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兩個瑞士人靠出售高價的中國口罩發了財

這樣的口罩Emix公司在德國賣出了天價(象徵性圖片)。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為什麼德國各部委在新冠病毒疫情的高峰期向兩位瑞士年輕企業家購買了價值6.84億歐元的衛生防護設備?在德國從中獲利的是誰?回顧對新冠危機的應對措施,現在提出了許多問題。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6日 - 09:00
Petra Krimphove,于柏林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事情始於15個月前,而且到現在還遠沒有結束。當新冠病毒於2020年春季抵達歐洲時,兩位瑞士年輕人Jascha Rudolphi和Luca Steffen利用他們在中國的關係,購進了數百萬個當時被視為稀缺物資的FFP2口罩和其他防護裝備。

那時無論是瑞士和德國都從Rudolphi和Steffen的公司Emix高價訂購了大量的防護物資,危機迫使各國政府緊急採取行動,因此,價格是次要的。

根據他們自己的資訊,僅由Jens Spahn領導的柏林聯邦衛生部,就於2020年春天從Emix公司購買了約6.7億歐元的防護裝置:外科口罩、一次性手套和FFP2口罩,每件單價5.58歐元。

據德國日間新聞的報導,巴伐利亞州衛生部在瑞士訂購了100萬支口罩,總額為890萬歐元,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也訂購了52.7萬支口罩,單價9.9歐元。據稱,Spahn從中起了搭橋作用。

Spahn在Emix購買的價格也遠遠高出平均水準。當時,大多數德國聯邦州向供應商(不是Emix)支付的費用都在每支口罩在2.85-4.34歐元之間。這是《南德意志報》、NDR和WDR最近對德國相關負責機構進行詢問得出的結果。

巴登-符騰堡州的衛生部門表示,他們直接從中國採購了口罩,沒有中間商,價格為1.20歐元,只是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向Emix公司支付價格的八分之一。

2億歐元的利潤

對Emix來說,這些交易利潤非常高。據說Rudolphi和Steffen僅在德國就從這些防護物資的採購和輸送中獲得了約2億歐元的收入。這在危機最初階段並未引起多大轟動。口罩是當時的熱門商品。

但後來在2021年2月,當這兩位瑞士小青年在他們800馬力的法拉利豪華跑車前搔首弄姿時,風向一下子就變了。 《明鏡周刊》嘲笑他們是 “瑞士勢利小人”,《南德意志報》則以 “瑞士口罩百萬富翁與法拉利 ”為題,曝光了他們的暴利。尤其是那些小報,更是對這種發危機財的暴發戶尤為憤慨。

然而,就像瑞士的《世界周刊》(Weltwoche)報導的那樣,人們當然也必須佩服他們的商業頭腦和聰明才智:從2018年開始,Emix就向亞洲出口化妝品、香水和珠寶等奢侈品商品,已經賺了不少錢,而且這兩位企業創始人經常出沒在中國,在那裡建立了良好的商業網絡。

當病毒開始為歐洲帶來的惶恐之時,他們馬上嗅到了商機:他們用包機將數百萬口罩運來歐洲,當時歐洲對口罩的商機就像沙漠中的水一樣,當然他們也承擔了商業風險。

德國中介機構成為目標

Emix公司雖然價格昂貴,但交貨準時,而且毫不遲疑地更換有缺陷的貨物,這一點也得到了德國衛生部的證實。何況,它也只是許多感知並利用口罩業務賺了大錢的公司之一。

而是否應該從某種醫學急需品、稀缺商品中謀取個人暴利,是一個純粹的道德問題,也是一個合法性的問題。

然而,瑞士的這種質疑現在也出現在德國。人們將憤怒潑向那些從中盈利的德國中間商,而且憤怒的程度不比對那兩位瑞士年輕企業家低。

這裡兩個問題成為焦點:聯邦衛生部長Spahn和他在巴伐利亞州和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的同事為什麼接受了Emix的高價格?德國方面誰獲得了中介的好處?

於是人們把目光投向了巴伐利亞。因為與各部委的合約是在那裡簽訂的,而簽約人不是別人,正是是前知名政治家Gerold Tandler的女兒Andrea Tandler。

2020年3月9日,她將Emix公司的報價告訴了Spahn,並從Emix公司共獲得3000-5000萬歐元的介紹費,因為她向柏林、巴伐利亞和北威州的官員推薦了口罩。

具體數額她不願透露,但強調她只參與了相當多的物流工作,如安排向客戶交貨的運輸和航班時間等工作。

提高透明度

在與Spahn後來的業務拓展中,歐洲議會議員Monika Hohlmeier為她的朋友Tandler進入聯邦部委層面充當了牽線人。作為CSU黨派代表人物Franz Josef Strauss的女兒,Hohlmeier有很好的接觸到德國最高層的機會,但就目前來看,她個人並沒有從這筆交易中獲利。

然而,德國SPD黨還是覺察到了CSU內部的裙帶關係。 N-TV電視台在網站上引用了巴伐利亞州SPD黨主席Florian von Brunn的話:“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現,Hohlmeier-Tandler與可疑的瑞士Emix公司的天價交易是典型的CSU友情交易。”

Tandler不是國會議員,她的身份是一家公關公司的老闆,因此除了要面對公憤,目前似乎沒什麼可擔心的。她只是做了一個企業家該做的事。

而對於那些涉入介紹生意的議員來說,情況則有所不同。 2021年3月,德國聯邦議院議員 Georg Nüsslein(CSU)和Nikolais Löbe(CDU)就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離開了他們的政黨。

據稱,他們通過介紹口罩生意(並非來自Emix),收取了六位數的佣金。由於口罩事件, CDU和CSU的民調指數急劇下降,由此引發的一項關於提高議員副業活動透明度的十點調查計劃,很快獲得通過。

2021年3月,Union和CDU在柏林為議員們統一下達了新規則:今後,議員們的副業收入和在企業的持股收入從每月1000歐元或每年3000歐元起,必須申報。

並達成一致:政治家允許也應該利用他們在商界和部委之間的聯繫進行接洽,但不能從中獲得經濟利益。

用納稅人的錢發財?

與此同時,在巴伐利亞州,Emix的交易正在接受審查。自5月中旬以來,慕尼黑檢察院一直在調查,在購買Emix口罩過程中是否浪費了納稅人的錢。巴伐利亞州SPD黨正準備針對CSU成立一個委員會來調查所謂的口罩事件,並要求查看所有關於Emix交易的文件。

“部委負責人是否被置於壓力之下而成為別人掙錢的工具?兩位年輕的瑞士企業家是否利用他們的Emix公司靠巴伐利亞州的稅款發了財?”《南德意志報》向CSU提出這樣的問題。

而柏林怎麼樣?衛生部長Spahn一直以“高於平均水準的質量”和“高效的合作”等說辭,維護與Emix的交易,現在也開始防守,他向《明鏡在線》表示,他認為當時許多供應商的“利潤和中間利潤”在道德上是“上不了檯面的”。

政治上的窘迫被“淘金”的商人所利用。這不僅針對的是Emix一家公司。這兩個瑞士人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錯。但在獲得如此高額利潤之後,他們現在也不得不面對許多質疑。

(譯自德文:楊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