Cédric Genton)在刑事命令中指出。因此里沙特·薩芬決定依據現行集體協議向其僱員支付薪水,並到社保和稅務部門修正其狀況。僱員向勞資調解委員會提出的投訴隨後被撤回。

但檢方仍須處理其他犯罪行為,即未經允許僱傭外國人、不配合州監察和勞動關係辦公室的調查,以及人口交易等。 2020年6月16日發布的部分結案刑事命令中,塞德里克·根頓未保留最後一項罪名:“就本案來看,被告未以剝削勞動為目的對其僱員進行任何形式的限制。”

刑事命令對其餘的部分罪行做出了規定,他被處以每天1500瑞郎,共180天的罰款,共計27萬瑞郎(約合美金29.3萬元),這部分緩期執行;另外他還被判處7500瑞郎(約合美金8138.9元)的罰款,外加600瑞郎(約合美金651.1元)的訴訟費。在刑事命令中,里沙特·薩芬上報的月薪為10萬瑞郎(約合美金10.9萬元)。半島電視台最近的一項調查(英)“塞浦路斯文件”顯示,事情過後,他已離開瑞士赴塞浦路斯定居,並獲得該國國籍。

里沙特·薩芬的辯護律師帕斯卡·埃比(Pascal Aeby)不願對此事發表評論。

《哥譚市通訊》

* 由調查記者瑪麗·莫里斯(Marie Maurisse)和弗朗索瓦·皮耶(François Pilet)創辦的《哥譚市通訊》(Gotham City,法)是專門對經濟犯罪進行法律監督的時事通訊。

每週該通訊基於已公開的司法文件,告知訂閱用戶涉及瑞士金融領域的各種欺詐、腐敗和洗錢案件。

《哥譚市通訊》每月會從中選擇一篇文章加以補充,免費提供給瑞士資訊的讀者閱讀。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